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微信

扫一扫,
或在微信中搜索
"作家网"
微博

扫一扫,
或点击直接进入
"作家网"
官方微博
QQ群

扫一扫,
或点击加入
"作家网qq群"
官方qq群

国有楚狂柳忠秧 

2018-10-28 07:38 来源:作家网 作者:屈金星
0
A- A+
国有楚狂柳忠秧
——诗人柳忠秧的现代诗歌文化意义
 
  作者:屈原后裔、中国诗歌春晚总策划、诗人、辞赋家 屈金星
 
  柳树摇落怀柳郎
 
  “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
 
  转眼柳大树——柳忠秧已经去世一年了。柳大树是他曾用过的笔名。生前,柳忠秧曾约我写诗评,在高手如云的中国诗坛,学采矿出身的我这个“小萝卜头”名不见经传,人微言轻,何容我置喙?开始,我没有答应。谁知柳忠秧再三约请说:“金星,我真是欣赏您的思想和文笔。”最终,我答应了,但因为几年来一直忙于筹备一届届中国诗歌春晚,一直没有完成。去年此时,在徐州出差的我惊问柳忠秧去世的噩耗,难以置信。而今,为纪念柳忠秧去世一周年我写下这篇文章,我竟以这种方式来践诺。这无论如何是一种悲哀。
 
  这个生长在长江岸边,湖北黄冈的“柳大树”留给诗坛的是什么呢?2018年10月27日,在柳忠秧去世一周年的日子,我写下这篇纪念文章。文章的小标题直接引用或间接化用柳忠秧的诗句,这也算是对他的纪念吧。
 
  鼓盆而歌大江东
 
  初识柳忠秧缘于屈原、缘于端午。作为屈原后裔,几乎每年端午节,我都去湖北秭归祭祀屈原。有一年端午,我的诗《我和屈原同一个DNA》入选秭归的端午诗会,我应邀赶到诗会现场。一首首诗歌被朗诵家演绎的唯美精彩。当报幕员报幕著名诗人柳忠秧朗诵诗歌的时候,一个个子不高、但显得粗犷的诗人,拿着一个铝盆和一双筷子走上了舞台,他在桌子前坐定,开始了旁若无人的高声吟诵:“夜读春秋寻大义,醉向伯牙觅知己,心怀李白笑孔丘,顶礼文公求正气,辞慕屈子追司马,武尊卫青霍骠骑。莫说唐宗怜宋祖,野草斜阳奈何兮!五千年来日月明,大江东去长空碧!”
 
  吟至动情处,他用筷子敲着铝盆高歌,把筷子都敲断了!一派古代狂士的形象!这就是我第一次见到狂放的柳忠秧。
 
  下午,我们在宾馆里见了面。他握着我的手说:“金星,早就知道你的名字,我在到处找呢。”我们一见钟情,一见如故。从此,我们的友谊就开始了。
 
  柳忠秧的感情一来犹如大江奔涌,甚至无论白天黑夜。一天凌晨两点,手机把我惊醒了,一听原来是柳忠秧打来的。他很激动地说,金星啊,我喝多了酒睡不着,一气读完了你们的千行长诗《开封颂》,心潮澎湃,感人肺腑,荡气回肠,《开封颂》完全可以获得鲁迅文学奖。当然你的《广州颂》也不错。最后,他哈哈大笑说,对不起,吵醒了你,我睡了。
 
  我心不负我天良
 
  柳忠秧原是一个成功的商人,突然他放下生意来写诗。这在物欲横流的今天,难能可贵。他告诉我说,一天他忽然醒悟,一个人死后应该留给人间一些东西,金钱是留不下的,好诗是最好的遗产。于是,他开始认真写诗歌。这让我感到非常钦佩。
 
  他还是一个非常有奉献精神、有担当精神的诗人。他说:“只要与诗歌相关的事,我都支持。”
 
  2015年的春节前夕,我们忽然想到一个创意,发起首届中国诗歌春晚,得到了中国屈原学会等组织以及余光中等著名诗人的积极支持。柳忠秧闻讯,立刻响应,办起了中国诗歌春晚广东会场。
 
  2016 第二届中国诗歌春晚,柳忠秧承办了广东和湖北两个会场。这个资金全部是由他个人张罗或自己慷慨解囊。
 
  作为一项公益活动,中国诗歌春晚经费严重不足,为此,我卖掉一套房子。晚会结束之后,正好傍晚,众诗友多阮囊羞涩,晚餐谁来买单呢?最后,还是柳忠秧慷慨解囊,在前门大街的老舍茶馆宴请众大家。他照例一边喝酒一边吟诗,大家兴尽而归。
 
  其实,不仅是中国诗歌春晚,柳忠秧支持的诗歌类活动多着呢!他把经商挣的钱大都花在诗歌事业上。
 
  柳忠秧热情好客,经常请朋友们喝酒。朋友来一拨喝一拨,是真正的流水席。他常常是中午喝完酒呢,晚上接着喝。席间,他口不离诗,口不离酒。他常常是他端着酒杯,用筷子敲着碗和盘子高声吟诵诗歌。李白在他身上复活了。
 
  印象比较深的是他给屠岸老师过生日。一次,柳忠秧、北塔和我在北京出租车上,听说屠岸老爷子正好九十多岁的生日。柳忠秧立即提议给屠岸先生过生日,当然照例还是由柳忠秧做东。席间,柳忠秧说,明年,还要给屠老过生日。可不曾想,第二年两个人都去世了,年轻的柳忠秧竟然走到前面。今天想来,不胜悲哀。
 
  诚如他的诗句:“我心不负我天良!我心不负少年头!我心不负我家国!我心不负爱恨愁!我心不负好春秋!浩叹此生情义重,不负苍天负风流!”诗里流露出的善良和情义让人感动。
 
  吟罢国骚哭长江
 
  长江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家在湖北黄冈长江岸边的柳忠秧更是喝着长江水长大的,对长江充满深深的感情。看到长江污染,他悲痛不已,他写了一首大诗《哭长江》。诗里有对母亲河长江的深深的赞美,更有深深的忧患,读来感人肺腑,催人泪下。
 
  他有一个宏大的梦想,邀请当年《话说长江》的两位主播陈铎和虹云,从长江的源头一直到入海口,沿江搞系列诗歌朗诵以及行为艺术等活动——诗话长江,和当年《话说长江》遥相呼应。他看到我策划的中国诗歌春晚很成功,很认可我的创意策划能力,邀我策划,并召开了诗话长江的新闻发布会,进行筹备。虹云也答应了他。
 
  诗话长江是一个前无古人、极其宏大的诗歌文化工程。我建议他先策划小活动,先试试水,进行预热。后来,我和北塔等策划了邮轮上的中日韩太平洋诗歌之旅。他和女儿都报了名,临近登船,他却爽约。后来听说,他还是在筹备诗话长江。为了长江,他竟舍弃了太平洋——这就是柳忠秧。
 
  “长江之水天之泪?直泻千里坚必摧!”“残躯苟存焚野火,心有大痛我自悲!”他的诗里蕴藏着屈原离骚的忧愤,蕴含着对长江的感情何等深沉!他曾给我说过,如果我把诗话长江完成了,死而无憾。今天,言犹在耳,斯人已逝,岂不痛哉?  
 
  辞慕屈子追司马
 
  生前,柳忠秧的诗歌引起巨大的争议。有人说很好,有人说不好,判若云泥。到底如何评价他的诗?
 
  我个人认为,柳忠秧诗歌文本的诗学、文化学意义远远超过其本身。解读柳忠秧的诗歌应该放在近现代以来,中国文化现代嬗变的大背景、大坐标系下审视,唯有此才能看清其意义和光芒。
 
  柳忠秧的诗歌对中国古典诗歌是一种创造性的继承;对当代诗坛是一种有力的纠偏和匡正。柳忠秧的诗歌是中国古典诗学向现代诗学转变的一个重要的样本。
 
  中国是世界上诗歌大国。其历史之悠久、诗人之众多、作品之浩瀚……世界上难有国家出其右。一条诗歌的大河从诗经楚辞到汉乐府到唐诗宋词到元曲,一直奔流到今天。清朝末年,国力衰微,文化嬗变,中国诗歌的大河骤然发叉分成两条大河:一条是古典诗歌;一条是新诗。一批诗人继承传统,继续创作古典诗歌,此类作品创新较少,带着一种陈腐气。一批诗人吸收借鉴西诗,创作新诗,创新不少,但是洋味十足,西化严重,中国特色不明显,如同用汉语写的西方诗。结果,中国部分新诗作者创作上邯郸学步,既没有得到中国优秀诗学传统的真传,也没有学到西方的精髓,却学来了西诗的弊端,甚至将中西诗歌的缺陷集中在一起,创作出一种不中不西、不伦不类的诗体。当然,中国新诗更缺乏自我升华、自我创造、自我超越,至今没有真正找到适合自己的道路!
 
  而且,两种新旧诗两大阵营互不往来,甚至相互菲薄。在高校,古典文学和现代文学、欧美文学研究严格区分,你很难找出一个既通晓中国古典诗歌又通晓中国和西方现代诗歌的研究者。诗人亦然。在全国你找不出几个新诗旧诗左右开弓的优秀诗人。新诗创作者多不写旧诗,旧诗创作者多不写新诗。于是,在中国出现了一个世界罕见的现象,同样用汉语创作出来的古诗和新诗的差别比两个国家的语言创作出来的诗歌作品的差异都大——试问,欧美等国有两个诗人阵营,一个用古典英文写作,一个用现代英文写作吗?这实在是世界罕见的文化现象。于是,当代中国新旧诗歌创作两条大河分流越流越远;当代中国新旧诗歌创作的文化断层越来越大。
 
  这时候,心仪屈原、李白,心仪汉唐风骨的楚狂柳忠秧出现了,他试图将两条大河融合在一起;他试图缝合这个巨大的文化断层。于是,柳忠秧创造的一种亦新亦旧的新诗体出现了。他继承了中国古典诗词风骚传统,又打碎了格律平仄的枷锁;他解读了现代生活,又避免了新诗过于西化的弊端。所以,有专家说他的部分诗歌区别不出来到底是旧诗还是新诗。结果,他出力不讨好,遭到新旧诗歌两个阵营的非议。古典诗人认为,他不讲平仄格律;新诗人则认为他食古不化。殊不知,柳忠秧试图萃取两种诗的优点,割舍两种诗的缺点。虽然,他的尝试不一定很成功,但是,他毕竟迈出了第一步。未来,中国新旧诗必将融合。仅从这个意义上而言,柳忠秧对中国诗坛卓有贡献。
 
  柳忠秧的诗歌具有浓烈的抒情特色。读他的诗,你能感受到一种热辣辣的、岩浆般的情怀喷涌而出。“我自生死无佳期,我自生死我自醉!今朝对饮诗与酒,与君化蝶蝶成灰!”抒情何等感人?这在当今诗坛尤其可贵。
 
  近年来,诗坛里流行“冷抒情”,排斥抒情。实际上,抒情乃诗歌的特色。诗歌不抒情,难道让小说、议论文抒情?近年来,中国诗坛的奇谈怪论实在十分搞笑!柳忠秧的诗歌重新恢复了中国诗歌抒情的优秀传统。
 
  柳忠秧的诗歌历史沧桑、文化丰富。柳忠秧的诗歌无论《楚歌》《岭南歌》等诗作的背后都是密密麻麻的注释。《岭南歌》写了岭南几千年历史,涉及人物上百——这是借鉴中国辞赋的写法。辞赋是中国独有的文体,创作远难于新诗。研究辞赋,你才深刻知道中国文化之浩瀚——试问今天新诗人中有多少人深入研究或创作辞赋者?柳忠秧虽然没有创作辞赋,但对辞赋还是颇有研究的。他知道我曾在全国立了不少赋碑,要和我一起合作一些辞赋。
 
  柳忠秧的诗歌具有大情怀、大胸襟。他颂岭南、吟楚歌、哭长江,展现的都是大情怀、大胸襟。他的诗写的是“大我”,跳出了“小我”的窠臼。“二十八宿照皇宇,唤我豪杰死复生!”
 
  “汉家天下楚国风。”“掀桌横扫小蚍蜉,把酒痛书大胸襟!”
 
  此外,柳忠秧的诗歌音韵跌宕,易于朗诵。当然,柳忠秧的部分诗歌新旧融合得欠佳,过于直白,艺术性尚需提高。而且,柳忠秧对西方诗歌学习借鉴偏少,有“偏食”倾向。
 
  汪洋辟阖宇宙锋
 
  柳忠秧的诗歌大气磅礴、纵横捭阖、挥洒淋漓,豪迈狂放。“诗绝天歌势如虹!”“仰面狂啸古和今,纵横捭阖纸与笔。悬臂可写动地诗,泼墨能抒通天情。”“我挽屈翁翼同飞!”“我偕李白乘仙风,凌云驾雾蜀道通。”“悬壶喝尽江河水,停杯狂放拒皇封!”“天庭王庭两不诏,我自逍遥更从容!”——柳忠秧犹如屈原、李白,在天地宇宙之间,逍遥从容,何等狂放!
 
  总体而言,柳忠秧诗歌的脐带直通屈原、李白、苏东坡。椽笔横扫,是大江东去;仰天长啸,是岭南歌风。我们的诗学理念比较接近。就创作技巧而言,我们可能不够现代、时尚、新潮、花哨,但是我们以风骚传统、汉唐雄风勾勒峥嵘中国。我们诗歌的背景是苍茫的中国文化的昆仑。我们探索创造的是一种新诗体:历史文化抒情诗。
 
  一言以蔽之,柳忠秧的诗歌深刻地体现了中国优秀文化传统,尤其是优秀的中国古典诗学传统,体现了中国审美。柳忠秧的诗歌是中国人用汉语书写的真正的中国诗歌,展现的是中国诗魂,而不是用汉语写的西诗。
 
  清末神州,大国沦丧。曾几何时,我们言必称希腊罗马,唯欧美马首是瞻!我们崇拜庞德、艾略特、里尔克……得近于盲目,甚至盲目自卑得“他卑”——连屈原、李白、苏东坡等人类一流的诗人都不信了——中国诗坛整体笼罩在西方诗歌体系之下。
 
  事实求是而言,就诗学成就而言,中国诗学尤其是中国古典诗学成就,远高于西方,至少不逊于西方,西方更应该学习中国。对此,美国著名诗人庞德上世纪就给出了公允的评价。我们仍然活在1840年之后文化自卑的阴影里。
 
  当我们以热衷于模仿着写十四行为荣时,有没有想过,重新引领世界诗坛,让异域诗人填写《如梦令》——当然,这是比喻——唐朝李白制定诗歌的标准就是世界标准,长安就是地球话语权中心!
 
  诗歌乃至文化当然要学习借鉴异域,但不是以一种文化奴隶、文化自卑的心态跪着学习!而是以一种平视、以自信、自雄的心态学习借鉴,然后超越、引领。
 
  当一个诗歌大国,擅长以自己的母语模仿别的国家的语言写诗的时候,何谈文化自信、文化自尊?!!!这分明是文化自辱、文化自宫!!!事实上,中西自然地理、历史渊源、文化基因......均不相同,生搬硬套,盲目模仿,肯定不行。这就如同在小麦地里种水稻一样可笑!就如同按照欧洲的河流的含沙量参数来建设含沙量极大的黄河水利工程,导致最终失败一样!
 
  真正的诗歌大国、诗歌强国,是坚持自己的特色,海纳百川全人类的诗歌,萃其精华,自我创造,自我升华,自我超越,最终将自己的诗学精神向全世界输出,如同汉唐。在这些诗学理念上,我和柳忠秧大体一致。
 
  诚如柳忠秧诗句:“傲对希腊映罗马,汪洋辟阖宇宙锋。”一言蔽之,他不服希腊罗马文化,不服欧美等西方诗人!他的言外之意是引领西方诗人!在柳忠秧眼里,西方文化、西方诗学不是世界唯一的标准,不是北斗,一样可以挑战。试问近现代以来,中国有几个诗人敢挑战西方诗人?无疑,柳忠秧是100多年来,中国文化自卑的阴云里绽放的一道光芒!他的观点对错姑且不论,他的诗歌成就姑且不论,仅这种自信的精神就足够钦佩了!这就是柳忠秧的胆量!
 
  柳忠秧的诗歌精神归根结底是一种狂。他的狂源于哪里?源于楚狂!
 
  楚狂是什么?是屈原问天,万星璀璨;是毛泽东问地,八荒苍茫!这是世界诗坛罕见的人类精神!
 
  楚狂是什么?是文化自信、是文化自由、是文化自尊!这是最可宝贵的人类文化的优秀基因之一!这种基因源于中国诗祖、辞赋之祖屈原——在自己的诗歌遭受质疑的时期,柳忠秧约洪烛、北塔等诗人专程去汨罗屈子祠祭祀屈原,他们要从中国诗歌的祖庭汲取自雄世界的力量。我也曾和柳忠秧约定,端午节到汨罗祭祀屈原,汲取大写的中国诗歌精神,可惜因为时间冲突,未能实现。
 
  “汪洋辟阖宇宙锋”。诚如柳忠秧的诗句,中国诗人应该以一种“楚狂”的精神纵横宇宙!——今天的西方诗坛不同样缺乏这种“楚狂”精神吗?所以,自信、自雄、自由的“楚狂”精神属于全人类!
 
  最后,还是以柳忠秧的诗歌作结:“身心只许汉与唐,善使风骨著文章。出自楚泽擎天勇,醉爱太白动地狂!把酒纵横千万里,百无一用徒悲伤!人间或有真君子,世无孤品柳忠秧!”
 
作者:屈金星
来源:文化财富网  
 
http://www.wenhuacaifu.net/a/mtsd/wczx/20181027/2276.html?from=timeline
 
新闻热线:010-85766585/010-85753668/18618415909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11032410号-5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6 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