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微信

扫一扫,
或在微信中搜索
"作家网"
微博

扫一扫,
或点击直接进入
"作家网"
官方微博
QQ群

扫一扫,
或点击加入
"作家网qq群"
官方qq群

我来看荷,像看望另一个自己(散文组诗9首)

2017-08-04 21:40 来源:作家网 作者:夏花 点击:
0
A- A+

我来看荷,像看望另一个自己(散文组诗9首)
——内附私藏照

 
 
我来看荷,像看望另一个自己
 
作者:夏花
 
惊动
 
如每一个剧情。这样打开,然后承合转折。
如每一个剧情。镜头似曾相识
木栈道、青砖房,百亩荷塘
如每一个剧情。总要从碰撞和初遇开始
 
如每一个剧情。一群来访者,不速之客,使村庄热闹起来。不同的是,这是荷的村庄
诗人的村庄
小小的诗歌,将去惊醒百年沉睡的荷。
 
 
旧居
——老风书屋印象
 
一位诗人把旧居安放在母亲的家中,是对的。
 
晚风中,韩家荡像一只碧绿的子宫,摇晃着,隐忍着,进行着伟大的孕育。
孕育出美,出高洁,出坚韧,出深邃,出不朽不老的风……
每一场孕育都是伟大的。
一公里外的夹冲村,一千公里外的北京,都让它牵记。
 
母亲姓单,和孤单的单同字
而不同音。
 
 
晚风
——观韩家荡诗歌晚会记
 
晚风,晚风,俗套又不凡的意象
晚风,晚风,造物随日落升起的箫声
 
韩家荡的晚风,一场狂飙的朗诵。一群断了尘世念想的狂人
 
此刻,这人字巨大,挺立,呼吸畅快;傲然,任性,目光横扫人间
韩家荡的晚风是狂奔的语言,足以飞沙走石,却难免慈悲为怀
是一排排形容词,自己把自己的衣服剥开,赤裸相见
是一队队名词,扛着骨头方方正正。
是一系列动词,家、国、情,都在这晚风的撕裂中跌宕
 
犹未尽,意难平。韩家荡的晚风终于没有掉下眼泪
这一场晚风秀,余光和双手安静下来,抚慰着失魂的人,还魂的人,还有一池莲意。
 
莲意
——路遇紫珍妮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先秦的郑风,如今吹着吴越
遇诗则荷,遇佛则莲。我遇到紫珍妮时,她正在乡村的水面上小睡。
 
写着名字的胸牌,离她不远,也浮在水面,像一款跟拍的相机,又像递上的名片
使每一场路遇都不陌生。
也像她的谦卑,安然,享受微微的冷遇
论资历,她与荷同生共息;论来历,她有一个洋气的名字,暗示秘密;
这舶来的信仰,如何扎根在一片华夏的水域?
 
与荷相比,她少了几分烟火气。
莲子、莲蓬、莲藕,甚至根茎叶——浑身是宝的荷,是荷乡诗人眼中的庄稼,多少实用主义的妙义。
而紫珍妮,除了一朵小小的莲花,演绎一幅穿越之境,你,还能拿出来什么?
除了淡淡莲花茶香,在半空中虚拟出一座庙宇,也虚拟出一众善男信女……
谁在问:紫珍妮啊,还求着什么,这百无一用的美丽
 
莲子
 
手剥莲蓬的时候在想:下一颗,将是怎样一颗莲子?
 
一分钟的遭遇,足够一个诗人熟练这人间的技巧——
如果它通体白得晶莹、圆满,那么它是甜的,香甜、莹润。如一个不谙世事的婴孩
而如果,莲子长出了心芽儿,哪怕萌芽,亦或探头探脑的一小棵,再生出叶曼。
尽管深藏着。
都可能是苦的,涩的,人间至少从此顿感无味。
 
这区别恰好像刚刚舞台上,手捧莲花的娃娃,翻弹琵琶的女子,须发横生的男人。
韩家荡的生活也不例外,一直在悄悄地侵蚀。
 
诗人当做这终生的婴孩,妖孽般直觉。任谁咬上一口,都回以诧异的童真。
 
 
6.23,记忆
——参观阜宁6.23纪念馆并立新村
 
1.梦藕
 
留存记忆的方式有很多种。
一座城市,可以是一年后的纪念馆,记录片
一个家园,可以是废墟上迅速的重建
 
一个孩子,可以是母亲掀起他的衣服,向人诉说后背上龙卷风的烙印。
一个梦境,可以是孩子沉睡中重现的一双手,两双手,无数双伸出的手……
这荷乡的手臂,像沉默的藕瞬间伸出,汇集……
 
强有力的藕,被扒开的死神,众目热望下遁去的夭折
在荷乡,我们目睹了故事。
我们都没有要求和那孩子合影,甚至镜头也没想起暗暗拍下他。
这是诗人和记者的区别,相比追问和揭示,更尊重他者留白的权利,也包括尊重自己。
 
有一种记忆,要铭记,也要有忘记。
 
2.十个打鱼人
 
留存记忆还可以是这液晶屏上的滚动字幕
在更为强大的电子记忆中,总会有那么一颗细腻的原始的也粗犷着的微粒。
 
在仿佛将无限循环下去的捐款名单中
在从几百万到几十万到几万、几千、几百、几元不等的数字中
我看到“十个打鱼人”的名字,和他们的327元捐款
 
我看到莲子一样实诚的心,一共十颗
我看到莲叶的力量,它们无需具名,随便你称呼它们什么,它们是叶子,荷的叶,肩并着肩,就有了遮天蔽地的豪气
 
有一种记忆,在模糊中分外清晰。
 
 
望荷
 
荷花,就是夏天的花了吧?
我来看荷,像来看另一个自己。有红似白的皮囊,都是短暂的枉然,迷途的流失去。
那遥远丛中的红荷,岂是这一个苍白的人生所能企及。
仿佛要不停走下去的荷叶才最写实地表达了活着的大多数,荷花只在它无边法力下远远着,努力着,隐约着、挣扎着。
所见的美,皆为幸存。
所见的禅,皆为刻意。
 
因此我不指责一尊荷花的幸福,毕竟,我不知她的前生,也无法妄谈她的今世。
因此我不指责幸福本身,我对它的情感仅限于:当下。
事实上,我根本无法看穿荷花的幸与不幸。一朵,又一朵。
 
如果有幸熬过今天,到明天,入秋的花叶与荷叶纠结在一起,泥土一并拥抱了她们,零落者终成泥,这荷的静美与叶的静美,谁又能区分?
 
因此,我珍爱这荷花三天的热闹:第一天,初遇;第二天,恣意;第三天,不忍去。
韩家荡的荷花,诗人的荷乡与答案,我望过它了。
是望,不是忘。
 
 
题外:
 
再访志
 
滩涂成为我再访盐城的一大片理由。
韩家荡荷塘是盐城的乖女,滩涂是盐城神秘野蛮的庄稼汉
 
我必须用一双绣花的拖鞋,将他试探。
试出热度,三色堇、爱斐儿、语伞、娜仁姐沙丽底下的海风;
试出深度,灵焚、姜桦、李犁、李南姐海边对弈的迷雾;
试出高度,周所同老师望向海鸟舒展皱纹的额头;
还要试出未及和笑容:金玲子、映姝姐、布木布泰,萧风、亚楠、刘川诗兄,张瑜、笑嫣大苏小苏海天一线的匆匆相逢。
 
滩涂必须成为我再访盐城的那一大片理由。
成为经年的遗憾和蛊惑。
它野生的气息,深陷的泥沼,冲上岸边微物之灵性,全部发出一张网状的邀请——
下一次
 
                                         
致谢:
 
响水县政府、张集镇政府
单体球、姜桦、美琴、朱卫东
周飞、海燕、秀娟等等来不及叫上名字的江苏诗歌兄弟姐妹
                 
2017年8月1日 11:38
 
 
 
分享:部分活动照片三组——
 
1、韩家荡诗会
 
 




以上摘自《诗歌风赏》娜仁·琪琪格文中

 
2、一个有旧居的人
 
 






以上部分还是摘自《诗歌风赏》O(∩_∩)O哈!
 

3、难免臭美照

 
和李南姐,约好的每会必自拍


 
可以假装也来到滩涂了

 


与荷有约之种种

 

 
作者:夏花
来源:夏花诗社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4MzU1ODUxMw==&mid=2651426977&idx=1&sn=9d05f2a97b0bd48106c9e8f7fa4558d3&chksm=840999bfb37e10a98c20c5800982116c2429739a60c91e7b3e682cbb4f96408dd93f05e7d7b9&mpshare=1&scene=1&srcid=0803xxYEd2RSTV0xIQjCOc05&pass_ticket=JhmYHKNOt5i%2B8RFpZma1Zstkm0xUHgkl%2BcnYCrqZ61hj9GhH%2Bo5zuWnk%2F6NnCN1o#rd
 
新闻热线:010-85766585/010-85753668/18618415909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11032410号-5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6 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