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微信

扫一扫,
或在微信中搜索
"作家网"
微博

扫一扫,
或点击直接进入
"作家网"
官方微博
QQ群

扫一扫,
或点击加入
"作家网qq群"
官方qq群

江湖海的诗

2017-09-29 21:38 来源:作家网 作者: 江湖海 点击:
0
A- A+

江湖海2017年9月诗100首


 
《成长》
 
“季军江睿亚军游若昕”
全场安静下来
静静等待主持人宣布冠军
我的女儿茗芝
矜持地坐在人群中
这场景太熟了
不久前全市英语演讲比赛
宣布季军亚军后
主持人大声宣布:冠军茗芝
她缓缓站起
接受众人的注目礼
剧情何其相似
可主持人宣布:冠军李勋阳
女儿微笑着
向我招手,说要上厕所
来到会场外一侧
女儿说,爸比,我好难受
我轻拥女儿
这时有人路过,喊茗芝
女儿转过头
一脸微笑和人打招呼
脸转回来
仰头看我,眼泪盈满眼眶
可爱的女儿
已经学会在人前,忍住
失落和悲伤
 
 
《不仅仅》
 
女儿说爸比
去年我做错的那道
牛吃草的题
远远不止草在长的问题
大牛小牛
吃的速度不一样
好牛病牛
吃的速度不一样
公牛母牛
吃的速度不一样
勤牛懒牛
吃的速度不一样
活牛死牛
唉死牛事件是会发生的
草有毒呢
东边的草和西边的草
长速也不同
爸比,这可不仅仅
是数学问题啊
 
 
《醒醒》
 
汪峰和章子怡的女儿
叫醒醒
网友为这操心得很
不知章汪
是怎么哄孩子入睡的
说醒醒快睡吧
或快睡吧醒醒都会
让孩子懵圈
我想得更远一些
醒醒长大后
男朋友站在楼下大喊
醒醒,醒醒
这得惊醒多少梦中人
 
 
《夭折的外公》
 
姐姐的外公
在姐姐的妈妈没成年时
就死了
我的外公在妈妈没成年时
就死了
第一任女友的外公
在女友的妈
没成年时就死了
前妻的外公
在前妻的妈没成年时
就死了
妻子的外公死的时候
才二十五岁
据说是英俊的游击队员
被砍下的头
挂在村口的大树上
 
 
《疯子》
 
一个疯子,从废品店
抢走一架旧时钟
没有人追他。他拼命跑
好像要跑到时间外
时间外有没有他的父亲母亲
有没有一场可以
以一个手势关闭的大火
谁知道。一个疯子
他本不是一个疯子。一个人
加上一场火,再减去
父亲和母亲,就等于疯子
疯子一边疯跑,一边
拧着时钟。除了跑到时间外
还有这种补救的办法
时针回拨三千六百五十圈
父疼母爱的美少年
砸碎时钟,在时间的隔壁打盹
现在,他差不多要
跑到时间之外了,冷不丁
被自己的念头绊倒
重重地,一头栽在旧时钟上
 
 
《绝招》
 
犯颈椎病
天昏地暗人发麻
倒走
没有什么用
按穴位
作用也不明显
擦颈康灵
辣过后更加难受
忍无可忍
却又无计可施
大夜班
怎么继续下去呢
情急中
发起一场房事
气脉全通
疼痛消失满血复活
 
 
《中介》
 
父亲又打来电话
某某生日
你快打款两百
我遵命
来广东二十五年
父亲就像
一位尽职的中介
谁过生日
谁家迁入新屋
谁家得子
谁家子女升上大学
谁家殁了老人
父亲的电话必定打来
给多少
父亲也会报个准数
他说的人
有些我并不认识
经他说明
得知一律沾亲带故
或有恩在先
对此我有过微词
偶回故乡
获得帝王般的尊重
对父亲
平添三分敬畏
 
 
《小花蔓泽兰》
 
通常叫薇甘菊
名不起眼
菊科多年生草本植物
平滑多柔毛
花开得细细白白的
一点不招摇
它亲近大树小树
贴手贴心
整个儿交出自己的身体
不动声色
一分钟长出一英里
这小甜心
你发现它有害的时候
它已经
缠死一整座森林
 
 
《途中》
 
看见三条路
我走了左边的一条
我不知道
走在中间和右边的我
后来怎么样了
看见一个年轻姑娘
我没有带回家
可是我刚刚回到家中
还没有开灯
看到她眨巴着眼睛
 
 
《口语诗人的实诚》
 
时隔22年
和老总编重聚西湖
谈起
一位老同事
她问
他过得还好吧
“是的
他在天堂过得很好”
天堂的事
我哪里见过呢
所以
话到嘴边变成了
“十年前
他点燃燃气罐
炸死自己
同时也炸死了
他的老婆”
 
 
《马头山担架》
 
两根长竹竿
夹人
夹一个老人或病人
有时是孕妇
两根长竹竿颤悠悠的
像无形的老神
蹒跚在陡峭的山路
他伸出筷子
夹一块救命的肉
他必须
在终点前把肉夹住
喂进一张
名叫医院的口中
 
 
《不配》
 
有人当众羞辱我
你们写的东西叫什么东西
我平静回答
活的,有生命和灵魂的
吊诡的是
这梦中一幕重演在现实中
但是
现实中我只是笑了笑
因为我知道
活的,有生命和灵魂的
他们不配知道
 
 
《理想主义》
 
一个理想主义男
遇上
一个理想主义女
他们交谈
他们还没到交配的份上
就已在
交谈中到达高潮
 
 
《雪白和黢黑》
 
我停下来
一个雪白的女子
牵着
一条雪白的狗
我停下来
树阴下人行道笔直
我不知道
有点喜欢这人还是这狗
或兼而有之
直接事实是狗在拉屎
我在等
一只狗把屎拉完
如我所不愿
如我所意料之中
雪白的女人
牵着雪白的狗径自走了
两堆黢黑的狗屎
替他们站在人行道上
 
 
《尴尬》
 
三新村口
少妇边推婴儿车
边嚷嚷
宝宝快看爸爸来了
快叫爸爸
推车内的婴儿
突然间
把头转向我
嘴里
咿咿呀呀的
不远处
一个男人边拍手边嚷
宝宝宝宝
爸爸在这儿呢
可是婴儿
两眼只盯住我
三个大人
同时陷入尴尬
 
 
《空》
 
人世多空。一个人
掉进来,另一个人漏出去
挖陷阱的人
快找不到地儿了,陷阱
连起来。你看你看
这低陋的人世又矮下去多少
 
 
《总有不遵守会场纪律的人》
 
相差三秒
会场响起两个声音
主席台传出
“千万不能迷失方向”
座中一角
有人忙不迭关手机
他来不及了
手机清晰地响起
一个女声
“GPS现在为你导航”
 
 
《平面与斜坡》
 
它们在爱爱。顺着她的手指
我看见,一对蜗牛
粘拢在一起的,一对蜗牛
斜坡上还有多只
停留或爬行在浅细的草叶间
它俩已在平面上
它俩已找到大地这张大床
平坦的一段道路
喘息和叫床的声音,是我们
人耳无法听见的
对于易碎的事物,平坦的地方
恰恰是更可怕的险境
我想把它们移回斜坡时听到
要在高潮中死去
这是蜗牛的声音还是我的声音
要在高潮中死去
我的手已握在她的手中
 
 
《清洁工》
 
六十开外的清洁工
正在擦洗
大堂前的石狮子
擦洗得很慢
她太矮石狮子太高
站上凳子
才够得着石狮子的头
她的手
伸向石狮子的利齿
痉挛一下
我站在门口等车
也痉挛一下
 
 
《担心》
 
四十八路公车
阳光明晃晃照进车厢
铺满左排座位
不多的七八个乘客
一概坐在右排
车启动后三新村的胖妹
从我身边
移坐到左排的阳光里
其他几个人
齐齐把目光投到我身上
尴尬中
胖妹欠欠身子解围
“没有别的
我只是担心车子侧翻”
 
 
《不知为什么》
 
我住在一栋北方村舍
听说是内蒙古
饿了吃一些煮熟的玉米
渴了喝水或酒
尿胀就跑到房子左侧
简易的厕所
厕所周围是枝矮叶细的
野草野花
上面沾满白白的冰霜
我住了好些日子
但又不知具体有多长
没有任何电器
没有任何有文字的东西
一个南方朋友
过来陪了我整整三天
不知他怎么来的
更不知他怎么回去的
我也想回南方
可是走路穿过陌生的疆土
该走到什么时候
 
 
《纸包糖》
 
马头山到城里
七八里路
妈妈每隔七八天
就挑土特产
到城里的三角坪市场卖掉
买回食盐
或别的什么日用品
纸包糖
是必不可少的
我们姊妹
每人一颗或者两颗
从没三颗
我一般打开纸
舔一舔
又重新包好
这是我
有关童年唯一的
甜蜜记忆
 
 
《洋女子》
 
人行道上暴走
大汗淋漓
我掏出手机自拍
猝不及防
迎面冲来一个洋女子
对我吼
叽里呱啦的连珠炮
我听不懂
猜她以为我刚偷拍她
递给她手机
她翻看相册良久
将手机还我
临走时白我一眼
 
 
《生命依然是个哑谜》
 
电影星际特工之千星之城
女儿茗芝说好看
一句台词电光火石将我击中
“爱超越所有事物
比任何军队政府都强大”
这句话正好是
电影前的雪弟诗歌研讨会上
我振振有词说的
 
 
《像人一样生活》
 
我吃什么
小狗托比都眼巴巴看着
我不忍心
掰点分点给它吃
它学会了
吃苹果,梨子,香蕉
花生米
昨晚它想喝酒
它的爪子
不足以端起一只杯子
我拒绝了它
 
 
《孩子像在祷告》
 
星期六下午
步行街基督教堂
开门通气
预备第二天信众
做礼拜
教堂内空无一人
两个孩子
弯腰在门口捉蚂蚁
弯下的身子
正对着十字架上
钉着的耶稣
 
 
《和平年代的斧头》
 
我从电视剧看过李逵
杀虎杀人的两把
可能真比不上张大力这把
张大力用它砍树
更多时候用它劈树兜
我不知它
劈开过多少树兜
不知它
还将劈开多少树兜
如此锐不可当
劈开的树兜一定无穷多
可是有一天
张大力向李逵学习
用它劈了人
斧头从此有了新的使命
安止在证据室里
 
 
《岁月》
 
十五年前
开始轮值大夜班
值完一周
颈椎痛必定发作
十年前
一周值到一半
就发作了
五年前一进大夜班
即告发作
而今还没进大夜班
颈椎崩溃
 
 
《家园》
 
凌晨三点
一大一小两只
流浪猫
安静地睡在
家园
两个字下面
 
 
《地球被我锁在房间》
 
上大夜班
报道一字字把关
不允许
犯一丁点糊涂
代价是
报纸版面以外的事
全糊涂了
午餐用筷子舀汤
穿拖鞋
就往单位赶
出门时
居然是用钥匙开的门
仿佛进入
另一个带锁的房间
仿佛地球
早被我锁在房内
 
 
《耳目》
 
你看见它没有
都市里
市外大路旁
铁树
开着花的铁树
比树更高
比树更显得正直
你以为
这仿制树是种装饰
大错特错
它一身长满眼睛耳朵
叫耳目树
是恰如其分的
与之对应
人群中有一种
比人更高
更显正直的动物
也叫耳目
 
 
《细致的校对》
 
友人向我推荐
一个校对
夸他多么细致认真
我随手将一叠
诗会资料打给他校对
校正后的稿件
我看见苏小小变成苏小
江湖海海报
变成江湖海报
 
 
《明天会更好》
 
下班时间早过
他们仍在单位加班
我突发奇想
微信搜索附近的人
一下找到十个
网名叫明天会更好的同事
另有几个
签名档是明天会更好
我为之心动
他们和我一样艰苦
但是比我
更加热爱生活和命运
 
 
《回答》
 
我正编一部
新诗典惠州诗会诗文集
惠州有诗友
不厌其烦地向我发问
不写诗会行吗
写惠州的历史行吗
写我与惠州
深切的关系史用不上吗
我强压怒火作答
作为惠州的参会者见证者
如果不是
围绕这次诗会写文章
半个字都别拿来
 
 
《告别》
 
“我从没遇见这样的雨
这不是雨
是整座海洋从天空砸下”
说完这句话
我陷入比雨水更深的沉默
此刻
我应该从秋雨中转身
出现在
众人送别您的现场
但是我没有
时间悄无声息磨耗万物
和您一样
时间面前我一退再退
世界给我太多
包括这场未曾预料的雨
包括雨中
无处不在地晃动着的
您的身影
 
 
《掉头与转身》
 
坦儿松开我的手
双眼和嘴
同时变成O型
这时
我也看见了听见了
一个妇女
疯击我的房门
坦儿
跑上前大叫

你这是干什么
击门的手
转而揪住坦儿的衣襟

小骚货你快说
刚才
你是不是和这个
狗日的
从后门溜出去的
我走过去
用钥匙打开门
对妇女说
你看清楚我这屋
没后门
现在请你把你的女儿
带回家
说完我掉头而去
奔赴远方
二十五年过去
坦儿
你和你妈都还好吗
 
 
《变化》
 
女儿连任学习委员
我表示祝贺
“可是学习委员从四个
变成十六个
班长从三个变成十二个”
女儿平静地说
 
 
《心跳》
 
一个人走过来
我听到
他的胸腔内
叮当叮当
响着金币撞击的
声音
 
 
《谁吵谁》
 
午间
我在床上午休一会
女儿做作业
睡前我说宝贝别吵爸爸
女儿说好的
我正担心爸爸吵我呢
 
 
《牙刷》
 
女儿发现
我的牙刷毛快掉光
仍在使用
夸张大呼爸比呀
你的牙刷
将来会影响我的幸福
你的女婿
会被这牙刷吓跑
不过呢
我会将这牙刷
当传家宝
将来对我的孙子说
这把牙刷
是你奶奶她爸爸
用成这样的
 
 
《疑惑》
 
“江兄
你的字比你的诗强一百倍”
这条信息
大学时下铺兄弟发来
怎么可能
大地和大海可以比一比宽度
玉帝和皇帝
可以比一比仁慈
诗和字
强度怎么比较出来的
一百倍
又是哪台计算机算出来的
 
 
《好姑娘》
 
好姑娘有一颗两颗
小雀斑
小雀斑让好姑娘更好
更好的好姑娘
让小雀斑照亮得美极了
你看不到
你就是一个坏东西
 
 
《恐怖》
 
一个楼道
好几十户人家
哪家装修
都像隔壁家装修
电钻声
钻进好端端的梦
搅转几下
将人蔫颓地搅回到
现实中
长年夜行昼伏的我
十年熬到
最后一户人家
装修完毕
恐怖在于今天上午
有人
启动第二轮装修
 
 
《沧海桑田》
 
一尾鱼
吃得只剩下鱼骨架
我还没晃过神
我还将一根根鱼横骨
看成一行行
现世新闻报道文字
这个包厢
明记餐馆不大不小的一间
二十二年前
是我审签版面的办公室
那时我担任
惠州晚报总编辑助理
 
 
《鼻涕菇》
 
一场阵雨
隔不了三五分钟
青石板上
长出青黑的厚厚的一层
这是上帝
给饥饿的马头山人
无偿的馈赠
各家各户一篮篮捡回
顺路采把野葱
没多久就炒出一锅
美味佳肴
马头山荒年没有饿死人
鼻涕菇
可以记上一功
几时起
马头山的青石板
马头山
有命有魂的青石板
没剩几块了
马头山仅存的青石板
豪雨浇灌三天
上帝也不肯再赐给丁点儿
鼻涕菇了
 
 
《睡着的鱼》
 
天刚蒙蒙亮
我发现
池塘边的浅水区
一条草鱼
一动不动卧在泥上
第一次
我看见鱼睡着了
是这样子
我蹑手蹑脚从一旁
绕到水深处
再悄悄折转回来
一双手
飞快探入水中
鱼被抓住
成为当天中午的
盘中餐
那年我十岁
那条鱼
一直活蹦乱跳的
在我身体内
它再也没有入睡过
 
 
《怪贼》
 
窃贼撬开门后
麻利地
把女主人绑住并封住口
从冰箱
取出牛肉猪肉解冻
美美地
洗了个热水澡
穿上
男主人的衣服
炒两个菜
启开一瓶名贵的洋酒
喝到大半夜
这才逐房搜出现金
珠宝古董
黎明前扬长而去
 
 
《确认》
 
步行路过
妹妹家的楼下
见一个人
在路边买水果
侧面看
像妹夫温振儒
小温他
急病去世已三年
我还是
折回好几步停下来
确认他
不是温振儒
 
 
《共同的亲戚》
 
不知咋的
我突然出现在重庆
陪着我的
有二月蓝李文武黄海蓉
他们说
有一个共同的亲戚
马上到重庆
但没有人有时间陪他
让我带到惠州
我二话没说一口答应
然后才想到
我也没时间陪这位
共同的亲戚
我总不能让他天天和我
一起熬夜班吧
 
 
《颜色*革*命》
 
女儿茗芝的好友
和同学吵架
回头喊茗芝帮忙
芝芝快上来
给她点颜色看看
茗芝拿本书
慢悠悠地走过去
一页页翻开
边翻边说请看清楚
这个是红色
这儿有绿色和紫色
吵架的同学
同时哈哈大笑着
一场干戈
就此化为玉帛
 
 
《三天好时光》
 
新来的饲养员
将纯酒糟
一古脑儿喂食酒厂的
大肥猪
酒厂总共五头猪
全醉死了
那时我上高中
食不果腹
和同学梅文华
蹭住酒厂
饱食三顿猪肉
犹如做了
三天全人类的帝王
 
 
《蚂蚁》
 
强身,健骨,壮阳
我记得没错
他亲自写下六字广告
为他的蚁力酒
杀死多少亿只蚂蚁之后
他的蚁酒厂
因为滞销而倒闭
我看过厂房
爬满大大小小的蚂蚁
他死于爬山
摔倒后不为人知
被发现时
已被蚂蚁层层裹住
 
 
《国际影响》
 
外教上英语课
好些同学叽叽呱呱
茗芝站起来
大声说同学们安静点
别造成国际影响
 
 
《义务翻译》
 
外教不怎么懂中文
同学们
又还听不懂英文
有什么办法
女儿说我只好自告奋勇
当义务翻译
 
 
《质数》
 
沉迷于数学的女儿
读到
树上鸟儿成双对夫妻双双把家还
补一句:偶数
读到剩下那一个孤单怪可怜
䃼一句:奇数
读到二月春风似剪刀
补一句
哈哈,最小的质数
 
 
《冲动》
 
女儿说下雨天
坐在教堂
有一种按捺不住的冲动
想大声唱出
那首《我的太阳》
 
 
《海滨别墅》
 
样板房太漂亮了
太精致了
以致于在风和日丽的午后
他一冲动
倾一生所有二千万
买了下来
台风五连疯后
三层别墅
变成三层游泳池
 
 
《笑》
 
听见一个
没有底线的垃圾
大声喧哗
“我是多么真诚
多么安静”
笑点不低的我
还是
忍不住笑了
 
 
《踩尾巴》
 
马头山人
警告无事生非的人
就一个问句
我踩了你的尾巴吧
作为马头山人
来到远离马头山的
罗浮山下
还是免不了踩痛某些
人的尾巴
 
 
《景象》
 
创建微信群的人
弃群走人
列在其后的普通群员
自动升为群主
好些人自己并不知情
有的一见
匆匆撂了挑子
 
 
《所谓沉浮》
 
听说
好货沉底
看到
渣滓沉底
当然
时不时
看到
沉渣泛起
 
 
《活在人间》
 
屈指一算
母亲活在人世的日子
正好是
我今天活到的日子
母亲死于意外
想起母亲离开的时候
对生活对亲人
像我现在一样充满留恋
我忍不住
和天地这个容器
一起痛哭
 
 
《艺术未必源于生活》
 
女儿说不知咋的
我写小说
写着写着就写到爱情
更奇怪的是
写着写着写成悲剧
我是一个
多么幸福的小女孩呀
 
 
《与妻书》
 
你不厌其烦劝我
谦虚一点
老公你再谦虚一点
老婆
你当然真为我好
可是老婆
你是要一个骄傲的老公
还是虚伪的老公
 
 
《鹅岭北路》
 
我哼着歌
沿鹅岭北路行走
路旁
算命先生微笑
向我招手
我悠悠然走过去
放下
身上仅有的十块钱
对他说
亲爱的我和你
一样快活
你说我还会有什么
后顾之忧吗
说完他和我同时
哈哈大笑
 
 
《历史挂在眼前》
 
爱人的外公
头颅被敌人砍下
挂在树上
七十多年过去
每一次
我经过一条龙村
都会朝
传说中挂人头的老树
望上几眼
看看外公的头
是否
还挂在那里
 
 
《不生气》
 
新浪微博上
一个叫天边孔雀的陌生人
骂我跳梁小丑
我儿子在巴黎看见了
发来信息
爸爸 ,有人对你口出恶言
你不要生气
至少儿子理解你
我回
儿子放心,爸不生气
又对自己说
管他天边孔雀身边孔雀
哪天碰到
我会开心地把它的毛
拔得光光的
 
 
《李白》
 
李白向我提议
大家出面
开个茗芝作品研讨会
我回
不急不急
李白
来惠州二十年了
认识我时
尚是一小女孩
 
 
《对不起》
 
猫露出
亲人般的眼神
一点不像
第一次与我相见
于是
我对猫说对不起
 
 
《热爱生命》
 
由于近年来
我参加的告别仪式
都是死别
所以我把版面上
实为生离的
几处告别改成话别
 
 
《诗坛》
 
为什么
那么多写死诗僵诗的人
以为自己
写的才是诗的主流
另有一众
诗评家紧抱他们的臭脚丫
说来很简单
他们的饭票和钱袋子
牢牢拴在
他们叫诗坛的太平间的
死尸僵尸上
 
 
《命运》
 
一棵树
被人从山中砍倒
打成棺材
装上死人又埋到山中
可能
它又长成一棵树
更可能
和死人一起烂掉
 
 
《发现》
 
栩栩如生的根雕
一只豹子
挺出一条生动的阳具
母豹并不在场
这是我与别人不同的
一个发现
 
 
《瘦警察》
 
陈澄送我回家
前头发现一名警察
拦停一辆车
却是刘明霞的车
一番争执
警察拿出一幅手铐
将自己的左手
和刘明霞的右手铐在一起
接下来
出现匪夷所思的一幕
瘦小的警察
被刘明霞直接牵回了家
我瞬间梦醒
 
 
《老孔》
 
老觉得老孔
像某个我认识的
人物
老孔表演山东评书
老孔又表演
一位已故大人物的川普
为聚会助兴
老孔和我相识二十年
直到有人说出
老孔是孔子第七十三代孙
我才恍然大悟
他像小学教科书上的
孔子画像
 
 
《三文鱼》
 
朋友餐桌上
我吃下
几块生的三文鱼
而后
才看到简介
三文鱼
又叫大马哈鱼
从大海
回游千万里
经险阻
抵达故乡的江河
交配产卵
随即精尽命亡
我吃的
大抵是回游的
三文鱼
还没有回到故乡
更没有做
生平唯一的爱
如此想着
我身体里开始
翻江倒海
 
 
《放心》
 
女儿茗芝回忆
两年前广东小学生
现场诗赛
是什么样的情景
女儿说
同桌的高年级女孩子
瞥了她的诗
轻声说你写的啥呀
茗芝不服
瞥了一眼她写的
绿油油
郁郁葱葱的
心想
哈哈这下我就放心了
 
 
《不在乎》
 
老婆说
我老公写的字
是世上
写得最好的
所以
我一点也不在乎
世界上
号称写字最好的人
给我的评价
 
 
《回复》
 
新世纪诗典
今天推荐惠州诗人光头
一首超好现代诗
网名为塞北有烈马的人
在诗后点评
“这也算诗吗? 嗯,不算”
我马上回复
“你也懂诗吗? 嗯,不懂”
 
 
《认识》
 
10年前
我认识陈诗歌
5年前
我认识孙小说
我想
明天我该认识
李散文了
 
 
《失败书》
 
家中长辈
变成老人之后
很快成为
骗子瞄准的对象
请喝早茶
请市郊农场半天游
请免费体验
身体检查和器械理疗
每当老人
对骗子赞不绝口
我就适时
摆出活生生的案例
还策划报道
又把报纸交给老人
不得不承认
我彻底地输给了骗子
老人两万买下
号称可磁疗的泡沫床垫
又六万买下
一堆发热电阻组成的
全科治疗仪
我担心骗子骗坏
老人的脑袋
这些玩意又折腾坏
老人的身体
 
 
《感谢》
 
许晓鸣半夜发朋友圈
“我知道在等死
因此每天早上起来
我都会
很高兴地仰天长笑感谢
上帝,我还活着”
我悄悄加上:感谢上帝
我会回到他的身边
 
 
《失败》
 
我乐意
做一个失败者
任何回合
我乐于看到你们胜利的
喜悦
 
 
《梦中》
 
三小时。我在一座森林中
住满三年。恋爱
写诗。我没记住一张爱过的脸
没记住一行写下的诗
我走出丛林,遇见似曾相识的人
三五个,疑为老友
却面含陌生的肌纹和笑意
我能够想起的人事
接近于无。他们真的来过么
站在生疏的旷野
清晰的,仅有一个执念
我是宇宙的复制品
貌似盛大容器,实为诡秘漏斗
 
 
《云淡风轻》
 
取一个鸡蛋
他们
又杀一只鸡
可是
他们没取到鸡蛋
他们杀的
是一只巍然屹立在
东方
十八层地狱的
雄鸡
 
 
《葡萄园》
 
马头山连绵百亩
山坡地
辟成葡萄园
秋深了
马头山的葡萄熟了
亲爱的葡萄
光鲜欲滴生机盎然
葡萄园正中
有座微凸的孤坟
坟中躺着
村里倔犟的老头
他生前
用三两至半斤老白干
从我父亲手中
换取这片葬身之地
那时候
还没有葡萄园
 
 
《从前》
 
后来的事
我也不知道了
写完一首
边写边忘的诗
我就
返回了人间
 
 
《巨泪》
 
毫无征兆
我又想起我的大舅
他走了好几年
他当过军官钻过窑洞
可是现在
他满身的传奇
我一点
也想不起来了
我的母亲
意外辞世之前
大舅
弯腰站在遗像前
我回头
看见从大舅的双眼
掉下
水晶球状的泪珠
那是我
有生以来仅有那次
见过的
奇特的巨型泪珠
 
 
《天空是我见过的大广场》
 
看见雁阵
我好久没看见雁阵了
大雁们
飞成一字或人字
都显得单调
我喜欢乱飞的不知名的鸟
它们仅像
一群标点符号
我就想
神又在做大文章了
但只让我
看见标点符号
 
 
《纺织厂》
 
关家脑一带
从前有家纺织厂
一道大沟壑
将纺织厂隔在城边
一定是
纺织厂女工太多
厕所太少
有人在后墙外草地解决
这是沟壑的一面
另一面站着不良少年
用望远镜偷窥
我没有用过望远镜
当年
我看见的白屁股
现在已经
变成一座座白洋房
 
 
《深夜赏古画》
 
赏古画之前
我沐浴
家人早早睡了
沐浴后
我懒得穿上衣服
站在画前
灯光从右边来
古画上
唯一的一块阴影
由我沐浴后
新鲜的阳*具投下
 
 
《芳邻旧事》
 
我爱看笑话
我的邻居表示不爱看
有个笑话
讲有人把大桶改成脚盆
赚个蒸笼
把长通衣改成短衣
赚条裤子
把女人改成男人
赚根阳*具
我的邻居当爹三年后
把自己改成女人
长衣改短衣赚裙子的事
貌似也干过
还没看到他改动大桶
我就到了远方
 
 
《梦见》
 
演讲的斯*大*林
遇刺倒地
众护卫身着金色制服
无一上前
悲伤地站在原地唱一首
我听不懂的歌
我目睹了整个过程
一点也没想
我怎么会在现场
 
 
《荣誉榜》
 
他们让我
将个人出版的图书
报过去
他们要登在荣誉榜上
我照做
算起来我出版了
27本书
今天我看见荣誉榜
满满一页
我细细地数了数
正式出版的
刚好也是27本书
但是
没一本是我的
如果有我
我独占满满一页
很不协调
 
 
《晕血》
 
演狗血剧的演员
会晕狗血吗
其实这不是什么悬念
我不止一次
看到不止一个人被
自己的血晕倒
 
 
《五千人消失》
 
我的微信突发状况
五千微友
悉数不翼而飞
我搜家人
一个名字也没出现
亲朋好友
同样搜不出任何一个
是我走丢了
还是他们抛弃了我
我甚至怀疑
从虫洞我漏进了别的时空
我慌得不行
却全然无计可施
半天过去了
五千人依然不见踪影
后来关机
删掉微信再重装
半小时后
他们好像从上帝的会议室
散会归来
很快坐满我的空间
 
 
《神迹》
 
重装微信后
我昨天解散的同事群
赫然重现
群内信息快速走动
犹如神迹
我狠狠掐了一把自己
确定不在梦中
通过指认事物自我判断
我没有神经错乱
已派往各县区的同事
是否明天一早
重新齐聚会议室等候我
继续上培训课呢
我渐渐变得恍惚起来
忙往群内加人
系统提示操作失败
重又减人
系统仍提示操作失败
再看群内
大家你追我赶聊的內容
全是两天前的
 
 
《奇异事件》
 
我负责的民生新闻
突遭撤销
我将同名微信群聊解散
删群退人后
匪夷所思的事出现了
每次重新登录
民生新闻都赫然在目
每次显示的人员
少则100余人多则499人
是否意味着
平行宇宙真的存在
不同的时空
显示着不同的存在状态呢
我有些惶恐
因不知是谁以什么力量
在向我昭示
 
 
《感谢》
 
群发节日问候信息
亲友们
大都随手一回
仅有一人
打电话来表示感谢
“谢谢你呀
我看到你发来的信息了
只有你
给我发了信息呢”
通完话
我查看来电者的名字
叫江小兰
是我采访过的一位
盲人按摩师
 
 
《我们几个》
 
竹林边的清溪中
几尾鱼
怡然自得游动
真好看
真个儿自由自在
我们几个
对小鱼们赞不绝口
午餐桌上
上了几尾小鲜鱼
真新鲜
真个儿好吃极了
我们几个
依然赞不绝口
 
 
作者简介:
江湖海,曾用笔名银波,中国作协会员,新诗典诗人,葵同仁,唐名人堂成员。1979年起发表诗歌1000多首。诗作入选百余种选本。出版诗集13部,散文随笔集6部,诗人访谈录1部。获新世纪诗典李白诗歌奖铜诗奖、深圳第一朗诵者最佳诗人奖、广东有为文学奖诗歌奖、凤凰诗社年度诗赛冠军等多个奖项。作品被译为英、德、法、韩等多种文字。现居广东惠州。
 
作者:江湖海
来源:江湖海诗人驿站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xMTgyNzE3Mw==&mid=2247483982&idx=1&sn=ed3922f5f9100f8d337d6a69506bdae3&chksm=9bba60c4accde9d28b997ce69610c50ffe440e5f3de848a95da16ca007b74a506d4f9d8d0f70&mpshare=1&scene=1&srcid=0929balebylQVVzeETEjTmsq&pass_ticket=h47ebanV8VOp0fwqO%2F2ct6TrXGFAJbbO%2FEw%2B%2B5TjHGLmFxj%2BOjTDlg8B0m7tCUih#rd
 
新闻热线:010-85766585/010-85753668/18618415909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11032410号-5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6 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