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首页 > 散文 > 正文

郝丽萍:心中的原风景


心中的原风景
 
  作者:郝丽萍
 
  常常问自己,我还能回到你身边么?常常去怀想,儿时的村庄,是我心中的原风景,离开了这么久,我只想带着一丝暖意,立刻向你奔去,以解我窖藏多年的乡愁!
 
  小时候,我生活在内蒙古的西部地区巴盟,那里水草肥美,气候宜人。我家老房子后面有一片不足百米的小树林,是小伙伴们最美的去处,我们称之为乐园。每天下午放学以后,我把只装着语文和数学两本书的书包往家里一扔,便跑到了乐园里玩耍,虽然没有滑梯,秋千,摩天轮、过山车、海盗船,却也是没有悲伤和烦恼,到处弥漫着爱的味道的悠悠芳草地!
 
  乐园里有耐干旱的沙枣树、红柳树、杨树,每到夏天的时候,一丛丛和小伙伴们齐腰高的苦豆苗结满了串串豆荚,灰麻麻的连成一片,上面总是趴着软软的、胖胖的绿色大虫子,用手一触及就会让人发怵,女孩子是不敢捉的,男孩子总是借机讥笑女孩子的胆怯,而我为了证明比一般女孩勇敢,咬紧牙关,鼓起勇气捏起一只虫子,尽管一股凉气从头皮沁入手心,我还是故作镇定的将它放到了手袋里,继而又在小伙伴们的惊呼声中抓起了第二只、第三只……我的胆怯也随之消除了,我当时幻隐幻现的觉得那个场景像极了正在学习的小学一年级语文课本里小猫扑蝶的图片,我甚至认为那故事也应该发生在这片乐园里的。林子里还有生命力极旺盛、坚韧的碱草,绿幽幽的攒成一片,与苦豆苗穿行交织,形成一种集体的坦荡美,装点着整个乐园。我和小伙伴们总是在园中的草丛间捉蝴蝶、抓蜻蜓。我最喜欢捉的是小蜻蜓,它们不但比大蜻蜓更漂亮,而且总是落在不易被发现、和身体颜色极相似的碱草丛间,这种隐秘反而让我觉得更有意思,以至于不断地探寻,放逐,然后再追寻……
 
  大人们白天去地里忙农活时,我和小伙伴们总要在乐园里玩捉迷藏,累了的时候就仰卧在草丛里,太阳从树梢边斜射下来,我们眯起眼睛从树叶的空隙处向外遥望天空,偶尔有一架飞机在湛蓝的天空里滑下一条长长的白线,“快看,飞机!”孩子们欢呼雀跃,从树林里一直追出去,寻找那架逐渐消失在天边的飞机,我们是那么的惊喜,快乐。
 
  多少个傍晚,当启明星悄悄地淡出,大人们搬出凳子聚在一起纳凉,说笑谈天时,我们一群孩子在乐园里为了寻找北斗星的位置而争得面红耳赤,那时的生活环境虽然没有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物质及其匮乏,但是我们要比现在孩子的童年过得简单快乐。
 
  后来,我的学业越来越紧张,母亲总是在天蒙蒙亮的时候,软硬兼施的把我从被窝里拽出来,苦口婆心的劝我好好念书,而我在睡意困顿中回过神来迎着朝霞,无论四季风霜,寒暑酷热利用早晨别人睡觉的时间在乐园里背单词、记政治、历史,在那个千人万马挤独木桥,凭考学拿铁饭碗的年代赢得了来呼和浩特上学的资格。在我毕业分配,我们全家搬到城里后,我为自己和父母兄弟开启了另一种生活,我们在融入现代化城市的过程中渐渐远离了乡村,而乐园随着日益恶化的环境慢慢消失了,那片纯净的天空,没有杂草,没有脏污的净土,因为她的离去而愈显神秘,带着梦幻般的色彩,装点着我的回忆,让我魂牵梦绕。
 
  今年,过完年后,我们一家人回了一趟老家,追寻梦境中无数次出现的老房子,当乡村的轮廓依稀出现在眼前时,我浮想联翩,心也醉了起来。汽车一路沿着柏油路行使到了老房子门前,迎接我们的是从前买下老房子的那个外乡人,他现在是地道的本地人了,和我们介绍着村里近几年的变化。十个全覆盖后农村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现在的村人都富裕了,房后的那片乐园成为人们闲时跳舞和活动的场所,它和记忆中夏天里一望无际的麦田、冬天里干燥泛黄的草垛、傍晚时袅袅的炊烟,厨房里升腾的茶饭香味,孩童嬉笑打闹的院子,都成了附着时光气息的印记和成长最充实的证明。
 
  也许每一个人的心中都藏着一段古老而幽深的故事,或许,若干年后,只剩下回忆,悠悠的岁月也势必将一些东西改变,但我知道,那些关于故乡的情结却一直不会变,它扎根在我内心纯洁的角落,丝丝缕缕交织成水墨丹青,成为心中最美的风景!     

 
作者近照

作者:郝丽萍
来源: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