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微信

扫一扫,
或在微信中搜索
"作家网"
微博

扫一扫,
或点击直接进入
"作家网"
官方微博
QQ群

扫一扫,
或点击加入
"作家网qq群"
官方qq群

张碧轩散文小辑

2018-01-11 12:34 来源:作家网 作者:张碧轩 点击:
0
A- A+

张碧轩散文小辑
 
  推荐语:
 
  她,豆蔻年华笔耕不辍。她,能诗善文才华独秀。她就是被《黄河》文学杂志隆重推荐的“山西新锐00后第一人”张碧轩。
 
  2001年出生的张碧轩现就读于山西太原某中学,小小年纪的她曾获《新作文》全国征文一等奖;全国“放胆作文”征文特等奖;她的小说作品《迟早》刊发在《黄河》杂志;她的散文随笔散见于《发展导报》、《山西青年报》等各类期刊。少年早慧的张碧轩一下子让人想起张爱玲那句名言“成名要趁早”,是啊,鲜衣怒马的大好时节,用文字在岁月的飞短流长里雕刻时光,为青春推开一扇别样的窗。用才情在时光的白驹过隙中追逐内心喁喁的独白,让青春无敌无悔勇往直前。
 
  加油吧!奔跑吧!宇宙超级无敌才貌双全美少女——张碧轩。张开翅膀,一碧万顷,轩轩星辉。
 
  张碧轩新近青春散文集《映阶碧草自春色》由游记篇、景物篇、思绪篇、人事篇、思辨篇、亲情篇、品读篇、诗笺篇八个篇章结集成册。散文集信息量大,视野广阔,文笔清新不群,字里行间我们可以一窥继90后火星系之后00后新新人类焕然一新迥异酷炫大不同的生活场域。
 
  岁月刚好,最好的年华投入最心仪的书写,好年华不辜负,正如张碧轩文中写到“风很清云很淡,阳光很暖。”是的,阳光很暖。
 
  ——作家网编辑刘不伟
 
 
  《那一刻,我的世界春暖花开》
 
   
  有着惊艳美丽的或许不仅仅存在于阳春白雪之中。在平凡中一心一意肯低头努力的,仍可以让世界春暖花开。
   
  从前的我是个心高气傲的固执孩子,自以为高雅的生活才有意义。于是卯足了全身力气去追求情调,对于俗世的,被大众普遍接受的事物嗤之以鼻。看书要看卡夫卡和米兰•昆德拉,听歌只听铃木圭子和陈绮贞,电影必须是岩井俊二和王家卫。甚至喜爱的花,都是傲然高贵的鸢尾,紫玉般细密精致的纹理如同薄雾秋日——我的生活好似日复一日地在清冷的秋天上演,因此旁人评论我曲高和寡,甚至孤僻冷傲。
   
  我全然不顾,自诩心中有专属的规划,乐此不疲地游弋在我所谓“高雅”中。偶尔也会孤单,但仅仅是偶尔。
 
  那日正巧是春末夏初,花朵争妍开放的时期。放学后在校园里漫步,不经意被一簇鲜艳夺了眼球——太浓艳太旺盛的景象,想要无视都无法做到。面前是一株昂扬着花蕊的月季,枝干挺拔,绿叶青翠,初开的花朵立于枝头,花瓣娇嫩欲滴,雍容华贵,好似古时的皇后,绫罗绸缎,霞带纷飞,竟生出了一股母仪天下的尊贵之味。我有些发愣,脑海里是无数鲜花竞相绽放的声响,那些固执而不成熟的思想被这妖娆花色引燃焚烧,秋日的薄雾,因靓丽的花姿纷纷溃散,心中暖流激荡,非同凡响。
 
  这是属于平凡中的美吗?
 
  顷刻间我恍然明白,阳春白雪自有他无与伦比的精华,而更多时候我们奔波于凡世中,更重要的是揣一颗热爱平凡的心与捕捉美的眼睛,关注脚下的每一寸土地,身旁的每一丝绿意。自视清高者只是生活的“异类”与逃避者,真正的成功是归属于现实,从而高于现实。年少轻狂是必经的曲折,那一枝月季让我明白人生的真谛,从而走出狭隘逼仄的暮秋,迎来了明媚灿烂的春日。
 
  我仰起头。未来还长,在我看不清的远方仿若飘来月季花。我想,只要可以脚踏实地阔步向前,那么永远都是春暖花开,芬芳常在。
 
  《叛逆期》
 
  我在一点点的变坏。
 
  学会了自习课把校服蒙头上睡觉,早上去学校疯狂的抄作业,转笔,打口哨,上几何时在桌兜里看简爱,从不记笔记,哦,对,还有在不高兴时骂脏话。
 
  我记得十桓姐拎起我的地理书,指着崭新的一页责问那我为什么又没有记笔记,我抢过书看了看说:“哦,原来学到这课了?”呵呵,我都不清楚。末了,补了一句,我是个坏小孩嘛。

  这时他们就会说,:轩,你就装吧,坏小孩会考年级20?
 
  可是我就是想变坏并在努力变坏嘛。我在心里叫囔着。
 
  内心有一种种子,在拼命的生长,似乎有一种潜能量推动者他的成长。,就那么一瞬间,彻彻底底的爆发了,将从前“乖乖女”形象粉碎的一干二净,只留下叛逆的因子。
 
  莫名奇妙的会在妈妈喋喋不休的时候喊一句:烦不烦啊你,然后开始大声争执起来,开始了很鄙视那种从早到晚上课一丝不苟全神贯注,作业干净认真,不开一丝小差的好学生。他们笔直的坐在第一排,我趴在最后一排睡觉。期中考完试,我很潇洒的从他们身边走过,领着比他们分数高的卷子,真的很爽。那种吊儿郎当了别人一半都不到的功夫却领着很高的成绩,算是我所崇拜。
 
  但是吵架过后,我会反锁上门一个人偷偷的哭泣,我会羡慕那些好学生的定力,然后晚上学到很晚,熬红了眼睛。
 
  说是坏小孩,却总是想回到好孩子。
 
  有时真的很怀念曾经的自己,副班长,总是坐在教室的中心位置,认真听课,不懂上课说话,从不吐脏。
 
  怀念过后有些伤感,时光下逝,自己在一点一点的变坏,这让人有些痛心,有些遗憾。

  总喜欢说我要是下了博然一半的功夫我肯定会是年级NO.1
 
  但是却从未付诸现实,总是徘徊于年级十几名。
 
  没关系,青春期的暗礁总会过去,坏小孩总会变好,就像—我们总会成长成熟成功的。
 
  《你不会找到路,除非你敢于迷途!》

   
  幻变的岁月里,每一个日子都是一首歌,我们都是在无数条网线围城的网络里生存,只有艰难的进行抉择,只有大义凌然的选一条路,才可能有走出困境的可能。
  
  而我们常在密密麻麻的交叉路口中迷惘而迷惘着,我们总是迈出了脚却又胆怯,不安的缩了回来,我们总是瞻前顾后深思熟虑,久久没有目标,没有最后的决定。
  
  前进吧,生命中顽强拼杀的勇士们,只有前进才有生存的希望,只有无所顾忌才能勇敢坚强,只有你在茫茫然中找到一条路,你才会摆脱那无休止的纠结,摆脱那举棋不定的犹豫。
  
  摆脱日夜纠缠不清的梦境,走向轻松的,如释重负的欢愉,开始寻找出口。
  
  那时你会发现,风很清云很淡,阳光很暖。
 
  《戏剧化》
  ——献给我的母亲

 
  他们总说,我的生活充满了故事。于是我也问自己,为什么这样的戏剧化?或许是因为年少,不太懂事。
 
  你带我去北京玩,一路上你兴高采烈,我在一边却意兴阑珊,我没有生气,也不是故作姿态,更不是和你过不去。只是不知为何景再美,人文再浓厚,也总笑不出来。
 
  于是你想尽一切办法让我感兴趣——你记忆中的我不是这样的,无论身处何方,在哪里旅游,都是人群里最开心的一个。所以,你在地图上搜索了一阵子,带我从清华穿越了大半个北京,去看世贸天阶的繁华。
 
  人生地不熟,只能坐地铁。“十一”高峰期,人很多,又加上空调太足,光线昏暗,坐在椅子上昏昏欲睡。你在一旁告诉我在哪站下,完全没有听太清楚。耳机里全是Lady Gaga的歌,闭上眼,想着打个小盹休息一下,却完全忘了你在一边忍着烦听着“到站提示”。
   
  突然你将我叫起,匆匆地往人群外走——原来到站了。人和人之间几乎没有空隙,我努力地紧跟着你,推开阻碍我前进的人,当我终于到了车门前,右脚已经踩在门槛上时,“叮叮”的警示音响了起来,这意味着还有几秒就要关上门了,我胆子一向甚小,听到这警示音愣了一秒,然后将脚缩了回来,对你说:“我出不去了要关门了。”我害怕万一我动作慢一点,这样的话就有生命危险;到不如再坐一站在那里等你。我的脑海里迅速做出导图,权衡利弊后我决定不下车了。你在站台上焦虑不堪,不停的说:“可以的,你赶紧下来!”好像恨不得伸手将我拽下来。我心里苦素不堪只是摇头。只有一道门,一道门而已,可是就这不到半米的距离,就仿佛隔了千山万水一样不可逾越。你在那边,我在这边,却不能在一起。车门缓缓关上,我对你说:“下一站等我。”地铁飞驰,我没有看清你的表情,或是无奈或是焦虑,我无从知晓。只是莫名的情感缓缓渗入心口,像含着一枚青橄榄,涩的酸的却又不知所措的。

  地铁快速的飞驰着,两旁的景象争先恐后的向后倒退。一片黑暗中,我仿佛明白了什么叫做血肉亲情,什么叫做母女情深,你这张焦虑的脸布满了疲惫与辛苦,一遍又一遍的在我脑海里放映这么大的北京,这么大的中国,这么大的世界,除了你还有谁会像你这样为我操心?我开始后悔,后悔没有及时下车,没有理解你的心意快乐的游玩,后悔这么晚才懂你。手机突然亮了起来,你发来短信:下一站等妈妈。我将手机放在心口上,开始祈祷车快一点,再快一点,早点驶出黑暗,早点见到我的母亲!
 
  多么戏剧化的场景,仿佛再拍八点档的狗血电视剧。可我一点都不觉得好笑。只有苦涩,只有苦涩!
 
  我的母亲!让我见到你!
 
  这一站有多么漫长,你我都知道。我下了车,站在站台上,停下来等这一列驶过,等下一列停下来,然后你走出来道一声安好。终于那么多陌生人涌了出来,都带着倦怠与淡漠的神情。我急切的找着那张熟悉的面孔,直到你站在我面前,我笑了。
 
  你训斥我不听话,手却不由自主的挽着我的胳膊,好像一不小心,我又会和你相隔一站地的距离,我看着你微笑。走出地铁站,世贸天阶正以繁华时尚的姿态向我们挥手。
 
 
  附:
 
  我有一个彩色的梦
  ——代自序

 
  “我爱故我在,青春飞扬的日子里,用一支支色彩温润的笔,书写这绚丽多彩”。我曾在笔记本里写下这样一段话,曾做着这样一个梦。
 
  我爱文字爱到痴狂,那一个个平凡的字组合到一起便成了一抹惊艳的蜜色,光彩绝世。它们像一个个五彩泡泡,亘古地飘落在我的梦里,翩跹起舞,于是我便亘古地为它痴狂。
这便是梦想吧,一辈子都要为梦想付出的。于是,我告诉自己,告诉父母,告诉老师,告诉很多人我这个梦想,告诉他们,我将来要成为作家。
 
  但是他们否认了。我无法去学文,我的历史很糟,讨厌去背地理以及政治乏味枯燥的知识,但是我有引以为豪的物理以及数学,它们开放而自在。所以我注定与数字打交道。数字是不需要优美的词藻或深远的立意的。
 
  他们说,郭敬明与韩寒只是少数,看,蒋方舟不是安然地上了大学然后工作,最后风平浪静了才去追求梦想?末了,他们语重心长,学业为重啊。
 
  我固执地不听劝告,固执地去背那些枯燥乏味的历史,去理解成吉思汗和阿骨打,近乎偏执地去证明自己可以学文的,梦想是必须实现的。
 
  后来有一场数学考试迎面而来,整日奔波于图像、定理以及公式,证明一道道几何,验证一条条规律,虽然十分忙碌但仍旧如清潭里鱼儿一样自在快乐,很成功的一篇文章,我亦很快乐。
 
  我突然发现这两种快乐是可以并存的,我可以去学理解一道难解的方程并去写《红楼梦》的书评;可以领着足以自豪的成绩并带着相机行走各处完成一篇优美的游记。我这才理解了蒋方舟这位天才少女——梦想和现实是共存的,成功的人会很好地把握这两者,就像成功的隐士会自如地穿梭在“出世”与“入世”之间的。
 
  于是,我继续做着那充满了五彩泡泡的梦,梦中的文字像蜜糖一样让我沉醉,让我在梦中欲罢不能,让我温温润润地像一块汉白玉,让我痴狂依旧。然而梦醒后,我又像从圣间回到人间,一脸烟火,卸去浪漫与文艺,附上理性与智慧,完成我未完的学业,去解一道道方程,去做平行、垂直以及各种辅助线,但仍旧如梦中那样快乐。
 
  于是这样,梦中的梦更美了,梦中的快乐更快乐了,梦醒于梦中,逐渐融为一体了。
 
  不论怎样,心若在,梦就在,彩色的,快乐地。
 

 
附:

作者简介:

 
张碧轩
属相:小龙女
生日:2001年1月
学校:太原五育中学
 
曾获《新作文》全国征文一等奖
获全国“放胆作文”征文特等奖
在《黄河》杂志发小说《迟早》
散文随笔散见于《发展导报》、《山西青年报》等各类期刊。
 
新闻热线:010-85766585/010-85753668/18618415909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11032410号-5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6 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