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微信

扫一扫,
或在微信中搜索
"作家网"
微博

扫一扫,
或点击直接进入
"作家网"
官方微博
QQ群

扫一扫,
或点击加入
"作家网qq群"
官方qq群

浮生六记(组诗)

2018-07-29 13:22 来源:作家网 作者:吴子林 点击:
0
A- A+

浮生六记 组诗
——怀想恩师童庆炳先生
 
吴子林/文
 
当一个人孤身只影
他就是在未来
——[美]约瑟夫·布罗茨基
 
《当你老了》
 
像树根对落叶的追忆
像码头对流水的情意
人老了
梦见的都是自己最亲的人
 
所有的绿肥红瘦
终归尘土
所有的成败荣辱
都会清零
这就是物质世界的秘密
 
时光缱绻
寂寥满地
从起点到终点
从此岸到彼岸
这就是生命的本质所在
 
走了  走了
总有一个夏天是最后的
夏天  逝去了的亲人
会在另一个时空里邂逅
幻听生命之钟的吟唱
你的眼底泪光微微颤动
 
天空正下着太阳雨
生命之火慢慢的熄灭
走出时间的洪流
你终于穿越了火线
 
在京城待了六十年
在故乡待了十七年
你还是回到了家乡
跟这里世代的人们一样
回到泥土的深处
你在大地已飘泊太久
 
对死而言
生是一种倒叙
 
《远方》
 
我们
都是大山的子民
都在探寻永恒贯穿一生
你我都是故人
 
远山静美
河流涨满
云雀跳跃树梢
羽片竖起
尾翼舒展
咕咕地迎迓你
 

曾在山冈上拾柴
放牛  曾在稻田里插秧
收割  深一脚
浅一脚
把远山驮在幼小的脊背
把前世今生都插在脚下的
土地  即便在冬日
一颗卑微的心也在酝酿
春天的葳蕤
 
湿漉漉的草丛间
遗落一抹晚霞
潦草的念想
呼应山峦的起伏
黏稠的黑夜
一咕噜吞服了山村
煤气灯渐次点亮
宁静和梦想悄然生长
一条小溪
身后蜿蜒哗哗闪烁
雾气上升
打湿了夜的眼
 
少年的想法其实很简单
只想比流水走得更远一些
看一眼远山之外的世界
譬如平原譬如草原譬如海洋
让不谙世事的自己
江湖一回
 
写信的时代
火车很慢
自南向北
拖拽标明风向的浓烟
涉过一条又一条河
翻过一道又一道坡
穿过一个又一个隧道
轰隆隆直奔前程
 
远方啊远方  再远
就是他乡或异乡
 
远方有多远呢
抵达即远方
 
《北行记》
 
这是一座水泥森林
其实是纸一样的城市
沙尘暴铺天盖地
雾霾汹涌翻滚
暗藏的权谋计算
猝不及防的风雪雷电
随时都能将它淹没
坼裂或裹挟而去
 
多少次
你被风暴逼到舞台边缘
多少次
你被倾轧到尘世的陷阱
多少次
你坠入了断崖式的宿命
挣扎  痛苦  绝望
三灾六难一一经历
每一次都是场生命的
凌迟
 
所幸
所有徒有其表的人
所有虚张声势的事
旋即随风而去
就像被撕碎了的纸屑
混迹于尘土
 
时光是老猎手
轻易劫走了盛装的青春
一段饱满的日子
在暗夜里独自思想
睥睨喧嚣时代的花边
鬓角不经意间就白了
 
每一次痛苦的坠落
都是给生命的一次淬火
留下的是无限的悲悯
加上一副硬朗的筋骨
或许这就是百炼成钢的
定义
进入此生的沉寂
我听到了骨骼的声响
 
顺从自己的天性
你写下了数百万的文字
如同普罗米修斯
从缪斯那里盗取“维纳斯的腰带”
构筑美轮美奂的审美城邦
蛮荒时代的吉光片羽
清澈  晶莹  透亮
 
秘密的占有者
不动声色地安排一切
 
旅美作家木心说过
世间有两类作品
一是行过  一是完成
在那动荡的年月
多数是行过
而你是完成
 
永恒俨然虚无的代名词
然而又确实存在着
你温厚手掌轻握的瞬间
你慈眉善目凝视的瞬间
你擎天立地庇护的瞬间
都成了永恒
 
每个人都是过客
每个人都无法特赦
人世的艰辛
你引领我们这些时代的弃儿
高贵地活着  然后
谦卑地离去
 
《寺背山》
 
这是八点四十分
北京飞往连城的航班
 
自北向南
机翼下
大地倾斜  苍黄一片
这是世代搏命的华北平原
曾经的繁华早化作荒莽
全然裸露原始本色
 
再往南
麦浪一般的翠绿
迎面而来
千沟万壑
是大地苍老的皱纹
山巅
居然积了一些未化的雪
不知可有冻僵的豹子
 
三小时后
阳光褶皱成了连衣裙
心口怦然作响
近了  近了
生我养我的地方
这里
葬着我早逝的爹娘
梦里梦外
没有墓碑的孤坟
时刻标注着我的故乡
 
一点一刻
飞机轻轻落地
 
蓝,蓝天的蓝
天,蓝天的天
白,白云的白
云,白云的云
它们是故乡绚丽的衣裳
 
青,青山的青
山,青山的山
绿,绿水的绿
水,绿水的水
它们是故乡健壮的体魄
 
我有些释然
你埋骨故乡的遗愿
 

一个拾拣贝壳的孩子
神情和蔼地回来
一身洁净地回来
静卧
寺背山的山腰
武夷余脉的臂弯
兄弟般的群山怀抱着你
 
你终于和亲人毗邻而居
却与我们间隔一生
 
不能自已的我
一闭眼
满耳
千山群鸟的鸣啭
 
《唱坟》
 
雨后
天空被拧干了
 
天光浩大
早醒的鸫鸟啁啾而鸣
无所谓宠辱得失的蕨草
敞开大地的胸膛
铺满山冈
草针闪亮  露珠
顺着光线直滴下来
寺背山微微拱起了脊梁
 
山脚下
尽是鼓荡着风的衣裳
一条溪流和你对望
弯曲  祥和  沉静
隔着田埂
散发泥土气息的农人
有一句  没一句
不急不慢地说着方言土语
稻田的金黄
濡染了山村的颜色
 
倾听  怀想  抚摸 
一切温暖的事物
才知人世过于喧闹
 
一直不敢面对你的墓碑
懦弱  羞愧  抑或
汩汩而生的忧伤
 
若干年前
你笑谈
当我们伫立在你的埋骨之处
那就欢快地唱几支歌
把沉睡太久的你唱醒唱醒
 
先唱首苏联歌曲
有人提议
 
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
河上飘着柔漫的轻纱
喀秋莎站在峻峭的岸上
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喀秋莎站在竣峭的岸上
……
啊这歌声姑娘的歌声
跟着光明的太阳飞去吧
……
 
歌声一点也不齐整
一点也不欢快
 
再来一首苏联歌曲
 
冰雪覆盖着伏尔加河
冰河上跑着三套车
有人在唱着忧郁的歌
唱歌的是那赶车的人
小伙子你为什么忧愁
为什么低着你的头
有谁叫你这样的伤心
……
 
歌声七零八落
伴奏着抽泣
 
换首乔羽的
先生听了一定欢喜
 
你从哪里来 我的朋友
好像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口
不知能作几日停留
我们已经分别太久太久
……
为何你一去便无消息
只把思念积压在我心头
……
难道你又要匆匆离去
又把聚会当成一次分手
难道你又要匆匆离去
又把聚会当成一次分手
又把聚会当成一次分手
 
泣不成声中
彼此拥抱
 
最后唱一曲《送别》
 
长亭外
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
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
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长亭外
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芳草碧连天
……
 
泪眼婆娑中
你看你看
有人一声惊呼
先生真的被唱醒了
 
一缕淡淡青烟缓缓升起
在天空这个湛蓝色的火盆里
正午的太阳  成了
一枚渐渐烧卷了的纸钱
 
《中年之心》
 
世界的迷宫是空间
它的出口是时间
 
人到中年
是半开的时间
迄今未能与世界言和
或是  找到
与时代握手的方式
只能在诗里寻觅自己
或是效仿你
在山穷水尽时
回到故乡
收起身上所有的光芒
行走在与世无争的山谷
溪水清清  可以
濯衣  可以
濯足
 
山村
四季安分的循环
春开春的花
夏下夏的火
秋结秋的果
冬飘冬的雪
不一样的树
不一样的花
一重重生  一重重长
漫漶香气  秩序
井然
 
旧式唱机不停旋转
背靠时光
静默如斯
 
世间事原本简单
信或不信
爱或不爱
做或不做
开花或不开花
结果或不结果
 
沿着掌上熟悉的纹路
一步步返回内心
欲望降低  目标
降低  头颅
降低  低于灌木
低于杂草  低到
地平线
天地澄明一片
 
世界淡了
淡成淡紫色的远山
淡成花白的浮云
淡成一湾小溪
怡然  虚空  生动
 
“原上的白鹿呦
我爷爷我爸爸的白鹿呦”
《白鹿原》片头
没头没脑的秦腔
是无限深情的叹惋
是痛彻心扉的叫魂
是希冀未来的招魂
 
每个人的前世今生
都从毁灭走向重生
 
常说天上一个星辰
对应人间一个灵魂
星光灿烂的夜里
极目搜寻你
月光如注
把尘世的一切都洁净了
 
作者:吴子林
来源:吴子林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40927b0102xdvn.html
 
新闻热线:010-85766585/010-85753668/18618415909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11032410号-5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6 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