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微信

扫一扫,
或在微信中搜索
"作家网"
微博

扫一扫,
或点击直接进入
"作家网"
官方微博
QQ群

扫一扫,
或点击加入
"作家网qq群"
官方qq群

清明,清明

2018-03-28 16:23 来源:作家网 作者:子嫣 点击:
0
A- A+

清明,清明
                                   
作者:子嫣
                      
1

一夜春雨呢喃,晨起,但见树木新发的嫩芽上,刚刚破土的草尖上,各色初绽的花瓣上,全都得了天赐的礼物似的,水晶珍珠披挂满身,绿的更绿了,彩的更艳了,水润润的晶亮剔透。天光明媚,空气也似洗过一般清新怡人,拂面的微风,若丝绸的清凉,是没有一丝寒意的温馨友好。漫步花草间,又闻鸟鸣声清脆悦耳,顿觉心旷神怡,仿佛自己也和万物一样清洁明净。好一派春和景明!不由得深吸一口气,心底却蓦地升起一重幽悲,似是从这湿雨中嗅着了清明的滋味。清明,节气呼?节日呼?大概没有比这个节令更意蕴丰富,更让人亦喜且忧、缱绻难言的了。

刚刚欢欣于春花的芬芳馥郁,转而,“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诗句不自觉就溜出口来,且伴生着绵绵怅忧。想那杜牧当年不知聚敛了多少人的哀伤悲恸凝聚在此句中,以至于每年这个时节,它便自动涌出无穷无尽的泪水,冲刷着千万人的心眼,荡涤着身心的浑浊。

日历显示,明天就是清明节,那么今天当属寒食节了。清明节寒食节由何而起? 那细密的雨丝,那似含隐忧的天空,那烟云雾气笼罩的幽幽细柳,是在悼念当年的忠耿之士介子推吗? 艰困中他生割自身血肉救了主公的身命,最后又用自己壮烈的死亡明亮了主公的心命,而他的铮铮遗言“割肉奉君尽丹心,但愿主公常清明”,更引发晋文公钦定了清明这一节气中的祭奠节——赋予节气以特殊的人文意义,当真要感谢他们!相较于其他种种节日,我们太需要一个专门的日子,一种庄严隆重的仪式,来祭祀和悼念我们的先祖。将这个日子定在天清地明的清明节气,当是最合适不过了。

清明前后,春风分明加快了脚步,一夜间催得百花竞妍,春雨于此时也倍加殷勤,清洗万物之浊气,激发向上之清气。许是两种力量对冲的关系吧,此时节,人们心头常常生出莫名愁绪。而烟雨中的天地庄严肃穆,似在无言地附和心忧。当此氛围,人们自然地开始思考生死大事,想到要慎终追远,要追怀长眠地下的古圣先贤和列祖列宗,深切愐怀之余更生感恩心,感恩先哲留给我们博大精深、生生不息的精神传承,感恩父母赐予我们能够感知种种深广、种种精微、种种苦乐、不缺生亦不缺死的圆满人身。
                   
2

一切美好情怀皆以感恩为基。而所有的感恩,当从忆念父母恩开始。

趁着这绵绵细雨,先去祭祖吧。

人到中年还父母双全的,当是有福之人。而我最敬爱的父亲离开我们已经太久太久,久到足以消耗掉我所有的思念、哀伤和眼泪,留在心头的是一些美好的记忆片段。随着岁月的自动消化,现在再来祭奠他老人家时,我们姊妹的心情已经是平静明亮了,所谓念而不哀,思而不伤。

父亲后面紧挨着爷爷奶奶的墓碑,我们照例带了两份供品,一并祭拜。突然想起小时候的一些画面。不知为何,爷爷的床头总放着一本《玉堂春》剧本,他不厌其烦地给孙辈们讲述玉堂春的故事,自己还常常哼唱其中的戏词。嗬,如今想来,那情景遥远得像一幕幕电影。而荧幕中那个陌生的瘦瘦高高的可爱老头,竟是给与我爸爸生命的人,与我有着密切的血脉亲情,生命现象好奇妙啊!

不知道父亲和他的爸爸我的爷爷,现在还相互陪伴着否,但我确信,父亲早已在另一个世界里,完成着他的新使命,做儿女的,不该用太强烈的哀思去打扰他、牵绊他,惟愿牢记他言传身教传承给我们的精神,过好自己的人生,各自安好,便是对父亲最好的敬爱。

祭拜完父亲,回家把更大的热情更多的爱给母亲。十年前我就觉得妈妈年纪大了,整个人似乎在一天天缩小,不忍心再让她干活,更不让她给我做任何事。母亲却一点儿都不服老,在儿女们面前总是独立刚强的样子,我说服不了她,每每在心里抗拒着。这次回家,竟发现她比以前更精神了,除了走路不似年轻时利索外,一应家务都完成得又快又好。与我们姊妹闲话间,捎带就做好了一大桌子菜,稍顷,一锅松软的花卷馍也出笼了;下一顿饭,母亲说要包饺子,我们姐妹在隔壁房间说笑,等着她备好馅儿再一起去包,结果只一会儿,就听她喊我们吃饭,厨房里,她已经煮好了一锅,案板上还整齐摆放着很多。她做的饺子味道火候都是刚刚好,那个香啊!不禁被这小老太太折服了!难怪打小她就看不上我,在她眼里,我天生手慢嘴笨,除了学习好之外,几乎再无优点。今天眼见着她的能干劲儿,我完全接受她当初对我的看法,她老人家是正确的!那么,从此后,我不再评判她的一切,就安享做她的孩子的温暖吧。第二天,她说要蒸包子,我提醒自己不主动去给她帮忙,除非她要求我干。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她专心干着活,我在旁边安静地看着。天地间似乎只有妈妈和我,除了当下正在做的,我们都别无所求。嗯,原来我也曾有过如此幸福的童年!

夜里,母亲让我睡在她的床上。未假思索,我欣然同意了。而记忆中,打十来岁起我就不在母亲身边睡了,甚至很少在一个房里睡,不论我回家还是母亲来我的小家。母亲也从未要求过,大概也知道我的心思秉性。而这一次,她没有征询我的意见,就自然地安排了,好像我们从来都如此。然后,我就意外地享受了三十年来最安稳的睡眠,从晚上九点一觉睡到早六点。醒转,感觉身心通泰,与天地融为一团和气,又似一叶小舟静静地浸润于温柔湖水中,安宁而美好,由衷叹了一声:好舒服啊!母亲与我同时醒来,摸了摸我的手臂,说:“这女子到底这么有福哦!一整夜一动不动,不翻身不说个梦话不出一点声音,就像身边没有人一样。我都跟着睡了个好觉,要在平常,一夜不知道要翻腾几百次呢……”哈哈,既然母女俩感觉都这么好,第二天就继续吧。

接下来的几天,我不看书不翻手机,也不思考什么,就和母亲一起做饭、聊家常,午后如果天气晴好,我们带着小铲子去远郊的田地里挖野菜,回家再把野菜加工成各种吃食,一起津津有味地品味久远记忆里的味道。一次,我正低头干活,母亲看着我说:“你还是像你爸,做事细心、踏实、认真,你爸一辈子就是这样。”我回答:“我性格像我爸,长得像您。”妈说:“像我不好,个子太低了,像你爸就是高个子。”我说:“那不行。做孩子也要公平,一人像一样,不偏不向。”母亲大笑……就这么无忧无虑平静安逸地过了一天又一天,原本计划在家待一夜,结果拖延了五六天。

临走,任由母亲给我装了一袋袋她做或买的各种食品,这也是几十年没有过的现象。以前每次离家时,我都是干脆果断地拒绝带一针一线、一果一食。固执地以为,成年的孩子,只能给父母孝敬,不能拿父母的。这回,当我拎着一大包东西走出门时,看到母亲一脸的欣慰满足,恍然意识到:曾经的我犯了怎样的错误!我一直在拒绝母亲的爱,强行把母亲的牵挂封锁在她的眼睛里。幸好,今年我终于长大了,长大到会当母亲的乖孩子,懂得顺从老人的心意了。

其实,从我的住处到母亲家里,只需两个小时,而我真正回到母亲身边,却用了太长时间!子曰,“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一则以喜,一则以惧。”想想母亲已经七十多岁了,不禁陡然一惊。感谢天地护佑母亲平安健朗,让愚钝的我来得及慢慢长大。感恩母亲的达观,容许笨拙的孩子从容成长!

父亲一生仁善、斯文、勤俭、整洁,母亲则用坚韧、乐观、豁达度过漫长日月。感恩我平凡普通而又勤劳伟大的爸爸妈妈!愿我能承继他们的精神。         

 3

“清明宜饮酒,宜思量生死,宜珍惜眼前春花和人……”当真么?

走出追思愁绪,怀揣温暖亲情,抬头,放眼身边这盛开的春,这满世界姹紫嫣红的荼蘼花事,怎不使人滋生出另一番惆怅来呢? 春到盛时春已了!重重怅忧何解? 请牧童带路,去杏花村寻酒么? 一路踏青放歌,迎春赏花,你看这桃的艳红李的清白,姣洁带露的梨花,粉嫩妩媚的杏花,雍容玉润的玉兰,团团簇簇的娇柔樱花,嗯,还有那一脸率真的金灿灿的油菜花。繁花之间,仍有各色花骨朵高擎在高高矮矮的枝头上,等待着次第绽放;大大小小的绿色芽苞,也悄悄攒着劲儿;隔岸的翠柳迎风扭动腰肢,若一帘帘绿色瀑布;起身迎春的麦苗,铺展出一望无际的茁壮的绿,传播着踏实坚定的生命力。花丛中,彩蝶轻舞,蜜蜂振翅劳作,那匐匍于地面的矮小细碎的紫花地丁,蜂蝶们也不曾遗忘,绕着娇小的花蕊欢唱。路沿地畔上的野草更早已伸长了脖子,蓬勃着生机,点缀其间的野菜绿莹莹地诱人。嗬,春天,当真不会舍弃任何生命!徜徉于春野阡陌间,只觉得眼睛不够用,大地上处处涌动着生命的惊喜。如此一路行来,怕是到不了杏花村,早就被春风吹醉了,哪里还需要饮酒?

赏了春风,醉了花香,总得给春天回报点什么吧?除了虔诚的足迹和纯真的傻笑,这个春天,我还想和可爱的人儿一起,在南山下种一棵树。才生了念,未及入梦,便有了应,果然天意向善尚美,但愿那一刻,我们的无心播种的是纯善的种子,来日生长出无尽的善缘。

适逢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又有两个明亮的女孩儿相邀去茅篷山房,自然喜悦相随。路途中,依是目不暇接:国槐新长出的嫩芽抱成一团儿,一朵朵毛茸茸的,圆圆柔柔的可爱,若绿色的花朵高擎在万千枝头。去年暮秋时挂着一身小红果的灌木,此刻周身开满黄色小花儿,远远望去,疑似一片溢香的腊梅。半年未见,园门口的一大蓬翠竹更鲜绿了。一切都令人欢欣。

山坡小院中锄草、翻地,茅篷下品茶、吃饭,观两个女孩或机敏聪慧,或洒脱率性,却是一如的善良美好的天性流露,若春风一般怡情悦心。阳光下你正汗流浃背,一股凉爽的风适时吹来了,惬意,感恩。铲完小院里的杂草,握锄的手掌上磨出两个水泡,烧辣辣地疼,却也让人心安踏实。

所有巧遇,必是有前因的吗? 还是感恩吧!当我刚刚清理干净山房墙根下的杂草,没过五分钟,一位师兄拿来一把牵牛花种子,端直就去种在了新裸露出的泥土里。之后稍坐即离去了,说他今天只是由此经过,顺便来送花种。而与他三两句交谈,发现竟是同道中人,似句句旨在解疑去惑。

最是那一对稚子的天真可爱。草地边畔的土坑里发现一只死去的小鸟,两个孩子惊叫着,我们把它捞上来,一起给小鸟造了个小坟茔,末了,四岁半的蓝溪小儿还去采了一枝黄灿灿的蒲公英花,端端正正地插在坟头。更难得的是,两三个小时后,一心铲草的我已忘了此事,而一旁玩耍的宝贝儿,担心我将坟堆混在杂草中清理掉,专门跑过来提醒。我赶紧给小土堆上又加了两抔土,他才放心。看小家伙那心中有数的淡定样,我不禁为自己的健忘羞赧,更敬服于童心的纯真!三岁多的果果小囡囡,话不多,永远一副自得其乐的萌可爱样儿,吃喝顽耍,莫不自在。当她仰起童稚小脸,给你唱诵出一长串优美儿歌时,你的心简直要被柔化了。而她脸上的小酒窝里,正漾着满满一窝酒,看着看着人就迷醉了。瞬间恍悟,为什么“酒窝”叫“酒窝”,原来里面真的有酒,且是人间最甘醇的美酒,光看就能爱死个人!问宝贝儿:你的酒窝怎么长出来的? 宝贝儿笑眯着眼睛答:“我有一次喝蜂蜜就有啦。”哈哈,我只想说,我们都去喝蜂蜜吧!

这个清明季,天空似乎特别明亮,我幸运地被春风拥裹着,畅游了一个清明的春天,认识了一个新的世界。多么美好啊!这一切。

至此,我终于搞清楚了,清明节是天地人共同谋化的一个盛大日子。既是春和景明、天朗气清、万物清洁明净之自然清明,又是人类愐怀感恩、向善向上、心清眼明之精神清明。

由此,世界既清且明,一派祥和。清明,清明!
 
夏 荷 清 凉  
            
入了伏天,风的流速越来越慢,空气如热浪般粘稠。在这天地共酿的盛大热情中,人被熏蒸得晕乎乎的,蔫蔫地慵懒,无力为梦想奔跑。尘世里有什么东西能打破这沉闷呢?寻思中,“池中芙蕖冷无情”诗句跳出来,是了,能对治这浮躁烦闷情绪的,当是那“冷无情”的莲罢。七八月,正是清凉的莲当季时节。
 
早就听说,春天里生着夭夭桃花的地方,夏季里有千亩荷塘。此刻,便是寻访的时候了。于是,迈开了向莲的脚步,头顶艳阳,穿越暑热,一路向南。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千亩荷塘是怎样的概念,我未曾见识过,也想象不出来。闷热的气流中,公交车不急不缓地行驶着,我也是不慌不忙的心境,知道荷塘就在前方,只要确认我的身与心在一起,安然随行即可。车厢里,三三两两的乘客热烈地说着话,偶有一两句飘入耳中,便得知,他们也是结伴去赏荷的。我独自一人,眼含笑意,保持缄默,心底里悄然与莲神会。
 
下车后,但见同车而来的人们喧闹着,混同先后驶来的各型私家车,争先恐后向前方的荷塘涌去。惟我步态悠闲从容,内心里甚至希望,这条路可以长一点,再长一点。冥冥中感知,莲与我,已然立有千年之约,毕竟要相见,那么,赴约的路,且容我安静独行,品味从容靠近的惬意曼妙。
 
从公路到荷塘的这条小路,保持着它固有的长度,任你轻轻移步、款款向前,不一会儿还是到了。霎时被惊住!立在荷塘边,似被攫住了魂魄般忘记呼吸,而双眼,早已被惊艳得放光,连坚定静默着的唇应该也不自觉地张开了吧?
 
啊,这是怎样一派美!
 
谁说的莲是“濯清涟而不妖”? 持守了数十载的理念瞬间被颠覆了。阳光下,满池的红荷白莲亭亭玉立,灼灼其华、流光溢彩,这清纯的水嫩,这绝美的娇艳,这难掩的妖娆,这鲜活的妩媚,这清新的艳丽,还有莲叶那一望无际的葱茏碧浪,美得纯粹!美得绝决!美得雍容而华贵!分明是一个个绝色佳人摇曳生姿,让人不自主想起了贵妃出浴的情景,不是清新,却是美艳!天地间断没有谁能不为之惊叹。俗吗?此一刻,我不拒绝俗美,不惧这俗艳,只想没入池中,与一朵朵艳美花儿并肩朝暮,共沐清风。抑或,就作一片单线条的荷叶,站成一顶碧绿的伞,与之朝夕为伴,也是好的。
 
千亩荷塘,将美铺陈到了极致,演绎成了壮阔!站立荷塘中,一时间,言语、眼睛、耳朵都不够用了,未觉得震撼,却有静谧、安恬、清凉牢牢地摄了心神,即刻抚慰得身心服服帖帖、安安宁宁。任由这一幕纯美之境深深地镌刻于心头,从此不忘。瞬间成永恒。
 
遐想着,神思着,眼睛欢笑着,心儿喜悦着,脚步下意识地顺着畔垄款款走向荷塘深处,差点与人撞怀!猛一抬头,这才发现,身前身后,池边畦畔上,赏花的人流于花间叶丛中往来穿梭、络绎不绝,父母亲带着孩子的,爷爷奶奶带着孙辈的,三五好友结伴而行的,还有恋爱中的青年情侣,如此稠密人群,为何不闻喧哗?是被这绝美境界噤了声,还是怕俗世的嘈杂惊吓着这份纯净?碧叶娇花儿纯美如仙界,那流连于花丛中的人影静好若天人,男女老少莫不面带喜色,眼含愉悦,轻巧而安静,凝眸间竟仿佛时空穿越,恍惚着不知身在何处,这可是传说中的净土?可是人人向往的清凉佛国么?这无垠的纯净,这无穷的清凉,这无声的壮美呵!
   
放眼远眺,碧绿的荷塘依然漫无边际,于是,稍稍加快步伐,向边远处走去。走出花开繁复的中心地带,外围的荷塘更多的是碧海连天,青青荷叶正处于发力阶段,葳蕤茂盛,生机蓬勃,此时节这里少人打扰,荷叶正安静而专注地生长着、孕育着,可以想见,不久的将来,它会展现出一片怎样华美耀眼的莲之花海。                     

独自静静地游走于荷田中,宛如一片飘移的荷叶,向北,向东,向南,直到探及荷塘的边缘,心里宁静安然,无思无忧。我只是一片会移动的荷叶,喜悦而自在。移步着无意间抬头,见几个游人正笑意盈盈地看着我,目光相接,竟是满眼纯净的欣赏!莫非在他们眼里,此刻的我也是清凉荷塘之一部分么?低头看,白衣白鞋、及踝的翠绿色印花长裙,浑然忘我的神态,呵,若真做一片荷叶,护着莲花美美地开,我愿意!
 
不知不觉地,在荷塘里已经流连了四个多小时,并不想离开,若能住在荷塘边,伴着这一片花儿走完她们的季节,该有多好!低头凝眸间暗自思忖,此行最大的遗憾,是天无雨。而我与荷的约,应该是蒙蒙细雨为幕景的。于是,留言:我来了,你已烂漫。我茕茕孑立,而你众艳喧哗。没有清雨作媒,我听不见你,只被你的美深深地惊艳,再惊艳。分明地,你我又错过了心约……
                       

 
想等一个微雨蒙蒙的日子,一个人,去听荷……
 
恋恋不舍地离开荷塘。心里仍在想着:住在这里该有多好!肚腹却在抗议,才想起早饭到现在已经过去六七个小时,是该饿了,就先去旁边的农家乐喂身体吧。点菜、等待。千亩荷塘已见,此刻无忧无惧,心静神安。不知过了多久,在我低头吃饭的当儿,突然就听到了雨滴声!抬头,雨势还不小,细密的雨丝织成稳定的帘幕,一会儿就淋湿了整个地面。
 
好不欣喜!内心里早已存了微雨中听荷的念啊,竟然真的就天遂人愿了。
 
看雨下得坚定,我也就更安心地吃饭,不用匆匆忙忙赶时机。不多时,雨丝渐变温柔,我拿出包里的伞撑开,再一次走向荷塘。迎面见一拨拨正匆匆离开的赏荷人,我的步履不由得更从容悠然了,感觉是在一步步接近我的理想国,我得庄严了心情。几分钟后,碧绿的荷塘渐入视野,我把脚步再放慢一些。阳光下的灼灼华丽已然见识过,应该不会再被惊心了吧?
  
这一眼,却是倾心!
  
雨中荷花,你定是一秒钟前才初次绽放,恰芙蓉出水!层叠的花瓣仿佛凝萃着千年的甘霖,纯净清新,庄严宁静,圣洁而美好。微雨中无语,却似有万言。这才是你本来的样貌,亘古于心的最亲切最熟悉的记忆!是温柔的雨水将你还原,唤醒你我千年前的契约。你凝露含珠,婷婷傲立,晶莹欲滴。你面色清纯,目光清澈,神态笃定淡然。千年前,你就这样看了我一眼吗?你的一眼,锁定了千年!
 
而我何故爽约,欠下了千年的相思债。如今,连天地也替我着急,有意来成全这一场约会。柔而密的雨丝,正是你攒了久远的秘密情话,我终于听见了!面对你赤裸的纯真,我不能眨眼,无暇他顾,别无选择,心、灵、魂、神皆睁大了眼,痴痴地看向你,贪婪而迷醉。
 
每一眼都若第一眼。
 
每一眼都是初见。
 
每一见都倾心。
 
一见即倾心,再见还倾心,又一再倾心。
 
如此甜蜜。如此喜悦。如此宁馨。
 
心一点点地,柔了。醉了。化了。
 
还是止不住地向往,想要靠近你,再靠近你,再靠近你。僵硬的身也慢慢被柔化,渐纯净,渐轻盈,徐徐与你相融。没有距离、没有差别。无比亲切、完全相契。直至合而为一。心神一体。无你无我。
  
从此坚信:千年前,我也是一枝雨中的荷。
  
遇见你,就是找回本来的自己。
  
猝尔想起,红尘中这个微弱的生命,本是绽放于荷月的啊!当母亲于酷暑炎热中带我来此世界时,我便无可选择地有了夏阳的火热激情,同时也具足了莲的清凉冷静吧?所以一生始终对世界保持纯正的热情,也恒持着“中通外直,不蔓不枝”的莲的特质,更有一份“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狷介。原来,我与莲的缘契,冥冥中早已注定,彼此根相连、意相通。难怪啊,你这亭亭净植的花中君子,总惹得红尘中的我魂牵梦萦,与你遥遥呼应,惺惺相惜。

我知道,你的香远溢清,终将度化我!
             

   
若能钻木取火,淤泥定生红莲。
 
脚下一滑,蓦地被惊醒。低头看,但见一双洁白的鞋已沾满污泥。原来,痴痴地看你时,不觉间双足涉水过深,白鞋就这么变脏了,绿色的裙裾也染污了,我怔住了!
 
世间最纯净清新的你,不是从更深的污泥里孕育生长出来的吗?你一尘不染、高贵圣洁,而我,只轻轻一触,即被染得污浊不堪。
 
开始低头择路而行。雨还在下,只是更温柔了,似乎特意屏了呼吸、敛了声气。再抬头时,已在另一片荷塘边上。这里的荷叶高而茂密,其高度远远超过了我的双眼,怕有两米多吧。一个个叶片大如蒲团,片片重叠相接,于天地间铺陈着无穷无尽的绿,正是“莲叶何田田”之状。浓密的绿中,花朵儿却显零星。这一阵子的微风细雨,竟使一些花瓣儿开始飘落。落花却也是美的,并无桃花那零落成泥的凄凉哀婉。那些少了一瓣两瓣的莲花朵儿,仍喜悦安宁地舒展着身姿,一个个如仙鹤展翅,翩跹欲飞,仙飘飘地惹人迷醉,不仅没有残缺感,反而更多了几分飘逸空灵之美。
  
哦,花蕊中心那翠莹莹的绿是什么?泛着荧光,萌着可爱,盈盈着娇嫩。耳畔忽传来一声,“哇!莲蓬已经长出来了。”有游人在喊。原来这鲜嫩的绿,是初生的莲蓬!莲蓬初生时竟这般可爱,愚鲁的我,竟一直以为莲蓬是单独生发出来的径,从来没有把它与花朵儿联系起来。

似梦初醒。如此说来,花儿怒放时,莲蓬已在孕育中了?当初,荷叶的尖尖小角初露时,花苞已在其中了?当莲藕作为种子埋入污泥中时,那叶儿、花儿、果儿,乃至它的整个有形无形的生命韵致,便都已在其中了?空灵超脱的荷,怕早已识得其中奥妙,故绽放时不骄狂,凋落时仍尊贵。一路花开从容,时时喜悦自在。
 
是啊,生命从来完整,来去无有区别,何须匆匆追赶。
 
但是,我的白鞋还脏着。我的绿裙还污着。而扎根于污泥中的荷依然圣洁美好,清新而高贵。我怎样才能去掉这浊?!别急,荷能看见我的浊吗?她知道自己的美吗?她眼里若有净污之别,怎会屈就于污泥中!又如何度过那漫长的黑暗!而污泥就是她的养分,她的绝美之色正生于暗黑中。
 
经云:“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何为脏?何为净?光明是什么?黑暗又是什么?本为一物,不过一转念间,一切皆是心相。原本没有红尘,没有污泥。荷本来清净,我本来清净。
 
六祖说:若能钻木取火,淤泥定生红莲。那么,就让我在黑暗中修炼出光明,于红尘中从容绽放。
 
莲,且等我,与你并蒂!
 
 
到春深处去看你    
    
春风起了,我该去看你了吗?

还在冬的懵懂中,立春两个字已赫然醒目于日历上,一眼瞥见,不由得抖了抖厚重棉衣,试图抖醒冬的睡意。抬头,就见星星点点的雪花伴着细密雨丝纷纷扬扬洒落,眼看着雪花越来越少,直至不见形迹,而空气变湿润了,携着清新的泥土气息,直往人鼻孔里钻,方惊觉:噢,已是雨水节气!院子里的树木已然鲜亮,似乎憋了一肚子能量伺机发力生长;柳树不知何时已露出了尖尖嫩芽,探头向外张望着;吹在脸上的风变温柔了,还隐隐夹杂着丝丝缕缕的花香,是腊梅?是迎春?抑或早开的杏花?尚未辨明真相,心莫名跃动了一下,就此褪掉冬的包装,解放习惯性瑟缩着的肢体。
 
如是又几日,睡梦中并未闻惊雷,忽一日黎明时分,鸟鸣声兀地就清脆了,是藏不住的喜悦欢快。阳台拐角处,有小虫子缓慢地蠕动爬行,小心试探这陌生的世界。嗬,惊蛰了!

窗外,缀满绿芽儿的柳枝上,不时有燕子荡着秋千悠游嬉戏,时而啄食一口嫩绿的芽尖,好一副自在快活。邻家小女孩举了一枝含苞欲放的玉兰花蹦蹦跳跳地走过,哦,玉兰也开了。放眼一看,花草树木全都蓬勃着生机,已是春分时节!

春雨又下了几场,几个女友邀约去赏汉中的油菜花,意懒身沉的,婉拒了。第二天即传来她们在花海中纵情欢乐的美好影像,欣赏着,由衷替她们高兴,却也未生遗憾。隐隐记得,我须得努力积攒热情,去赴一场春天的约会,约会记忆中最绚丽的春色——王莽的万亩桃花园。

犹记得初见时的情景。仿佛是在一场春风中突然绽放,不是三五株的点缀,也非八九十棵成群,而是百千万株花树,于一夜之间齐刷刷怒放,霎时,如海的艳粉铺天盖地地汹涌而来,连成片,漫成海,为大地披上盛装,将天空映满彩霞。一时间,王莽大地上似霞蔚,似云蒸,似粉红的汪洋。不发一言,即迷醉了千万双眼睛,旖旎了万千颗心灵,点燃了整个春天,诗意了天地万物。大概没有语言能形容你的风姿,你那气势磅礴的娇媚、热闹喧嚣的灿烂、炫人眼目的灼灼华采——

你是,春天的胭脂红、春风的骄傲、阳春三月最靓丽的衣裳。

你是,春风里天真烂漫的少女。

你,是春天。

你稳稳地驻扎在春天心里,没有人能绕开你走进春天。你不露出笑颜,谁又敢说春天真的来啦!

你是属于南山的花海,是古今长安人共有的桃花源。

从此,心目中属于春天的位置被你牢牢占据。每年自立春起,我一个个品着节气数着日子,感受着你的气息一步步靠近。春渐深时,看诗人们敏锐的眼眺望向你,画家多情的墨彩炫耀着你,女人们鲜艳的彩裙飘向你,而我,一边不自觉地捕捉着你的讯息,在听到关于春天的字眼时想到你,一边又莫名地想要避开你。

你那炫目的娇颜、魅惑的妖艳;那奔放的热情、赤裸的痴心;那泛滥的春怀、张扬的风采;还有,柔嫩的你在无情风雨中凋零时的凄婉;这些独属于你的纯粹又热烈的特质,使得我迟迟不敢说你、不敢写你,使得我向你的脚步迟滞、忐忑,总觉得自己的热情积攒得不够。 

总要等到春风新雨的问候之后,在文人骚客浪漫渲染之后,在孩童们活泼嬉笑之后,在所有先知先觉之后,才夹在最后一拨涌向你的人流中,怯怯地靠近。但是,终究不能不赴这场约会,心知,爽了这约,便仿佛错过整个春天。

想到你赤子般的美好笑脸,心生惭愧:怕寂寥的颜配不上你,怕灰色的衣黯淡了你,怕僵硬的肢体损伤了你,怕平淡的情怀辜负了你,怕慵懒的心意扫了你的兴致,怕我伤感的注视玷污了你的天真。还有,你恣肆的妖媚和过分的热烈情态,常使我担心,担心你太过于燃烧自己,担心你会因此而乱世毁己,这也使得我不敢直面你。

今年的春天,于我似乎尤其迟暮。南山下的文友们早已捎来书信,距离与你约会的日期一天天地近了,而身心仍难以苏醒。恰在此时,春风送来了确切消息:你还未开放!心头怦然一动:你推迟花期含苞不放,莫不是在等我?等待如我一般卑怯、却也真诚爱美的心灵醒转?你有足够的耐心,安静地隐于春的深处,你要等到众人最齐心的那缕春风吹来,才从容绽放,把你的美展示给所有人,把春天的色彩告诉所有人,你不想任何人被遗忘在春天之外。

你曾经历了风霜雨雪、暑热酷寒,也走过了四季轮回、漫长黑夜,你深知生命的不易、岁月的艰辛,却没有一丝幽怨悲伤,不带一点沧桑萎靡,安静淡定、心无旁骛地走过每一个日子。在该开花的时候,你毫无保留、尽己所能地奉献出极致之美,似乎绽放是你一生最大的梦想;花期一过,你又无所牵绊、洒脱干净地回归泥土,仿佛那里才是你渴慕已久的家园。原来,绽放与凋零并无二致,于你都是可欢喜的。原来,你一路都是喜悦从容的,不禁对你肃然起敬!

是我庸人自扰。曾经自视清高,似乎不喜欢你的艳俗;曾经不敢靠近,因为忧患你的零落成泥。内里隐匿的却是怯懦之心:既放不下对美好梦想的希冀,又没有舍弃旧我、向死而生的勇气,更缺少乐活当下的智慧。而这些朴素道理,小小的你,美美的你,始终自然而然地践行着。
 
该庆幸吧,终于看懂你了!那么,相逢就在今天。桃花,尽情张开你粉的衣白的颜,用你艳俗的、张扬的美,等我!就在此刻,我要抖擞精神,以轻快从容的步伐与你会合,用我当下所拥有的真实的自己,应和最美的你。我知道,她们是相匹配的。
 
我相信,你也是这么认为的。
    
作者简介:
子嫣,本名张琦(又名张逸君)。西藏自治区作协会员。《西藏文学》编辑。陕西散文学会青年散文委员会委员。长安作协文艺理论部主任。2004年开始发表作品,先后在《西藏文学》《中国西藏》《诗选刊》《上海文学》《诗歌月刊》等杂志上刊发诗歌、散文和报告文学等百余篇(首)。著有诗歌集《在一朵雪莲中闭关》和《西藏民俗志》之〈信仰习俗篇〉,法门寺文化丛书之《万世供养》。文化散文集《五色经幡》《桑烟有径》获西藏自治区重点作品扶持项目。另著有文艺评论文章和散文随笔等二十多万字。
 
新闻热线:010-85766585/010-85753668/18618415909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11032410号-5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6 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