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微信

扫一扫,
或在微信中搜索
"作家网"
微博

扫一扫,
或点击直接进入
"作家网"
官方微博
QQ群

扫一扫,
或点击加入
"作家网qq群"
官方qq群

故乡记忆

2018-01-02 09:13 来源:作家网 作者:余烟 点击:
0
A- A+
 当我走近陈庄——这个留下过我童年记忆的村庄时,我不知道它是否同我一样,睁大了眼睛,在打量。
 村口,一只羸弱的黄狗,悻悻地吠了两声后,钻进矮树丛中,没了踪影。我知道,这不是三十年前那条护犊的黄狗,我和那黄狗有过亲密地接触,一道爪印,直今留在我的下巴上,一如乡音标示着我和这个村庄的渊源。若是三十年前,不用猜,奶奶一定又踮着小脚,站在老宅中向村口张望了。老宅已经坍塌,门前那条小路上长满了杂草,杂草丛中,几只鸡划动着爪子正在低头刨食。
 走上老宅曾经站立的位置,抬头望天,四周被绿树枝丫环绕成一口碧绿的“井”盘在头顶。“井”口上的天,湛蓝湛蓝的,就像村子东边那曾是童年乐园的一汪碧波。那一汪碧波如今已经干涸,只有潭边那排曾经卧水悠游的古柳,倒是越发的苍翠了。只是不见古柳根须间吐着泡泡、游水嬉戏的小鱼;也不知那在古柳根部树洞间探头探脑悄悄张望的黄鳝,去了哪里?水面荷叶间游荡着的野鸭,突然,被一块打着水漂飞来的瓦片,击中高高的弯出水面的长长的脖颈,沉下凫起,凫起沉下……令人沉醉,恍若隔世梦里,怎能不让满怀希望回到村子寻找童年记忆的人唏嘘不已?
 随着村中越来越多的人走出去,寻找新的生活。村子里剩下的,怕只有记忆中童年的背景了!风,还是从村子中央的碾盘上吹来,可是蹲散在碾盘旁端碗吃饭的人群已经散去?曾经被孩子们攀爬的溜滑的石磴,如今已经黄土斑斑的湮没在荒草丛中,春荣秋枯,成了这里唯一上演的故事。村庄的过往、童年的笑声,怕只有在记忆中留存了。
 奶奶曾是村中最年长的老人,她从未远离过,清幽的庭院、随手的帚把、喂过的牛、养着的猪、浇大的栾树,甚至哪只老母鸡的“咯嗒”声,她都分辨得清。无声的岁月,沉默的村庄,她把属于这里的简单的日子,精细的过活着,日复一日地,演绎曾经属于这个村庄的所有的每一个平凡的日子。以致于你分辨不清奶奶的生活就是村庄的生活,还是村庄的生活就是奶奶的生活,正如眼前这满目的黄土。吸入肺腑,沁入骨髓,灰头土脸,聚拢成堤,挖开成渠,覆瓦避雨,烧砖砌墙,以致于我们和村子都以黄色的面貌行走于天地间,我们深深地融入了这片黄土地。于是,我们习以为常,我们熟视无睹;我们耳濡目染,我们浸润涵养;我们无力改变也难以自拔。我们给自己贴上了属于这里的精神标记?迟钝、麻木、闭塞、无法适应快速改变着的世界。于是,我们就成了别样的一群人。
太深的融入,竟成了沉重的包袱。离开村子后谁没有陷入过深深的迷茫……。一荐又一荐的年轻人自觉不自觉地背上了这沉重的包袱,出走。想来谁没有在梦中不停地徘徊于村外那条小路上?原起点的风景填满了双眼,可还能容下他日路途的坎坷?瘦弱的肩膀上被黄土地浸透的包袱,能否就此轻松放下?
 钢筋水泥混和后的硬度,直比村子中那方石磙碾盘。石磙碾盘劳作中散发出流溢芬芳的謦香,和着清风明月,酿成淳朴的气息,古色古香,萦绕在村子上空,如缕缕炊烟,亘古不散。枝头一挂鸟巢,招徕了多少黄昏后的惆怅。两只乌鸦啄落了一树飘红的大枣,拾起一把,一半珍藏,一半投入带齿轮的机器中压酿,芳香的汁液,流淌出故乡的甘甜?不!故乡在陈庄是一颗凝固的大枣,为何此时的思念它会流淌成汁液?哪个纯粹?哪个浓厚?淳朴的思维方式和简单的行为习惯,是我们在陈庄唯一体验过的生活。它是凝固的大枣,我们以此为傲。可走出后,我们才惊奇地发现大枣的汁液它更甘甜。恍然间,我们曾经所有的骄傲,都被崭新的生活猝然击碎,无情地剥落了所有的光泽,这冷酷、可憎的新生活呀!一叶载梦的小舟跌荡在黎明的黑暗中,流动。
 当一排排石磙碾盘被科学技术浓缩成一圈齿轮的时候,粗糙与精致、古朴与现代、农村与城市,会有如此强烈的差别与对比!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它们至今都是怎样在我们游离他乡的时日中展现呈示?又是怎样被我们认同接受?而后怎样被我们吸收消融?我们经历了怎样的灼心的化合反应?之后,我们又是怎样把它们编织进苍白的生活,最后,幻化成七彩的梦想?黄昏的天空中那群沉默着的蝙蝠,编织着白天与黑夜交替的故事,这本是天地间互不相融的黑、白两色,硬是被这群神秘的精灵扯出的丝线,缝补在一起,如行云流水般浑然天成、不着痕迹地融进深深的沉默。白天沉默,黑夜沉默,蝙蝠沉默,在这无边的沉默里,所有的预言是否都已暗暗昭示?浩瀚星空,早已饱看世事沧桑。
 离开的时候,下起了雨。踩过雨水打湿的泥泞小路,双脚沾满了黄胶泥,走在村口的黄土地上,立住,黄胶泥瞬间连通黄土地,如电路接通般记忆骤然被清晰点亮,感情的罗盘在生命的磁场中强烈感应。不论离去或是留下,为什么我都如此悲伤?
 张望老宅上空那畦碧绿的天空,蓄满了童年纯净的欢乐,和生命最初记忆的清澈。破土抽穗的幼苗,根牢牢地扎进土地,叶奋力地伸向远方。风,哗啦啦地同它诉说着从远方带来的消息;鸟,飞上它的耳边悄悄地私语着曾经的秘密;一直深情凝望着的那片白云,依依不舍的飘去。于是,收拾完童年记忆和满脚黄泥迎着风雨离去,离去,去寻找,那不明白为什么要来,也不明白为什么要去的成长中的无数个白天与黑夜。
 远处,天空中清风流去,晚霞聚散。渐渐清晰的北斗星,是在为谁固执地指引着方向。
新闻热线:010-85766585/010-85753668/18618415909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11032410号-5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6 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