快讯
微信

扫一扫,
或在微信中搜索
"作家网"
微博

扫一扫,
或点击直接进入
"作家网"
官方微博
QQ群

扫一扫,
或点击加入
"作家网qq群"
官方qq群

苏兰朵中短篇小说集《白熊》出版

2017-09-30 13:17 来源:作家网 作者:蘭书坊 点击:

摘要:苏兰朵中短篇小说集《白熊》出版发行

推荐关键字
苏兰朵中短篇小说集《白熊》出版发行



        苏兰朵中短篇小说集《白熊》近日由现代出版社出版发行。

        《白熊》是70后实力派女作家苏兰朵的一部中短篇小说集。内容以都市情感题材为主,涉及家族亲情、童年友情、无性婚姻等诸多领域。苏兰朵善于从人性的矛盾和困局中入手构思小说,结构严谨,笔法细腻,情节跌宕,想象力大胆,可读性极强,被纯文学圈公认为“*会讲故事的女作家”。同时,叙述方式冷峻又不失悲悯情怀,展现了当下以及未来都市普通人在这个巨变的时代内心的困惑、迷茫,以及对真善美的追求和坚守。
 
        《歌唱家》发表于《长江文艺》2016年1期,《小说月报》2016年中篇专号2期转载。讲述的是曾经在北大荒插队,回城后做过舞厅歌手,*终变成无业游民的王春生因为嗓子好、长得酷似著名歌唱家浩良,而开始冒充浩良招摇撞骗,后来被浩良的儿子抓到,结果发生了一系列荒诞离奇的故事……这篇小说写了三代歌唱家的故事,情节曲折,以黑色幽默的风格展现了时代纵深处人性的悲欢。
 
        《白熊》是一篇科幻小说,发表于《文艺风赏》2015年7期,《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2015年11期转载。讲述生活在未来世界的作家陈木与机器人女友凯伦以及另一个时空中卖烤鱼饼的海岛女子玫瑰之间的爱情故事。里面涉及到环保的主题,充满反思。


附:
 
内容简介
 
 

目录
 
她们
 
中篇小说  
   
 歌唱家
 白熊
 白马银枪
 
短篇小说
 
 嗨皮人
 暗痕
 梦中的婚礼
 瘀痕难散
 小麦经过的夏天
 
具体篇目简介
 
每一篇
 
《歌唱家》讲述的是曾经在北大荒插队,回城后做过舞厅歌手,最终变成无业游民的王春生因为嗓子好、长得酷似著名歌唱家浩良,而开始冒充浩良招摇撞骗,后来被浩良的儿子抓到,结果发生了一系列荒诞离奇的故事……这篇小说写了三代歌唱家的故事,情节曲折,以黑色幽默的风格展现了时代纵深处人性的悲欢。
 
《白熊》讲述生活在未来世界的作家陈木与机器人女友凯伦以及另一个时空中卖烤鱼饼的海岛女子玫瑰之间的爱情故事。里面涉及到环保的主题,充满反思。
 
《白马银枪》是一个京剧艺人世家的家族故事,从民国到现代,恩怨情仇,跌宕起伏,充满悬念,感人至深。在时代的大背景下探讨了忠贞与背叛的主题。
 
《嗨皮人》是一篇科幻题材作品,讲述了摘除一部分记忆的艾米小雪在面对新恋情时的迷茫困惑,几经周折,饱受痛苦,最后决定将记忆植回,但是新的问题却在等待着她……探讨了科技改变了人类生活,究竟是更好还是更糟这一问题。
 
《暗痕》描写了一种特别的婚外两性关系,探讨无性婚姻这一婚姻问题。语言优美、感性。
 
《梦中的婚礼》讲述了兰酒吧里的两个女钢琴师的故事,呈现了她们面对人生、婚恋问题的不同选择,以及她们不同的命运。
 
《瘀痕难散》讲述了女记者孙铃铛因为充当小三,被原配用伞打了胳膊,导致瘀青之后,面临的一系列变化……
 
《小麦经过的夏天》通过回忆的笔法,讲述了铃儿童年的伙伴——孤儿小麦的故事。少女小麦渴望亲情却行为残忍……
 

 
作者简介
 
苏兰朵
 
满族,1971年生于吉林松原,1993年毕业于吉林师范大学中文系。2006年开始发表作品。作品刊发于《诗刊》《散文》《作家》《天涯》《山花》《长江文艺》《文艺风赏》《三联爱乐》等杂志,小说作品多次被《新华文摘》《小说选刊》《小说月报》《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长江文艺好小说》等转载,并入选《2011中国年度中篇小说》《2011中国小说排行榜》《2012中国短篇小说年选》《2012中国最佳短篇小说》、《中国当代文学经典必读2016短篇小说卷》、《新时期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作品选集》等多种年度选本。。出版有诗集《碎•碎念》、随笔集《曳航船》《听歌的人最无情》、小说集《寻找艾薇儿》《白熊》、长篇小说《声色》。曾获2011年度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奖、第四届《长江文艺》完美文学奖、第五六七届辽宁文学奖、首届林语堂小说奖等奖项。有诗歌、小说被翻译成德、日、蒙等多种文字。鲁迅文学院第十九届作家高研班与第十九届少数民族作家培训班学员。中国作协会员,国家一级作家,辽宁文学院签约作家。鞍山市作协副主席,《鞍山文艺》杂志主编。
 
作品评价
 
评论者说
 
《歌唱家》是一篇构思精巧的小说。小说的人物都是生活中的失意之人,作者不仅仅满足于讲述这样一个荒诞的故事,还将笔探向人物隐秘的历史过往和人性的幽微处。小说充满荒诞色彩,具有现代主义品质。
——《当代作家评论》主编、评论家韩春燕
 
读苏兰朵《白熊》,有全新的体验与感受,特别是小说的想象力。这是作者“我也来玩一把科幻”的转型尝试,故事新颖,叙述新潮,也不乏科技制约人性自由的思想作料。
——《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副主编、诗人师力斌
 
这个科幻故事的真实依据何在,它为何让人感到沉重?为什么删除记忆可以流行开来?为什么一个人的名字几乎可以成为另一个人七年记忆的全部?从中我们也可以感受到一些对流行事物的批判,对城市生活的一种荒凉的想象。实际上,嗨皮人,也就是空壳人。
——《小说选刊》编辑赵文广
 
两性关系是苏兰朵一直探讨的话题。在日积月累难以复制的信赖之下,爱情已经看不到——这是《暗痕》描述的一种心灵之痛,是家庭生活在内心留下的伤痕,难以启齿又一直隐隐发作。
——《鸭绿江》副主编李黎
 
作者对于小麦内心的刻画和呈现准确而到位,将一个内心受到伤害的小女孩形象清晰刻画出来。在一定意义上,性格即命运,小麦的结局必然也是灰暗和悲剧的,但作者开放式的结尾显然蕴含了某种悲悯和同情。
——《2015中国当代文学年鉴》编辑崔庆蕾
 
苏兰朵在《白马银枪》里通过演绎“背叛与救赎”的主题,捡拾撕毁的人性碎片,弥合创伤,救赎灵魂。在叙事上,小说以一副京剧行头为牵引,徐徐展开对尘封往事的追寻之旅。作者悠游的笔触向着历史纵深处回溯,透露出一种沉静之美。小说风格古典而雅致,人与人之间的情分、京剧艺术家对艺术的坚守令人动容。
——《长江文艺好小说》编辑张路
 
 
后记
 
我爱的和你们爱的那些小说
 
苏兰朵/文
 
写小说有很多条路可以走,时至今日,我也不清楚自己是否走在那条对的路上。这里的“对”与是否通向成功无关,因为哪一条路都有自己的至高点。这里的“对”与是否适合我有关。那部带着我的体温与气息、展现着只属于我的审美和价值观的小说,始终没能出现。我像个挖着宝藏的盲人,不停地在寻找着入口,每一次挖掘都认真而用力。我失落着、迷茫着,但从未遗憾过。
 
这本小说集中的8个作品,因而呈现出各自不同的风格,如果想要找到共同点,只能从“都市”“情感”这两个属于题材层面的词上来归拢一下。
 
《白熊》和《嗨皮人》可以归为科幻作品,前者写的是人与机器人、未来人与过去人的恋情,后者写了一个因情感伤害删除记忆的人对这段失去的情感的重新寻找。这两篇作品的写作是很快乐的体验,它让我感受到了一种写作的自由。更多的时候,写小说让我感到受约束。就是那种“戴着枷锁舞蹈”的感觉,快乐与痛苦并存。可能正是这个原因,我一直还在写着诗歌和散文随笔。有时候,我也会对写小说这件事在本质上产生怀疑——也许诗歌散文的文体更符合我的性格和气质?但回想一下写小说以前的日子,也确切地记得,我渴望一种更加充满技术性的浩大工程来折磨一下过于轻灵的精神和肉体。于是,在矛盾和内心无止境的纠结中,一篇又一篇小说诞生了。渐渐地,我接受了这种写作生活。摆脱这些怀疑的途径只有一个——躲进正在写着的作品里。
 
从故事层面来讲,《歌唱家》和《白马银枪》是这8个作品里最为曲折的,时空的延展性比较大,都写了三代人。《白马银枪》中的白玉堂,是我所有的小说人物里,最完美的男人。我得承认,我小说中的人物大都不可爱,但白玉堂除外。这是两篇具有长篇气质的作品,尤其是后一篇。但我又很清楚,一旦写长篇,我不会选择这样的故事。它们作为现在这个长度可能最饱满,再长了,就要注水了。有些评论家和编辑觉得我擅长讲故事,多半是基于这一类型的小说给出的评价。如果让我自己来评价一下,我觉得这一类型的小说,多少可以证明我作为一个小说家在基本功上是合格的。人对于自己拥有的能力总是不太在意,有一位写小说的朋友特别喜欢我的随笔,总是鼓动我多写点,担心把才华浪费了。但我现在一年也写不了几篇,更愿意把时间用在小说上。有些小说编辑跟我约稿,也希望我能给他们这一类型的小说,但我也是能不写就不写,更想尝试一下不熟悉的类型。有时候想想,会觉得,这不是在自讨苦吃吗?于是就会纠结一阵子。但纠结完了,还是会拿起工具,换个地方挖挖。一边挖,一边还在想,这样是不是有点三心二意,好像不太对吧?
 
在语言和叙述层面,《暗痕》是我自己比较喜欢的一篇。但是在主题上,它相对灰暗,不太主流。所以在发表这一环节,往往不如前面提到的那类小说的命运好。作为一个纯文学领域的小说家,我的发表平台决定了我所有的小说都要经受纯文学标准的评判。我想这也是我常常感到戴着枷锁的原因之一。但是到了出版环节,这类作品有机会面对更多的读者。这些圈子之外的没有文学批评话语权的普通读者,是真正天然的读者。我相信它会在这些读者中找到更多的知音。我的另一位写小说的朋友曾经跟我说,多少读者的喜爱在他心里都抵不过一个同行的注目礼。这种标准的精英写作意识在纯文学圈非常盛行。而我很清楚自己,我在乎读者。这可能也是我总感到迷茫和怀疑的原因之一。但有趣的是,正是这位小说家朋友,也非常喜欢《暗痕》。
 
《梦中的婚礼》和《小麦经过的夏天》是两篇具有散文气质的小说。它们也确实是从我的两篇散文改写而成的。从散文到小说,不只是字数的增加,在技术层面的改动更大。《梦中的婚礼》是根据散文《兰酒吧》改写的,在故事和人物上变得更加集中和清晰。《我和小麦一起经过的夏天》是我2007年发表的一篇散文,2009年开始写小说之后,我总时不时地会想到这篇散文中的小麦,觉得这个人物没有写透,终于在2015年,根据这个故事重新构思了小说,在讲述方式和人物刻画上,小说版本和散文版本已截然不同。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找来对照着看。
 
最后说一下《瘀痕难散》。这一篇是我的短篇小说处女作,发表在2010年。其他7篇都是2015年至2017年发表的。为什么它没有收在我的上一本小说集《寻找艾薇儿》中呢?答案不难推测,《寻找艾薇儿》在挑选篇目时,我对这一篇不太满意,而且那本书也确实够厚了。在准备出这一本时,我又在文档里看到了这篇小说,时隔多年,我发现了它的问题所在,于是禁不住动手修改。现在收录的这一版是我的修改版。它出现在这本书里的意义,对我来说不止是情感方面的,也体现了我小说观念的变化。看到这个题目,也会让我明白,尽管一路疑惑着,纠结着,但也还是在不停往前走着。
 
《白熊》是我的第六本书,第二本小说集。相对于第一本书,兴奋和喜悦早已烟消云散,相对于第一本小说集,寻找和探索的意味更浓。写上一本小说集的时候,我的杂念更少一些,很显然,写到这一本的时候,原来隐藏着的岔路都出现了,我想每一条都试试。不是因为我贪心,可能是因为我愚笨。我总觉得那条对的路就藏在这些路里,而我没有能力分辨。
 
写这篇后记之前,我刚刚看完日本动画大师今敏的《千年女优》,千代子的目标非常清晰,追寻那个确定的人。同我的盲目寻找相比,她是不是更令人羡慕呢?但事实是,她的路也极其漫长,并且终其一生也没有追寻到。
 
如此看来,有一个正在创作的小说可以躲藏,陷溺其中,已是人生的一件幸事。现在,我把这些收藏过我灵魂的房间赠予你们,我未知的读者,希望你能在其中触摸到我曾寻找和思索的痕迹。
 
2016年12月18日于海棠苑书房
 
延伸阅读
 
关于苏兰朵
 
苏兰朵访谈录:写作是件细水长流的事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wNDI4NDIwNw==&mid=2650771706&idx=1&sn=94134d7f960b650d3312741ea870fb0b&chksm=83257abab452f3ac20ba5b712a82572d2799fa0756c151cf7a75bec77887b31f3834b96fad90&scene=21#wechat_redirect
 
以梦为马,诗酒趁年华 | 访谈作家苏兰朵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wNDI4NDIwNw==&mid=2650771699&idx=1&sn=0b0aba6e983643123c9983b6f9de48ca&chksm=83257ab3b452f3a51d4853363fe3aa28af698efd45bc3fc7ceb1c2778720560f330bdd3bcca4&scene=21#wechat_redirect
 
三面苏兰朵 | 印象记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wNDI4NDIwNw==&mid=2650771677&idx=1&sn=9f4e04683264455d5473218b856c81fc&scene=21#wechat_redirect
 
购书平台


 
京东:http://item.jd.com/17197367329.html
 
亚马逊:
https://www.amazon.cn/%E7%99%BD%E7%86%8A-%E8%8B%8F%E5%85%B0%E6%9C%B5/dp/B075TTVHMS/ref=sr_1_1?ie=UTF8&qid=1506748007&sr=8-1&keywords=%E5%9B%BE%E4%B9%A6+%E8%8B%8F%E5%85%B0%E6%9C%B5+%E7%99%BD%E7%86%8A
 
当当:http://product.dangdang.com/25164822.html
 
 
转发也是一种支持
 
来源:蘭书坊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wNDI4NDIwNw==&mid=2650771852&idx=1&sn=dfadd9feb5ef93ffaefeb77a7fb30dbc&chksm=83257bccb452f2da2070556a17d23abb4e912c77b8552d893df4db6a232cfc65648fe93e92a2&mpshare=1&scene=1&srcid=09309xU1ofmPdPmOi7EKm0zf&pass_ticket=k7oCoqqTij89ohtWKWKFtei5SSXxsBUjTI8h4%2FFG5c3pDRAszR%2Bb0iciTCR1mMyb#rd
  微信分享到朋友圈专用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作家网的立场。

排行榜
新闻热线:010-85766585/010-85753668/18618415909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11032410号-5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6 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