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微信

扫一扫,
或在微信中搜索
"作家网"
微博

扫一扫,
或点击直接进入
"作家网"
官方微博
QQ群

扫一扫,
或点击加入
"作家网qq群"
官方qq群

我已收集了蒲公英的花蕊 (组诗)

2018-10-30 11:38 来源:作家网 作者:白庆国
0
A- A+

我已收集了蒲公英的花蕊 (组诗)
                
作者:白庆国
 
我已收集了蒲公英的花蕊
 
在夏天我已经对她着迷
有别于其他的花
像一个绒绒球
在一杆径的支撑上
放眼世界
危险而美丽
 
秋初,我把她们采回去了
如果不採
就会枯萎,烂掉
被风吹走
留不下半点痕迹
 
很多人熟视无睹
关注着自己的生活
而自己
无非是猜忌,顾虑,占为己有
在安静的下午时刻
我把她们洗净,晾干,珍藏
准备献给那些需要的人
 
做这件事很容易 
 
父亲不知道他的晚年
 
父亲不知道他的晚年
七十多岁的人了
依然拔麦子,种玉米,剥花生
晚上依然让母亲给他敲打身体
仿佛身体里装满了钉子
一敲打就掉几枚
身体就轻一些
依然匆匆吃饭
匆匆行走
仿佛放置的水桶正在漏水
依然像过去那样把眼睛瞪的贼圆
眼睛里的怒光喷射到我们脸上
依然把理说成自己的
把日子过成青年或壮年的某一天
他吆喝驴的声音底气依然十足
与我喊话仿佛我就是他的驴子
今年七十五岁了
生日那一天我们计划提醒他
父亲不知道他的晚年 
 
不知道什么在缠扰我
 
我坐下来,却
安静不下来
目光从卡佛·我们所有人
滑过
没看清一个字
这是中国汉字的品德
你不用心
他不会清晰
 
不知道什么在缠扰我
紧紧的
念头,许多个念头
在头脑中左奔右突
这是我不喜欢的方式
 
什么念头,这么猛烈
占据了我安静的时刻
我放下卡佛
不情愿的
重新拿起笔
记录下此刻的缠扰
 
这个接近糟的老头子
 
种上麦子后
父亲开始挖萝卜
好几亩地的萝卜等着父亲
运到郊区的咸菜场
父亲开始弯着腰用粗壮的手拔
干了半晌开始用铁锹
拔下来的萝卜与绿叶子
混在一起
秋天的土地多么适合挖掘
空旷,苍凉
我父亲一直这么挖
他的左腿不停地踩在锹肩上
助力
这么多年他一直是这么干的
他有很多技巧征服泥土
在他身后我一直学
他不支持我
另有打算
他一直让我离开这里
离开他
我怎么忍心离开一个年迈的老头子
去别处生活
你看他上气不接下气
干一会儿要休息片刻
这个接近糟的老头子
这几年就是这么过来的
 
黑夜,我走在村子外面什么也不担心
——献给大地的歌
 
那些我熟悉的事物熟睡了
包括,田鼠,山鸡,蓝星草
我散步在田野上什么也不用担心
有时我踩着它们的脊背
没有困意
我的快乐来自田野里灼热的呼吸
这里没有惊动灵魂的声音
一切温润,善良
此刻熟睡了
有时在梦里说几句话
这是秋天的夜晚
吹过的风有点凉爽
我应该带上她
感受一下我们白天劳作的场景
夜里所呈现的慈爱
真的,这里没有杂音
没有车灯的突然刺眼
夜莺突然叫几声
我们习惯了夜莺
习惯了大地
这里没有有害之物
 
遇见
 
我遇见过滴水穿石的人
他的目光并不茫然
 
遇见过水穿过火的隧道
 
遇见过一只绵善的白羊
善良无助的目光
 
遇见过滚滚的山石一直落到水底
 
遇见过一道蓝光一闪而过
了无痕迹
 
遇见过一匹失群的马找不到方向
 
遇见过一位抽烟锅的老农
坚定地将烟灰磕在鞋帮上
 
这些美好的事物呀
在尘世里浮隐浮现
 
而我两手空空
没办法将它们长久留住
 
我见过
 
我见过咬牙切齿的人
见过把黄豆捏碎的人
见过把自己的手指割断的人
他们心中的仇恨或不快
一定像涛涛江河水汹涌流淌 
 
我们踩着彼此的硬伤
 
世事艰难,我们踩着彼此的硬伤
前往
万计无施
幻影在前面闪现
诱惑的力量天宇无比
暴露出我们险恶的一面
踩着众人的肩膀
我们好像肩负使命的人
其是一众小丑
 
秋天
 
万物蓬松
时光迈开了大步
神松开了脸
从窄门而来的人回到窄门
带着遗憾
他们缩回的身影仿佛只有骨头
万物都在灭迹
果实送离
时光浓重的阴影一天天逼近
大地无言
承受这无端罪过
无序,混乱
幸灾乐祸的人点燃了报纸
又引燃了秋天的的朽木
奔向果园的人一脸焦灼
守候粮囤的人点着蜡烛
棕色马匹拉着空车奔跑
找不到货物
空山又空了半尺
寂静像聋哑人的午睡
雄鹰在山顶落下了两滴泪水
以农为民的人捡拾生活的遗物
如果他站着不动是活生生的标本
是后来人有迹可查的线索
 
无题
 
从生活中回来的人又回到生活
万计无施
小人落下了自己的帷幕
土地如既往等待后来人
大海汹涌浪费掉时间
朝圣者加深着虔诚
深山已无猎物
老猎人的屋后再无猎皮
手持利斧的人松开了手掌
斧头落地凿伤了一颗枣子
张牙舞爪是一个不错的形容词
勇猛的猎豹死于一次绊倒
政治赋予英雄优美的名词
生于土地的人无知很多
他们像庄稼一样善良
一生毁于自己的怯懦
踏马驰骋疆场的战士
陷入孤独的坟墓
一个朝代有一个朝代的喧嚣
一个朝代有一个朝代的孤寂
 
黄昏的院子
 
村庄挡住了落日
夕光照在了我家的树冠上
房顶上
树冠又把光反射到了西墙上
这时院子里的农具显得极其安静
它们耐心等待着夜晚的黑色
罩临
它们在这里度过了无数黄昏
与夜晚
知道这个院落安宁没有一点危险
 
落日再下去一点
就看不清屋檐下的那把镰
只看见它的轮廓
像一件旧兵器
安静地守在那里
 
与墙角那把锄一同消失的还有压水机。驴槽。猪窝
在黑暗中它们依然存在着尊严,用途
猪窝里猪仔吃奶的哄动
使沿屋瓦下来的黑暗有些波动
 
我和父亲母亲在点亮灯盏的厨房吃饭
偶尔看一眼屋外漆黑的夜空
我的心就猛的一紧
  
它们都在草丛中
 
鸣叫或歌唱
那些草若无其事
我多么想那些草分开
看见它们的身体
看见它们在歌唱中颤抖的身体
我想看看它们的心脏
为什么这么善良
一年了,为了驱除人间的寂寞
它们卖力地歌唱
想把心中的愿望告诉大家的样子
一棵草为了表达尊敬
开了一朵小花
而我什么也没做
只是倾听了一会儿
 
我就是这样幸福着
 
与母亲在一起
一起择菜
一起把青菜上的尘土洗净
一起把神的坐姿摆正
她们来我家已经很多年了
该请的都请来,不请的就放弃
一点一点看香火燃尽
看案几上的香灰没有遗憾的沉静
与母亲在一起
仿佛万物通过了安检
放心地拿起过一会儿又放下
我们在尘世,在世俗
高大的身影被阳光抱暖
 
外神止于门前
母亲坚持每天念经
坚信经的含义都是真实的
仿佛刀枪不入
我就是这样幸福着
  
对一座建筑工地的描述
 
钢筋工是农村的
支合子的是农村的
打水泥的是农村的
投资商是农村的暴发户
现在在城市里居住
 
管工是农村的
电工小马是农村的
开塔吊的老张是农村的
质检员是农村的
大学刚毕业正向城市迈进
 
只有电是城市的
水是城市的
监理老王是城市的
户型是城市的
整座楼交工之后也是城市的
 
看工地的张师傅
是农村的
他的老伴多年前已去世
这里完工之后
他将被转移到另一座工地
 
干净的村庄
 
一座新房林立的村庄
被安静大地包围的村庄
是干净的
干净的阳光照着我村庄的一草一木
一砖一瓦
干净的炊烟升入干净的天空
干净的井台,干净的街道
 
母亲提着一桶水干净地行走
水在桶内波动地干净
母亲的小丁香花褂在晨风中干净地摆动
上面铜钱一块大的小布丁是干净的
 
早晨,我村庄所有的事物都是干净的
小鸟的叫声,羊群的毛
女人泼出的一盆水
父亲的一声干咳
麻雀的一粒屎
老牛踩下的蹄印
谁不小心掉在地上的一粒米
 
豆壳是干净的,刚刚爆开
豆粒还没有出来,我看见了
舅舅是干净的,他驾着马车走在早晨的空气里
他的吆喝声传得很远
 
早晨,6点钟看到我村庄的人是干净的 
 
房顶上的积雪
 
多么简单的事情
冬天的雪落在房顶上
我全看见了
 
我看到了
就感到了美
 
一片一片雪花落在房顶上
足有半尺后
安静,沉稳,没有恶意
反射着冬天寒冷的阳光
 
也不知怎地
在寒冷的冬季
看到房顶上的积雪
我就有一种温暖的感觉
 
水路
 
我的选择是正确的
水路最近,距离我想到的地方
 
我在岸边徘徊很久了
船夫还没来
他肯定会来的
因此我的等待并不烦躁
 
我把目光投向水中的那一丛芦苇
很密,很稠
里面一定住着水鸭
但现在还没有发出声音
不知有没有鹭鸶
 
现在一点风也没有
小船与周围的狼蒿都很静
如果起风
那株很高的狼蒿一定能触摸到小船
 
现在我
 
我像一块闲置的水缸一样安静
田里的玉米正在生长,无须侍弄
花生也得再过二十天,收
现在我有足够的时间
将去年的粮仓清理
 
我的劳动变得干净利索
像我二爷的性格
我蹲下身子
耐心地看一群蚂蚁搬进新家
新家宽敞明亮
堂屋中央坐着老母
四世同堂的快乐不是谁都有的
 
我还可以看一只蜜蜂飞入花心
另外一个人以为这里什么也没发生
直到蜜蜂匆忙钻出飞到另一朵花上
 
我绝不会忘记,下午六点
到田里温习一遍作业
那时太阳快要落山了
只有余晖洒在农作物的叶子上
 
田野里吹起凉爽的风
而你早已脱掉了鞋子
光着脚丫子行走
那些蓄着小阴谋的花生叶子
扫着你的脚裸
 
白庆国:农民诗人,1964年生于河北新乐。先后在《诗探索》《诗刊》《中国作家》《北京文学》《诗选刊》《星星》《中国诗歌》《河北文学》《山东文学》等刊发作品数百首;多次获奖,作品收入多种选刊;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新闻热线:010-85766585/010-85753668/18618415909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11032410号-5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6 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