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微信

扫一扫,
或在微信中搜索
"作家网"
微博

扫一扫,
或点击直接进入
"作家网"
官方微博
QQ群

扫一扫,
或点击加入
"作家网qq群"
官方qq群

纪念:江一郎的诗

2018-02-05 14:08 来源:作家网 作者:江一郎
0
A- A+

诗藏阁诗人自选:江一郎的诗
 
 
江一郎,1962年12月生于浙江台州。诗歌作品散见各文学刊物。2000年参加第16届青春诗会。2003年获首届华文青年诗人奖。2009年获诗刊社“新世纪十佳青年诗人”称号。2014年获《人民文学》年度诗歌奖。著有诗集《风中的灯笼》《山地书》等。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江一郎自选诗30
                                    
玻璃终于碎了……
 
玻璃终于碎了
有裂痕的玻璃,在起风的夜里
终于哗的一声碎了
天明起床,我见到碎片,那碎片
像残肢撒落一地
昨夜一声尖叫
如同闪电消逝
终于碎了,一块碎了的玻璃
在破碎之前
有着怎样揪心的隐痛
又在巨大的忍耐中
坚守着什么
现在碎了,它放弃了
或许痛苦太深
或许到了该放弃的时候
这样一块玻璃
我不知道该为它难过
还是为它庆幸
它碎了,在起风的夜里
松开自己的生命
 
树上的钉子
 
天知道何时砸进去,砸得那么狠
如果不是裸露的一点痕迹
谁能看出,这棵苍老的大树
体内藏着长钉
寒光闪闪,进入的一瞬
该有多么迅猛
闪电的撕裂,也比不上
被它刺入的剧痛
在最深处,一枚钉子潜伏下来
并用白亮的牙齿
咬紧树的一生
时光流逝,钉子或许已经锈死
这样的钉子,如何除去
只能让它留在命中
痛到不能再痛
就是死了,僵硬的身体里
还扎着,锋利,尖冷
 
雪为什么飘下来
 
明明知道飘落的地方不是干净的
为什么一片一片飘下来
难道她们不怕弄脏身子
难道她们愿意弄脏身子
这些天上的雪花
那么白,那么纯粹
但没有谁比她们更傻
飘落在遍地泥泞里
除了被踩灭
除了被吹散
除了在泥泞里
被黑色的泥泞吞尽
又是一年冬天,下雪了
雪花留在空中的舞姿
美得让人心碎
可是她们飘落了
再飞不起来
难道她们不懂什么叫后悔
难道她们来到这世上
为了变成肮脏的
冰凉的泥水
 
午夜的乡村公路
 
在午夜,乡村公路异常清冷
月亮的光在黑暗的沙粒上滚动
偶尔一辆夜行货车
不出声地掠过
速度惊起草丛萤火
像流星,掉进更深的夜色
这时,有人还乡,沿乡村公路
沉默着走到天亮
也有醒着的村庄,目送出门的人
趁夜凉似水
走向灯火熄灭的远处
 
两只刺猬
 
不清楚这是哪一档节目,打开电视时
我就看见两只刺猬,在高速公路
深夜的高速公路
幽暗,寂冷
而此刻,一束强光照着两只刺猬
其中一只已经被车轧死
只是,另一只好像并不明白
它低着头,用鼻子不停地
触碰,似乎那只刺猬
不是被轧死了,是累了
趴在地上不走
它用鼻子不停地触碰,一边吱吱叫着
一定在喊那只刺猬
起来吧,走喽
身边不时有车掠过
挟带静夜的轰响
那束照亮刺猬的强光,缓慢地移动
时光跟着变得缓慢
我在想,躲在暗处的摄影师,为什么
不赶走那只活着的刺猬呢
他如此真实地拍下一只刺猬的死亡
和另一只刺猬的悲伤
究竟为了什么
这时候,一辆载重卡车突然冲过来
声响大得惊人
等车过后,那只死刺猬还在
另一只,却不知去向
很快,落地的强光离开死刺猬
往漆黑的路面寻找
可是,空旷的高速路上
我什么也没有见到
那只刺猬,仿佛被载重卡车带走
又像冷夜的风消失
 
卡萨布兰卡酒吧
 
我常常去卡萨布兰卡酒吧
不是为了听歌,而是那里有个女鼓手
像一匹来自非洲丛林的母豹
击鼓时,几近颠狂,仿佛
击打的,是她自己
也是所有人,渴望被击碎的
巨大的沉郁,与孤独
 
到哪里去找这样的爱人
 
曾经,梦见一个女子,跟随我四处流浪
我们走过城镇,村庄
已经身无分文了
已经饥肠辘辘
走至一条大河,几乎昏厥
但我俩搀扶着,挪到河边
一起蹲着喝河水
河水湍急,却能听见彼此
吞咽的声响,她埋下头
大口大口吞咽
我的泪,悄然涌出
落在冰凉水面
等站起身,朝寂寥的乡野走去
我们脚步踉跄,暮影里
如同一对酒醉的人
梦醒,才发觉我不曾看清她的脸
因此,茫茫人世,这个
陪我喝河水的女子
我竟无从寻觅
 
乡村
 
多年前,我见到一个女人被绑在一棵树上
绑她的人已经走了,几个孩子
朝她扔石子,泥巴
她的头垂至胸口,碎裂的衣服后
露出半只奶子,刺眼的白
太阳毒辣,她没有哭
也许先前哭过
石子砸脑袋上,也不见吭声
好像昏死过去
这是谁的女人
为何被绑树上
我赶走孩子,取一瓢水喂她
抬头时,她睁大眼睛瞪着我
眼神,冷如刀尖,闪着
仇恨的光亮,似乎
绑她的,是我
我不寒而栗
四周无人,野地孤寂
但我并没有为她解开麻绳
因为这是一个陌生的村庄
而我,不过一个路人
 
遛狗记
 
通常,我会在草地,与那个女子相遇
她带着一只棕色博美
我带着一只雪白贵宾
两者皆为雄性
一见面,两个小家伙便搂抱着
异常亲密,仿佛一对好兄弟
耳鬓厮磨的同时
不忘窃窃私语
我站在一边
那女子也远远站着
任由它们在草地
撒欢,追逐
快一年了,两只面貌迥异的小狗,好像
变成一只小狗,活在
各自身体里
但我与那个女子,从未互通姓氏
至今那么陌生
在草地,两个人漠然站着
并非拒之千里
却很少交谈
在她脸上,有天生的冷艳
而我,有孤傲之心
 
我本孤傲之人
 
那日下午,独自一人坐于路边发呆
一个孩子走过,又回到我跟前
掏出一枚硬币给我,愕然
之余,想起自己头发蓬乱,长须灰白
神情,也如此落寞
不由悲从中来
但我并不觉得那是一种羞辱
只是往日里,我极力修补
生活,依旧漏洞百出
却从不曾接受一个孩子施舍
我将硬币抓在手里,不忘
对他说声谢谢
而当我细细打量,更大的
悲凉刹那涌遍全身
忍不住一阵战栗
跟前的孩子,衣衫褴褛,脸蛋肮脏
居然是个可怜的小乞丐
望着他善良的眼睛
我不能不相信
自己,原本就是一位潦倒的
乞讨者,苟活人间
 
秋风饥饿
 
天气越来越凉了,那些紫黑的
浆果,还在静静做梦
但秋天的梦
何其短暂,空寂
 
林子深处,隐匿多年的狼
复神秘出现
但我从未遇见
 
只有落叶被霜粒踩过
留下泛白的爪痕
只有秋风饥饿
低嚎着,摇撼林木
 
又披着野狼的灰袍
在幽暗的天光下
奔下山坡
 
我的老家,再无动物凶猛
 
狼已经灭绝
虎豹也不存在
在老家,漫游山中,我见到的走兽
不过一些刺猬,黄鼬,以及
一些狸子,兔子,偶尔
见到獾,或猹,月光下跟着一群野猪
来到瓜田,但人一出现
便惊叫着四散而去
化为凉夜迷雾
更没有见过传说中的狈
长着一张婴儿脸
骑狼而行
山林,愈发茂密,只是月亮地里
我做不到像梦游者,梦中点灯
走得无知无畏
我还有些害怕,那是
我的孤独,人类豢养的
一个古老的物种
 
穿墙记
 
在法国某小镇,有位异人,拥有神奇的穿墙术
他首先戏弄可恶的上司,骇人的
脑袋,从墙壁露出来,时而
咳嗽,时而狂笑不止
终将其送入疯人院
接着,频繁出没国家银行
窃取金币,分赠穷人
再后来,他只对偷窥感兴趣
仿佛每道墙后皆有秘密
或有什么力量在召唤
某个深夜,他离开一户人家,穿墙
之际,法术却突然消失
身体从此留在墙内
这是多年前我读过的一部小说
但我想不起小镇名字
也忘了作者是谁
如果哪位朋友知道
不妨告诉我
我想去那小镇,将耳朵
贴在墙上,听听
那异人,是否还在
轻轻叹息
 
在勐阿
 
那年,在勐阿,一位占卜者替我摸骨
继而,抛出两块龟壳
蓦然间,神色突变,疾步离开
他看到了什么
龟壳还在地上
古老、神秘
他肯定看到什么
并因此惧怕
我非迷信之人,却莫名惊悚
那年,边城阳光宁静
映照着竹楼,林木
但我的体内灌满冷风
几日漫游,人变得恍惚
我对命运茫然不知
而那个诡异的占卜者,仿佛
在我的未竟之旅
变成更诡异的卦象
让我忧心忡忡
 
异人传
 
他说他常常遭遇鬼魂,这怎么可能
但他言之凿凿,不容人不信
他说那些鬼魂,之所以找他,并非
害他,是有求于他
而他恰恰是唯一看得见鬼魂的人
他说到一位高空摔下的油漆工
儿子每夜哭着睡去
因为玩具小熊丢了
那小熊就掉在车座底下
还提及一位死于车祸的老妇
一封留给女儿的信,被风
吹至床柜与墙的缝隙
女儿始终不曾读到
他继续告诉我,一个青年
相约与恋人私奔
却滑落河岸,溺水而亡
尸体至今在河里
恋人含恨远嫁
请求得到原谅
他先去幼稚园见那个男孩
再去老妇家里
最后坐长途客车,寻找那女子
一直跟随他的鬼魂,瞬间
消失,从此再没见过
他说人死了,如果还有遗憾
亡魂不会离开人间
他说感谢上苍,让他拥有别样的眼睛
他说这些孤苦无依的鬼魂
有时,就像他的亲人
 
火车慢慢开走了
 
我已经下车了,火车
却没有急着离开
它静静地趴在那儿,似乎等我回去
一扇扇窗口,恍若眼睛
凝视我的背影
又像墨绿的身体,突然间
长满嘴巴,喊我
其实,我多想让它带我继续走啊
去浮云的天边,去
很远很远的地方
但我已经下车了
沿途风景,悄然散尽
我走远了,走到玉米地边上
再回头,火车慢慢开走了
它一阵低咽,全身震颤不已
它就这么低咽着
这么震颤着
慢慢远去
而我,怔怔地站在玉米地前
凉风吹过,身后玉米叶子
唰唰,唰唰唰响
 
西
  
西行的路上                                     
我赶上一个朝圣的人                                    
他用额头走路                                   
我让他上车,他摇摇头                                   
说,你的车到不了那儿
 
老了
                                    
老了,牙齿没了
没牙的糟老头和没牙的老婆婆
让我们走吧,到乡下去
在有山有水的乡下,买块好地
种什么都行
什么都种不动了,让它荒着
草愿长多高就多高
花愿开多野就多野
这是我们的地
老了,走不动了
去溪边坐坐吧
流水叮咚,多少美好的人与事
就这样被它带走
要是你有点伤感
我陪着一起伤感
要是你怀念初恋
我们相拥着怀念初恋
用没牙的嘴再一次亲吻
老了,都老了
天上的风吹去流云
像吹去从前的欲望
暮色徐徐降临,亲爱的老婆子
我要挨着你睡了
如果死了,你不要摇着我的尸体
哭到太阳升起
将我埋了吧,埋在
自己的地里,并恳请
土地将你也收去
我们一生热爱土地
死了,就让我们的白骨
赤裸裸地搂着
一万年,还爱着
 
山中一夜
 
很遥远了,甚至想不起哪座山中
只记得那是秋夜
风若有若无,树梢上的星光
像冷霜闪耀
我点燃火堆,火光里
周遭林木似在漂移
又冥寂无声
后来,一条灰色的猎犬悄悄走近
竟然趴在我身旁
天亮了,才离开
下山途中,一位猎户告诉我
也许是一匹野狼
说得我后背湿冷
但我还是相信,那是
一条迷失的猎犬
在我露宿山野的时候
有着一样的落寞
一样的孤独
 
秋日
 
早年的一个秋日,我在乡间等车
与我一起等车的
还有一对母女
几小时过去,车始终没有出现
风愈来愈疾,西斜的日影
薄凉一片,小站四周
更其空蒙、清寂
我说走吧,车不会来了
迟疑片刻,年轻的母亲默默点头
我抱起女孩,顾自走在前面
又不时放缓脚步
路上,我抱紧女孩,将脸
贴着她的小脸
这小家伙,在我怀里
慢慢睡着了
呼出的气息,给我
麻醉般的沉静
走着,走着,月亮升起了
而那时,我只是单身青年
却形同一个好父亲
 
听马尾说起一条狗
 
已经被遗弃,被丢于数百公里之远
某荒僻山村
半年后,居然再度出现
低咽着抓门
没有人知道它如何回来
途中,历经怎样磨难
骨瘦如柴的身体,伤痕
累累,毛发几乎脱尽
泪汪汪的眼睛,却含着
归家幸福的光泽
只是它并不曾想到,等着它的
不是愧疚与怜悯
而是一阵棒打
之后很多天,一次次走近,摇尾
乞怜,又一次次被逐远
但这条丧家之犬,仍不愿离去
昼夜,蹲在角落里
期待一声轻唤
直至那个飘雪的冬夜
冻毙于自家门前
这是马尾叙述的一条狗的命运
然而,在我听来
已非狗的不幸
 
乡村酒肆
 
今夜,酒肆内除我一人独坐
尚有一位客人
那是一名年轻女子
略显苍白的脸,有着天生的忧郁
但眉眼间,漾闪着惊艳
几碟小菜,未见她动箸
她只是不停地举杯
一壶酒片刻即尽
第二壶酒,却喝出泪水
掩面趴于桌上
嘤嘤抽泣
想想旅途,同为落寞之人
未免有些酸楚
我几番站立,欲过去陪她共醉
又担心,一个陌生男子
只会令其畏怯,或
带给她别样伤害
默然无语,我转身离开
空出这家乡村酒肆
和这个孤寂之夜
让她独自悲戚
 
大雪封山
 
大雪封山,而我的村庄炊烟不断
空中弥漫野猪肉炖干菇的气味
出不了远门的男人
去冰河凿冰,那里有鱼抬头
也可以抱着婆娘
整日昏睡
好赌的,去小店赌几把
菩萨心肠的人,不忘
在雪地撒玉米粒
鸟雀会飞临
那金黄的颗粒,不像雪花点灯
更似饥饿的光
痉挛着跳荡
 
在精神病院
 
他拉着我,神秘兮兮问我
你知道我是精灵,对吗
接着,沮丧地告诉我
他已经丧失隐身,和飞翔的能力
因为翅膀丢了
环顾四周,又用不屑的眼神
打量身边人,愤恨地骂道
瞧这些杂碎,我怎么
可以混迹他们中间
贴着我的耳朵,他继续细声诉说
多少个夜晚,他在梦里回到故国
见到慈爱的老母亲
但那些杂碎一尖叫,梦即破碎
泪流满面地惊醒
他一边述说,一边深信不疑地看着我
用力摇我的手,他说兄弟
他也是一个精灵
来拯救我的
我们回去,现在就离开这该死的地方
然而,当他用另一只手,摸我的
背脊,他大惊失色
兄弟,你的翅膀呢
喊过之后,抱着我号啕痛哭
 
一棵树
 
门前那棵苍郁的大树
终于被父亲砍倒
两只老雀儿,在不远的空中盘旋
发出颤栗的叫声
但我的父亲听不见
他锯断树梢,将枝干
斫掉,便坐在那里
一根接一根抽烟
等张木匠过来
天黑之后,大树消失了
在树生长的地方
出现一具白皮棺木
仿佛当年,父亲种下的
就是此等惊悚之物
而我的祖父,一个将死之人
那天傍晚,奇迹般
从床上挪下
颤巍巍走到旁边,不停地
抚摸,并用力拍打
一种沉闷的声响
像暮色在喊,又似乎
源自他苍茫体内
棺木上,那些来不及扫去的碎屑
拍打声里,白亮亮落满一地
先他一步变成了灰
 
很久以前
 
很久以前,我曾经昏厥在异族一座村寨
被一位孀居女子救醒,无以为报
替她劈了三天木柴
她有一双碧潭的大眼睛
有熔岩般漫溢的情怀
欲留下我,此生
继续替她劈柴
寨中人,善良、朴实
终日在田间劳作
走动的牛羊,像梦游
可惜那时,我青春年少
轻狂里,志向高远
辞别之际,她赠我盘缠,并悄悄
将一叠葱花大饼
塞入我的行囊
从此再无相见
那座遥远的寨子,仿若
时光深处的客栈
模糊、恍惚
偶尔想起,落寞几许
却无从打听,她的消息
 
在闽北洞宫山,遇雪
 
洞宫山里,一座山神庙
容我暂时栖身
已经破败不堪,亦无人,除了泥塑的
山神,只有几堆稻草散落
点燃后,扑入的雪花
火光中疾速消融
但冷与饿,更甚
门外,路和树林隐去了
天光晦暝,暗生乱象
我几番张望,欲觅见一个沽酒归来的人
向他讨口酒吃
可惜四野茫茫,人踪俱灭
只望见远处,村庄上方
密集的雪花飞舞
岗下,钻出一条野狗
哆嗦着,朝我走近
见到庙内火光
又畏缩不前,迟疑着
闪入庙旁,一丛
白雪披盖的灌木
 
逃犯
 
不止一次,梦见自己变成一名逃犯
沿一条寂冷公路逃亡
家乡越来越远,途中
我不停地易容,并用夜色将脸涂黑
同时练就高超的反追踪术
但身后,提刀的捕快
一直如影随形
仿佛,从遥远年代追至
一条绳索,形同漫长时光
被他拎在另一只手上
时刻准备捆我
有时,疲累至极,不得不停住脚步
藏匿于路边灌木,蜷缩着
小睡,灵魂却继续出逃
它丢下我的身体
如同寒烟飘逝
等我虚汗淋漓醒来
望着夜空发呆
恍惚里,人还在荒凉的大地,无穷尽
逃亡,比之丧家之犬
颤悚、凄惶
 
在异乡
 
蜀地边界,一座山中小镇
我已经滞留三日
傍黑时分,我独自去小店喝酒
阶前坐一老者,长发
枯乱,幽邃的眼睛
含尽辛凉暮色
寒鸦,一群一群从他眼中飞出
投入夕光下的山地
我好像认出多年后,自己
再度流落于此
不免唏嘘,欲邀他对饮
而他,接过一碗酒
又回到阶前
这个老流浪汉,千里之外与我相遇
却不愿同一壶酒中
与我相认
 
伤心男人
 
有风的早晨,我的眼睛会落泪
多少次,当我站在路边
抹着脸上泪水
那些擦肩而过的人
走远了,又回头看我
善良的人呵,他们真的以为
这是一个伤心男人
在无声地哭
 
作者:江一郎
来源:诗藏阁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xMjIxNjY1MA==&mid=402409534&idx=1&sn=1a406d67c15a497d12b8aa50c9a913d3&mpshare=1&scene=1&srcid=0305OZqSXHIePlXjE2nfhopW&pass_ticket=1vJzg6zgw22WMIWtkxDoelUpbXH3oymiXo6wx%2FMWCn%2FtjebOrUet8Bgd%2FDvZl9xi#rd
 
新闻热线:010-85766585/010-85753668/18618415909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11032410号-5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6 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