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微信

扫一扫,
或在微信中搜索
"作家网"
微博

扫一扫,
或点击直接进入
"作家网"
官方微博
QQ群

扫一扫,
或点击加入
"作家网qq群"
官方qq群

白鹭飞起的时候

2017-05-14 16:10 来源:作家网 作者:江俊涛 点击:
0
A- A+

白鹭飞起的时候

江俊涛/文

 
资料图
 
那天,如果不遇见一只受伤的白鹭……
是的,如果不遇见一只受伤的白鹭,泓玥就不会那么难过,也就不会有后来的故事。不过现在看来,这都是冥冥之中注定要发生的。也正因为如此,当那只白鹭展翅飞起的时候,泓玥才笑得格外开心,那是含着眼泪的微笑啊!
好了,时光回溯到半年前吧。那时的泓玥正读小学五年级,她是一个文静内向的女孩,平常不多言语,总是一个人低头来去匆匆。她暂住在东孚镇上,妈妈在一家玛瑙加工厂上班,每月的工资扣除基本开销后所剩无几,泓玥的零花钱便少得可怜。
班上的同学们大都有不少零花钱,他们的零花钱大都比泓玥多,但泓玥并不去跟他们比。有些女生故意在泓玥面前显摆,时常从书包里掏出一大把巧克力,泓玥总是低头看自己的鞋子。她的鞋子也是旧的,是表姐穿过的。看着鞋子,泓玥心情又难过起来,于是就把目光投向书本,心想我跟你们比学习吧,可她的成绩在班上也属一般。
泓玥就想,早点儿放学吧,我要去看白鹭。
泓玥家住在过芸溪旁边,每次放学后,她都是一个人沿着溪岸回家。以前,过芸溪水被玛瑙加工过程中排放的污水侵染,变得又脏又臭,泓玥每次走过时都要掩鼻。这几年经过整治,溪水清澈了,环境干净了,美丽的白鹭也回来了。
厦门境内栖息着好多白鹭,它们身材瘦小,黑喙黑腿黄脚掌,夏天时头上还扎着两条小“辫子”哩,好看极了。泓玥特别喜欢白鹭,每次从过芸溪边经过时,都有白鹭在溪水中啄食,或者在滩涂上悠闲地散步,泓玥都会痴痴地看上半天。去学校时,她都要用纸巾包上一点儿饭菜,带到溪边给白鹭吃,久而久之,那些白鹭都跟泓玥混熟了,见到她就呵呵地叫。
后来,在过芸溪边耸立起两幢淡蓝色的建筑,据说那是一个温泉度假村;再后来,度假村对面开始修建湿地公园,栽了好多树,凤凰木、洋紫荆等;种了好多花,三角梅、栀子花等……总之,这里的环境越来越好了,白鹭也越来越多了,泓玥在溪边逗留的次数也就越来越频繁了。
妈妈上班很忙,陪泓玥的时间很少,于是,泓玥跟白鹭呆在一起的时间就更多了。她有什么心事都会跟白鹭讲:老师今天表扬我了,同学玉笏又买了一个芭比娃娃羡慕死我了,妈妈说今年工厂效益不好春节又没钱回老家……
偶尔抬头就看见两幢淡蓝色的建筑,她知道那是一个温泉度假村,至于那个度假村是什么东东,泓玥并不关心,她觉得那跟自己的生活实在太遥远了,遥远到她都不愿去想。然而,尽管她不去想,度假村还是跟她,跟白鹭,产生了某种联系,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冥冥之中上天安排的。
那是一个星期六的下午,泓玥照例去过芸溪边溜达。在一座青石桥旁边碰到了玉笏和她的父母。玉笏问泓玥在干什么?泓玥回答道:“我……哎,你们也来玩儿吗?”玉笏说:“爸妈带我来泡温泉。”
“泡温泉?”泓玥问。
“是的。”玉笏用手指了一下对面那两幢淡蓝色的建筑,“爸妈说度假村里环境优雅,温泉水质好,自助餐也不错,特意带我过来体验一下,住一晚上。”玉笏的眉毛上下跳跃,手舞足蹈,另一只手紧紧拉住妈妈的手。
泓玥顺着玉笏的手看过去,就看见了四个巨大的字“坤城汤岸”,按玉笏的说法,那是一个美妙的所在,但对泓玥来说却是一个神秘的地方,一个高不可攀的去处。她低下头转身欲走。玉笏却说:“泓玥,你……不想去吗?”
泓玥说:“不。”
玉笏说:“里面很好玩……”
泓玥头也不回地说:“我要回家……”
 
类似的情景一个星期后再次上演。
只不过主角换成了另一个女生,她也是被父母带着来泡温泉,也是眉毛上下跳跃手舞足蹈另一只手紧紧拉住妈妈的手。后来又遇到一个男生,所不同的是,他把“泡温泉”说成了“洗热水澡”。泓玥照例是打过招呼后匆匆走开。
后来,泓玥去过芸溪边溜达时换了一条线路,没再遇到同学了,但让她没想到的是,温泉度假村渐渐成了同学们课余的话题,谁谁谁的父母又带谁谁谁去泡温泉了,谁谁谁的父母还给谁谁谁买了年票……很多同学都去泡过温泉,他们说起来眉毛简直快要飞到天上去了。泓玥属于没有去泡过温泉的极少数,他们没有发言权,但他们又不能不听别人发言。
时间久了,泓玥终于忍不住问一个同学:“泡一次温泉要多少钱啊?”同学回答说:“单泡温泉一百多块,如果再住一晚,加上免费早餐,也就四百八十块钱。”四百八十块?泓玥愣了一下,她知道这个数字在妈妈面前肯定通不过,于是就打消了某种念想。
但是,某种念想一旦发了芽,就很难再被熄灭了。尽管泓玥不去想,但那种念想却在悄悄地生长着,遇到合适的机会就会破土而出。一天上午,某个女生又在炫耀自己泡温泉的经历,泓玥投去了不屑的目光,那个女生不高兴了,就问泓玥有没有去泡过温泉?泓玥不回答。那个女生就说:“你肯定没泡过。你泡不起吧?哼哼!”
泓玥猛然站起来说:“谁说我泡不起?”
那个女生指着泓玥的鼻子说:“你就泡不起!泡不起!”
泓玥涨红了脸,泪珠在眼眶中打转,她猛然转身冲出教室,一路飞奔着回到家里,扑在妈妈怀里哭了起来。妈妈哄了好久,泓玥才止住哭声,说出了前因后果,随后眼巴巴地看着妈妈说:“妈妈,我也想去泡温泉,一次就行!”妈妈掏出纸巾给女儿擦掉眼角的泪花,轻轻叹了一口气说:“妈妈来海沧打工,不容易啊!”
泓玥拉住妈妈的手说:“妈妈,我知道你不容易,可我真的想泡温泉,就一次,我……不想……被人瞧不起……”泪水又在她的眼眶中打转。妈妈捧住女儿的脸,泓玥也静静地看着妈妈。忽然,她在妈妈的眼角看见了皱纹,而妈妈的脸色也是灰暗没有血色的,泓玥忍不住又哭了。
泓玥听见妈妈从胸腔里发出一声叹息,随后说:
“好吧,妈妈答应你。”
泓玥立即抬头说:“妈妈,你答应了?”
妈妈点点头说:“但是,妈妈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你快说!”
妈妈说:“只要你期末考试进入班里前三名,妈妈就带你去度假村住一晚,泡温泉,吃自助餐,好不好?”见女儿咬住嘴唇作沉思状,妈妈又说:“泓玥,咱家的情况你应该知道,别的咱比不起,就比学习吧,你以后考上大学就好了,妈妈可不希望你像妈妈这样……”
泓玥想了一会儿,点点头,跟妈妈拉了一下钩。
此后的日子里,那些随风起舞的凤凰木们,那些盛开的三角梅们,那些悠闲散步的白鹭们,那些欢快鸣唱的蛐蛐们,很少再看见它们的老朋友泓玥到过芸溪边溜达了;只有哗哗的溪水知道,每天放学后,泓玥都匆匆跨过青石桥赶回家去,写作业。
 
期末考试结束后,泓玥天天盼着结果出来。
分数终于公布了,泓玥综合成绩在全班名列第二,这是她有史以来最好的成绩。泓玥拿着成绩单一路飞奔回家,经过过芸溪时,她也没停下,只是举着成绩单冲那些花花草草白鹭蟋蟀们挥挥手,一路飞奔而去。
妈妈接过成绩单看了又看,终于确信这是真的,抱住女儿亲了两口,说:“好,你做到了,妈妈也兑现承诺!下午就带你去泡温泉!”泓玥伸出手大叫一声:“耶!”妈妈转身从柜子里取出一个红色的木盒子,打开,拿出五张百元大钞准备装进口袋里。
泓玥一直盯着妈妈的手以及手里握着的印刷精美的红色纸片,忽然说:“妈妈,那些钱放我这里好吗?”妈妈说:“反正都是给你花的,放我这里不一样吗?”泓玥说:“是啊,反正都是给我花的,放我这里不一样吗?”妈妈说:“小孩家,身上带这么多钱,不怕弄丢啊?”泓玥说:“不是有你陪我吗?妈妈,放我这里吧……这是你奖励我的……”
泓玥一直盯着妈妈的手以及手里握着的印刷精美的红色纸片,她知道那叫人民币,可以用来住宾馆、泡温泉、吃早餐,当然也可以用来买房买车,但这些妈妈跟她想都不敢想,眼下她们敢想的也就是住宾馆、泡温泉、吃早餐。有句话泓玥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这是妈妈奖励我的钱,只有我拿着才有一种获得感。
妈妈似乎明白了女儿的心思,就把钱塞进泓玥的手里,嘱咐她千万要拿好别弄丢了。泓玥把钱卷成一个圆筒状,小心翼翼地放进裤子口袋里。吃过午饭后,泓玥睡了一会儿,忽然一骨碌爬了起来,先检查了一下,钱还在口袋里,随后洗把脸拉起妈妈就要出门。妈妈说:“急什么呀?看你一头汗水。”递给女儿几张纸巾,泓玥擦了一下额头,剩下的纸巾就随手装进裤子口袋里。
母女俩沿着过芸溪岸往温泉度假村走去。正值盛夏,花红草肥,溪面上吹来柔柔的凉风,泓玥觉得清爽极了。那些白鹭们蟋蟀们青蛙们,你们还好吗?你们问我去干什么?告诉你们,我也要去住宾馆泡温泉吃早餐,如果你们愿意,请跟我来!
远远看见那两幢淡蓝色的建筑了,泓玥觉得脚步格外轻松。可就在这时,她忽然听见一声哀叫,从溪边的草丛中传来,声音有点儿嘶哑,有点儿悲凉,就像老鼠发出来的,仿佛被人掐住了喉咙。她循着声音疾步走去,那声音更加急促了,更加凄凉了。她走到近前一看,原来是一只白鹭,正在草丛中瑟瑟发抖。
白鹭你怎么啦?泓玥伸出手去想捧住白鹭,可白鹭却挣扎着跑了,声音显得恐惧而凄惨,走路一瘸一拐的,想必是脚受伤了?泓玥顿然心生怜悯,于是就追了过去。可白鹭扑腾着翅膀,跳进了溪水里。泓玥跑到溪边,就见白鹭在水中转圈,显然是无法划水。这样会被激流冲走,很危险的。泓玥想了一下,准备脱掉鞋子。
妈妈说:“泓玥,你要下水吗?”
泓玥说:“白鹭好可怜,我想把它救上来。”
妈妈说:“可这水很深,你不能下去。”
泓玥说:“可是妈妈,白鹭怎么办?”
妈妈说:“它……你……还要去泡温泉呀……”
泓玥犹豫了一小会儿。就在这时,白鹭又摇摇晃晃地上来了,躲在草丛中哀叫。泓玥跳了过去,试图抓住它,可白鹭再次躲开了。泓玥有些生气了,就跑到溪边对着白鹭说:“我是来救你的,为你疗伤的,你为什么总躲着我?”回答她的是持续的哀叫。
青石桥栏杆上靠着一个穿紫色衣服的女子。她叫了一声:“泓玥。”泓玥抬起头,有点儿惊讶地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紫衣女子说:“我在溪边见过你。你看,白鹭不懂你的意思,你吓着它了。”泓玥说:“可它这样下去,伤怎么好得了?蛇和狗会吃掉它。”紫衣女子就走过来拉着泓玥的手说:“你心肠真好!这样吧,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回去拿工具。”
紫衣女子走了,泓玥再把目光投向溪里,白鹭却不见了。
泓玥有些累了,头上的汗珠滚落下来把地上的灰尘砸了一个坑。她从裤子口袋里掏出纸巾擦汗,却不小心带出几张印刷精美的红色纸片,它们随风飘落在溪水里,眨眼间就不见踪影,可泓玥丝毫没注意到这些。
妈妈提醒说:“泓玥,你不想多泡一会儿温泉吗?”
泓玥这才回过神来,右手便下意识地伸向裤子口袋,当即就出了一身冷汗,因为口袋里空空如也。泓玥不敢相信,又用手掏了好几次,仍然没有找到她想要找到的东西。泓玥猜想肯定是刚才掏纸巾时把那些钱币带出来了,于是就低头看脚下,可脚下是绿草黄土,并没有她的钱币。
泓玥慌了,旋身就往回走,并蹲在地上在草丛中扒来扒去,还是不见钱币的影子。妈妈问她在干什么?泓玥“哇”地一声哭了,说:“钱……丢……了……”“啊?”妈妈一声惊叫,箭步奔来,急问:“钱丢了?怎么丢的?丢哪儿了?”泓玥说:“我也不知道,可能……刚才……”
妈妈说:“是你刚才追白鹭的时候吧?嗨,你说你这孩子,妈妈说好了带你去泡温泉,可你非要自己拿着钱;拿着就拿着吧,又去追什么白鹭呢?它受伤关你什么事儿?这下可好,白鹭没追上,钱也弄丢了,看你怎么泡温泉!”
妈妈说完也蹲在地上寻找钱币,一直返回到很远的地方,几乎扒开了每一棵小草,还是不见钱币的影子。脸上的汗珠就像小河淌水一样,泓玥跟在妈妈后面,恍然觉得每一颗汗珠都像硬币一样闪闪发光。她怯生生地说:“妈妈,找不到……可怎么办呀……”
妈妈忽然坐在地上用手拍打着地面,尖声说:“都是你干的好事儿,几百块钱弄丢了,那可是几百块呀!妈妈挣钱容易吗?”泓玥说:“我不是故意的……”妈妈说:“救什么白鹭?直接去泡温泉,就没这回事儿了。”泓玥说:“我……不知道……”妈妈说:“几百块钱,难道……不泡温泉就不行吗?”
泓玥说:“可是,好多同学都去泡了……”
妈妈说:“人家是人家,你是你!”
泓玥说:“我也想泡……”
妈妈说:“看看自家的条件,妈妈打工容易吗?”
泓玥说:“我……就想……泡……”
妈妈说:“泡你个头!回家!”
妈妈站起来准备转身。
泓玥也腾地站了起来,哭着说:“妈妈……我……”
妈妈拉着泓玥往回走去。
泓玥却挣脱妈妈的手往反方向走。
妈妈说:“这孩子,怎么不听话?”
泓玥冲妈妈挥了一下小拳头,说:“不……”
妈妈忽然蹲在地上抱头哭了起来。
泓玥站在离妈妈不远的地方,木头人一样。
 
泓玥忽然感到肩膀上多了一只手。
扭头一看,原来是刚才那位紫衣女子,她显然听到了泓玥和妈妈的对话。她问:“你……把钱弄丢了?”泓玥点点头。紫衣女子又问:“那,还想泡温泉吗?”泓玥说:“可是现在……没钱了……”紫衣女子走到泓玥妈妈身边说了几句,妈妈立即站起来说:“这……合适吗?”紫衣女子说:“我试试看。”随后便快步走了。
过了一会儿,紫衣女子回来了,气喘吁吁地说:“泓玥妈妈,经理同意了,我们快去吧。”泓玥妈妈急忙双手合十说:“这……多不好意思,太谢谢你了!”紫衣女子又快步走到泓玥跟前拉住她的胳膊说:“泓玥,走,姐姐带你去泡温泉。”泓玥瞪大眼睛看着紫衣女子,又看着妈妈。
妈妈走过来说:“泓玥,姐姐是度假村里的服务员,她要带我们去泡温泉。”泓玥说:“可是妈妈,我们没钱了呀?”紫衣女子就笑着说:“嗯……你们今天情况特殊,免……费。”泓玥忽然低下头去,轻声问:“为什么呀?”紫衣女子说:“因为……白鹭……行不行呀?”泓玥咬住手指不说话。妈妈说:“泓玥,还不快谢谢姐姐?”泓玥的一只脚在地上挪来挪去,忽然就掉下一颗泪珠。
紫衣女子搂住泓玥的脖子,三人往度假村走去。
一走进度假村酒店大堂,泓玥就有一种巍峨雄壮的感觉,当然,用“高大上”这样的词汇似乎更合适;服务台的姐姐很漂亮哥哥很帅气,当然,用“颜值高”这样的表述似乎更准确。姐姐哥哥们说话都很温和,慢声细语的,跟镇上的那些人就是不一样。紫衣女子一直拉着泓玥的手,泓玥心想,你怕我跑了吗?
办好登记手续,紫衣女子带泓玥跟妈妈去入住。一走进房间,泓玥就觉得空间很大,好气派;洁白的床单上用玫瑰花拼成一个“心”型,好浪漫;房间里还有一个温泉泡池,紫衣女子说若不想下去在房间里就可以泡温泉,好方便。这样的环境可以说超出了泓玥的想象,她在脑海里搜索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了“有档次”这样的字眼。
紫衣女子说:“要不,你们先休息?我走了。”泓玥妈妈拉住紫衣女子的手说:“太谢谢你了!”泓玥说:“紫衣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呀?”紫衣女子拍了拍泓玥的肩膀,笑着说:“你刚才叫我什么?紫衣姐姐?嗯,这个名字不错,我喜欢。”
紫衣女子刚要转身,泓玥却问:“紫衣姐姐,工具找到没?”紫衣女子问:“什么工具呀?”泓玥说:“白鹭。”紫衣女子忽然拍了一下脑袋说:“哦,你不提醒我真忘了,我这就去找。”泓玥妈妈说:“瞧这孩子,总忘不了白鹭。”紫衣女子说:“泓玥妈妈,这样不好吗?”泓玥妈妈立即说:“好好,当然好!”
送走紫衣女子,妈妈刚关上门,泓玥就旋回身小心翼翼地把玫瑰花瓣捡起来放在桌子上,然后蹬掉鞋子蹦到床上,先趴了一会儿,又仰躺了一会儿,还抽空做了几个仰卧起坐,一边做一边说:“哼,我也住宾馆了,看她们还敢笑话我。”妈妈一直静静地看着女儿,等女儿安静下来,就把一杯温热的咖啡递给她。
随后,泓玥跟妈妈走进宾馆后面的温泉泡池区。这里就像一座花园,走在鹅卵石铺就的小径上,满眼都是绿草红花秀树,连空气都是甜丝丝的。当然,这不是泓玥的重点,她跳跃着走到温泉池边,先用手试了一下温度,然后把脚伸进去,接着人就站在池中了。她在池中走了几个来回,随后坐了下来,让温泉水慢慢地浸润上自己的肌肤,一开始就像蚂蚁叮咬一样,麻麻的,后来就是酥酥的。
泓玥自言自语道:“哼,我也泡温泉了,看她们还敢笑话……”她在泡池中慢慢地走动,荡起了一圈圈波纹,这时她发现了一个奇妙的现象:阳光穿透凸起的波纹时发生折射,就在池底石板上投射出金色的光,且以她为中心随着波纹一圈圈地发散开去,组成了一朵花的造型,和着轻微的水声,就像一朵花正在盛开。
那一瞬间,泓玥似乎听见了花开的声音。
偶一抬头,望见天上的白云,泓玥就问:“妈妈,紫衣姐姐找到那只白鹭了吗?它还能活吗?”妈妈说:“谁知道?应该没问题吧?”泓玥就学着妈妈的样子双手合十说:“但愿白鹭不会死。”妈妈噗呲笑了,说:“你呀,对白鹭着了迷!”
 
夜晚很静,泓玥睡得很香。
第二天早上泓玥醒来的时候,太阳刚照到床单上。她翻身爬了起来,也把妈妈拽了起来,简单洗漱后就直奔餐厅而去。餐厅在一楼,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原味斋”。泓玥跟妈妈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可以看见度假村里面的风景。饭菜很丰富,泓玥很满意。她一边吃一边说:“哼,我也吃免费早餐了,看她们还敢……”
吃过早饭,走到大厅里时,刚好遇见了紫衣女子。泓玥喊:“紫衣姐姐!”紫衣女子闻声跑过来说:“嗨,泓玥,我正要找你呢。”泓玥说:“紫衣姐姐,找我有事儿吗?”紫衣女子拉起泓玥就走,穿过门厅一直走到外面的花坛旁边。
紫衣姐姐带我到这里干什么?正纳闷时,泓玥忽然发现花坛上站着一只白鹭!白鹭似乎也看见泓玥了,急促地叫了起来,声音不再像昨天那么凄凉了,两只翅膀扇动了几下,却没有迈开脚步。
泓玥惊呆了,看着紫衣女子说不出话来。紫衣女子就说:“我们昨天拿着食物、水还有纱网、纸箱子去到溪边,可怎么也找不到白鹭,没想到今天早上保安一开门就听见花坛上有叫声,过来一看竟然是这只白鹭。泓玥,它是来找你的吧?”
泓玥看看紫衣女子,又看看妈妈,点了点头。
妈妈说:“泓玥,去把它抱过来吧。”
紫衣女子说:“泓玥,快去吧,你跟它是有缘的。”
泓玥犹豫了一下终于迈开脚步,走到白鹭跟前蹲下身子,手刚伸出去,白鹭就扑了过来,嘴在泓玥的手上轻轻地啄了一下,头在泓玥的手上蹭了几下,抬头看着泓玥,眼睛里似乎有晶莹的泪光。白鹭你哭了吗?你受伤了很疼是吗?泓玥轻轻地捧起白鹭,发现它的腿上还留有殷红的血迹。泓玥把它的头贴到自己的脸上。
人们看见,两粒泪珠从泓玥的眼眶中滚落下来。
趁这工夫,紫衣女子已找来了药水纱布,几个人在白鹭腿上的伤口上涂上药水,用纱布缠好,把它安放在一个杂物间里;又拿来面包给它吃,拿来矿泉水给它喝。说来奇怪,谁喂它都不吃,除了泓玥。泓玥把面包掰碎放在手心里,白鹭立即啄食,吃一口看一眼泓玥,点点头,好像在说:“谢谢你哦!”偶尔,白鹭还在泓玥的脸上轻轻地啄一下,好像亲吻一样,大伙儿都笑了起来,笑声中还有几分嫉妒。
白鹭一共在度假村里住了一个多月,直到腿伤痊愈。那些日子里,泓玥每天早上都要跟妈妈过来,妈妈有时为度假村干一些活儿,一分钱报酬都不要;泓玥专心照顾白鹭,有时带着暑假作业过来,忙碌的间隙坐在大堂里就写完了。
这天早上,泓玥和玉笏跟妈妈又来到度假村,喂完白鹭后,紫衣女子说:“泓玥,白鹭腿上的伤已完全好了,它该回家了。”泓玥说:“这里不就是它的家吗?”紫衣女子说:“不,它的家在过芸溪里,在海上。”白鹭呵呵叫了两声。
泓玥看着白鹭说:“你……想回去吗?”
白鹭点了一下头,又呵呵叫了两声。
泓玥不说话了,忽然抱起白鹭贴在自己的胸口上。许久之后,泓玥抱着白鹭走出大门,伸手举向空中,忽然张开两手。这时,就见白鹭犹豫了一下,向泓玥点了三下头,忽然张开翅膀,“唰”的一声,扑扑楞楞地飞了起来,在度假村上空盘旋了一圈,又回来在泓玥头顶上叫了几声,随后便朝过芸溪飞去……
 
 
2017.1.28
 
 
作者简介:

江俊涛,男,作家、编剧、记者,生于湖北襄阳,现居福建厦门,任《厦门文学》责任编辑、《中华时报》执行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十月》、《长江文艺》、《福建文学》、《厦门文学》、《法人》等刊物和长江文艺出版社、广东花城出版社、线装书局发表、出版文学作品200多万字;其长篇小说《安居》获福建省第26届优秀文学作品奖。
新闻热线:010-85766585/010-85753668/18618415909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11032410号-5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6 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