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微信

扫一扫,
或在微信中搜索
"作家网"
微博

扫一扫,
或点击直接进入
"作家网"
官方微博
QQ群

扫一扫,
或点击加入
"作家网qq群"
官方qq群

飘逝的诗

2018-05-29 14:59 来源:作家网 作者:寒木 点击:
0
A- A+

飘逝的诗


柴世明开了一家不大不小的饭馆,由于饭馆地处人群集中的位置,所以生意还算不错。
这天,当柴世明正忙活着打汤时,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他拿起手机一看屏幕上的号码,心就悬在了半空中。他想,这又不是期末考试之后要开家长会,班主任打电话干啥呢?估计着,准没好事。
“喂,柴文博的家长吗?”
“嗯嗯,是,你好。”
“赶紧来一趟,柴文博出事了!”
听到班主任用十分紧急的语气说出这些话,柴世明神色大变,扔掉了手里的勺子。
“啥事?”来到这里,全然是为了儿子,可如今班主任竟然说儿子出事了!柴世明急切地问道。
“你先来吧。”
说完,班主任就挂了电话,听筒漂浮着嘟嘟的声音。声音回响着,传进柴世明的耳朵深处,使他的脑腔鸣叫起来。从班主任的三言两语中,他已经很是清楚,这次事情非同小可。以前儿子无论是考试不及格,还是作业拖拉,班主任都只是轻描淡写。但今日,班主任对分数和作业只字未提,难道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事儿?
柴世明意识过来后,把手机从耳边拿了下来,他不知道儿子到底出了什么事,开始胡乱猜了起来。他想,莫不是儿子在学校顶撞老师即将被开除?可儿子老老实实,应该不会违反纪律啊。莫不是儿子将同学打伤致残?但儿子弱不禁风,连自己都不能保护,决然不会去打架斗殴的。莫不是儿子见色起意侮辱了女同学?这更不可能,小小年纪,根本就不懂那事儿。
想了许久,没有想出个所以然,可班主任为啥又不明说呢?思索间,柴世明已经换了一身体面的衣服,准备去往学校。妻子看他脸色不对,就问他何故,他快速地将事情跟妻子说了一遍。妻子听罢,六神无主,也要赶去。柴世明让她照看着生意,自己骑着车子便急匆匆地走了。
路上的他还在想,儿子到底出了什么事呢?


柴世明本来不住在市里,只是在两年之前,当他的儿子升三年级时,他们一家才搬到这里来。
刚开始,生活在农村的柴世明开了一家馒头厂,主营各种馒头和花卷。结婚之后,日子过得还不错,柴世明也胖了不少。因为人们越来越喜欢买馒头吃,再加上柴世明做出的馒头要形状有形状,要手感有手感,所以顾客犹如六月的梅雨一样,连绵不断。
吃馒头的人越来越多,柴世明的生意越来越好。在结婚一年后,他的儿子文博便呱呱坠地,像是知道到家里生意火爆想赶紧出生享福一样。柴世明想好了,等儿子长大了,就把蒸馒头的秘诀传授给他,算是子承父业。
在他们小镇上,儿子继承家里生意的例子比比皆是,不足为奇,很多人都走这条路。比如张老五,他爹卖猪肉,他也干起了这个行当,他的儿子已经做好了接班的准备。接班,这是个不错的窍门,招牌不变,顾客就不会流失。柴世明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长大,所闻所见也都是这些,所以当他看到自己的生意越做越好时,便连下一代的事情也安排妥当了。
本来是这样的,但是一场风波改变了他的看法。
小镇流行做生意,但不流行上学,谁家的孩子要是上学,那可真是一件被人耻笑的事情。就说与柴世明同村的老财迷。老财迷真名叫什么鲜有人知,可此号伴他多年。由号可知,他非常爱财,平日里就像是铁公鸡一样,一毛不拔。老财迷虽然爱财,但他居然允许他的儿子去读书!读完了小学,又要读初中,初中读完后,竟还去读了高中。从几年前,大家就开始嘲笑他,说他脑子被驴踢了,说他有钱没地方花了。他听了,也不作声,只是笑笑,像是避免别人的嘲讽,也像是嘲讽别人的无知。
犹如播种后的收获,数年之后的今天,谁能想到他儿子竟然考上了大学!这件事让老财迷扬眉吐气,要知道,在这之前,村子里是从来没有出过大学生的。所谓的大学生,对他们来说只是水中之月。别说他们村,就是整个镇子,大学生的数量也是凤毛麟角。在大家心目之中,大学生好比匣中宝物,光芒万丈,价值连城。
柴世明发现,在老财迷的儿子考上大学之后,老财迷可高兴坏了,他看起来比他儿子还高兴,好像回到了二十多岁的精神头儿,每天都笑容可掬。走在大路上,他的眼睛里写着骄傲,积极地寻找着别人的目光对视。他的嘴巴半张着,露出一排整整齐齐、令人自豪的好牙齿。他的额头点点抬抬,向别人打着热情的招呼。这还不算,过了几天,当柴世明打开电视机的时候,他一看,嘿!老财迷还上电视了,他们一大家子,还有亲戚朋友,风风光光,都在电视上晃动。他儿子披红挂彩,好比当年的状元郎一样。
老财迷逢人便说:“哎呀,享福啦!儿子毕了业就在大城市坐办公室吹空调啦!”
大家投去羡慕的目光。
老财迷背着手,接着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啊!读书人都是使脑子的人,不像咱,面朝黄土背朝天。以后,儿子就不需要再出体力干活喽!”
大家有些嫉妒了,忽然觉得读书人是那么的光荣,那么的高尚。
老财迷掀掀帽檐,昂着脸又说:“儿子以后算是享福喽!进了大城市,进了事业单位,那就有地位啦!穿着西服,开着汽车,夹着公文包,谁见了都得竖起大拇指!”
大家听着他的描述,想象着他儿子日后的发展情景,想象着自己向他点头哈腰的情景,想象着他高高在上的情景。然后,跟没有地位的自己对比着。对比之后,大家唉声叹气,自惭形秽,好似自己就是一个丑八怪,只能默默认命,独自悲伤。
老财迷说完,看着大家羡慕的神情听着大家赞扬的语气,脸上堆满了得意的笑容。
经过老财迷这么一说,大家如梦初醒,觉得以前自己深陷在泥潭之中,走不出来。也觉得自己如同那井底之蛙,不知外面的世界有多么丰富精彩。而现在,猛地全明白了,而且是大彻大悟。柴世明更是如此,他一看,不对劲儿,心想,要是儿子以后接了自己的班,当个卖馒头的,而人家都在大城市里当着官做着医生,那多丢人啊!也不是自轻自贱看不起自己的行当,可跟那些体面的工作相比,就是很没面子嘛!
柴世明看看六岁的儿子,开始打算进行改造了,就像是将铁锅放进熔炉改成铁碗一样。他的儿子叫文博,他小小年纪,虽然顽皮,但是个奇才,能吟诗作赋。
在他六岁半的时候,去了村里的学校上学,说是学校,其实只是一间大房子,里面可以坐八九十个学生,有一年级的,也有二年级、三年级的。学堂有一个老师,他是柴世明的哥们,读过初中,毕业之后就办起了学堂。按他的话说,在古代他就是秀才,秀才是可以教学的。柴世明知道他打小就爱看书,胸有点墨,可以为人之师,于是便把自己那顽皮捣蛋的儿子交给了他。
半年后,柴世明听哥们说,他儿子的数学试卷总是空白,上了半学期连加减乘除都分不清楚。他哥们还略带讽刺地说,可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这句话让柴世明有些尴尬,感觉儿子的笨似乎是遗传了他的不良基因。
但是柴世明不得不承认,他的儿子在数学方面的确跟个傻子一样。比如有一次,他儿子惶惶恐恐地跟他说,不好啦!老师说谁在前面先算谁,我坐在最前面,他要算我啊!柴世明听了之后气不打一处来,大叫,这是我的种吗?他媳妇听到这句话还差点跟他吵一架,维护着自己的贞洁。不过柴世明没工夫跟媳妇胡搅蛮缠,只对儿子怒目而视。
柴世明觉得,这明明就是加减乘除运算法则,他连这都不懂,要他何用!以后卖馒头说不定找人家零钱都能找错,人家给十块钱,他找人家五十块。看着儿子稚嫩的面容、大大的眼睛、小巧的双手,柴世明的爱欲和控制欲同时喷薄而出。
他想要去老财迷那里求取真经,想问问有何方法能让儿子练成大学生。可去了之后,老财迷推三倒四,语焉不详,一会抠抠脚,一会挖挖鼻孔,不是说天气不错,就是说地里的庄稼要有好收成。柴世明一看,心里便知,这分明是不想传授经验。
看到老财迷那副谝来谝去的样子,他心里就有口闷气。他想通了,就算生意再忙也不能不过问儿子的成绩,生意好坏无所谓,反正只要饿不住肚子就行,但如果儿子的成绩不好那就会没有出息!就会被人看不起!绝不能这样,要让老财迷那个老家伙看看,自己也不是吃素的,照样能培养出大学生。


虽然文博的数学成绩不好,但是他出口成章、诗才过人。他从小就喜欢东张西望,望到自己中意的东西,便凑上去一睹究竟。这可能是他擅长作诗的重要原因。
他喜欢在大树底下观看蚂蚁,喜欢在河边戏玩清水,喜欢游玩名胜古迹。在大树下观看蚂蚁,他写出了《蚁军》:树浮碎影忙,暮色隐斜阳。黑蚁黑触角,一摇一缕殇。在河边戏玩清水,他写出了《月夜》:黄鸭嬉汀渚,水波荡清露。小风吹细月,悠然天上浮。在花戏楼游玩一天,他写出了《花戏楼》:花戏台上楼,花戏犹唱忧。琵琶孤影望,枕湿噙满愁。
这样的事情如无边落木,不胜枚举,只要文博睁着那闪烁着光芒的眼睛,诗篇就源源不断地从他口中流出来。
柴世明在最初的时候还比较喜欢儿子在这方面的聪颖天资,可现在却不以为然,觉得他不务正业。一个学生,哪能天天弄这些没用的东西呢?要是在盛唐时期,兴许还能得到皇帝的褒奖赞许。像那李白,才华横溢,作出了许多首脍炙人口的诗。皇帝闻名,欣赏有加,让他入朝为官。可如今,写诗能干什么?说不准连吃饭都要别人施舍!就算以后可以养家糊口,这也算不得什么正当职业,跟卖馒头一样,都是些野路子,不体面。只有那读书考学,才是正路,才是一条通往荣华富贵的大路!
除了数学成绩不好外,其实,文博的语文成绩也只是差强人意,并不是出类拔萃。有一次,柴世明想考考他,便拿着他的语文教材,命令道,背首古诗《咏鹅》。没想到,他开口就来,“千里碧城湖,但见百里污。白鹅游黑圈,油羽不沾毒。”柴世明听罢大怒,往他头上敲了三下,骂他乱说一气。文博挨了揍,不服气,为自己辩解着,说我看到的鹅就是这样的啊!
柴世明大怒道,以为老子不知道那首诗吗?无论怎样,老子也是小学五年级毕业的!柴世明看他这个状态,十分着急,心想这样下去的话,连初中都未必考得上,更不要提大学了。若是上不了大学,那可怎么脱离农村走向城市啊!
文博显然没有在意他的责骂,嘴里念念有词,像是思考着什么事情。柴世明背着双手,走来走去。他宽阔的前额渗出点点星星的汗滴,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他脸挂愠色,红红的脸上写满了恨铁不成钢的
情绪。
憋时长久,瞬间爆发。只见柴世明猛一拍桌面,桌子上的茶杯、果盘就蹦到了空中,接着东倒西歪地落了下来。他一转身,上来踢了文博一脚,冲击力让文博一下子趴在既寒冷又坚硬的地上。
“不打不成器,你就该挨揍!”柴世明点着文博的额头斥道。
文博抹着眼泪,红着眼睛,哼哧哼哧的,不敢说话,也不敢乱动。他渴求地看着母亲,可是母亲没有拉住父亲,而是在责怪着他。她抹了抹眼泪,有些哽咽,抚摸着文博的头发说,儿子,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呢?家里给你吃给你穿给你钱花,你还不好好学习,你对得起谁?说罢,母亲的眼泪在眼眶中更加汹涌,一会儿便泪眼婆娑。
随着妻子的哭声,柴世明上去拎起文博,扒开他的裤子,朝屁股上狠狠地打着。他用力过大,只一巴掌下去,文博的屁股上就出现了五个手指印痕,一道道的,像红色的油漆。他妻子见状,瞬间心软,又是哭又是骂,干吗下手那么狠!怎么说他也是你儿子!柴世明转头厉声喝道,我教育孩子,你不要问,他不好好上学,以后人家的孩子都上大学而他打牛腿,我的脸往哪搁?我跟别人站一块都得矮一头!说罢,指着儿子命令道,给我写作业去!
文博这才站起来,哭着去拿那印着喜羊羊图案的小书包。晶莹的泪珠从他那犹如黑豆的眼睛中往下滴落着,落到了课本上,落到了本子上。


过了一段时间,柴世明看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就打算把文博送到镇上去读书。他觉得就这么一个儿子,可不能影响了他的前程,若有一点闪失,那就后悔莫及了。
在镇上小学开学前的那天,柴世明给儿子买了好多东西,买了一个崭新的书包,买了五十只铅笔,买了三十个本子,买了十个橡皮擦。买好过后回到家,把家里打扫了一遍,在香炉里点了三炷香,又在方桌上给列祖列宗摆上了丰富的贡品。接着,他无比隆重地把自己的爷爷和父亲请了过来。他爷爷年过古稀,头发斑白,皮肤上布满了褶子。他父亲将近五十,喜欢穿着西装和布鞋。他们二老分别坐在堂屋的椅子上,柴世明站在一旁,只听他大喊一声,跪下!儿子双膝一屈,跪在了他们的面前。
柴世明的爷爷抚弄着胡须,低沉而严肃地说:“重孙儿啊!你要记住,为了我们这个家族,你要努力读书,出人头地!正所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说完,他乐呵呵地笑着,继续说道,“你以后的日子过得舒坦了,到时候我也该命归西天了!不求别的,你能给我立个碑记,我地下有知,也会感到自豪的!”说着,笑着,脸上盛开出一朵美丽灿烂的花,眼中洋溢着满满的幸福。
文博迷惑地点了点头。
柴世明的父亲接着说:“‘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孙儿,时刻牢记你身上的责任,考上大学,光耀门楣,不要让我们失望!”说完,又说,“考上大学了,就能到好地方去,那里要什么有什么。我也不求能享到你的福,你过得好就行了!”
柴世明等二老说完,才开始开口说道:“儿子,咱家没出过大学生,我小时候家里穷,没读多少书,现在有条件了,你可不能辜负我们的期望!寒窗苦读,也不过十几年,吃十几年苦,总比吃一辈子苦好。以后进了政府的大门,咱也有地位了,就不用再受那些人的白眼了!”
文博磕了三个响头。
次日早晨,当柴世明送文博上学的时候,文博跟他说昨晚做了一个梦。他问,什么梦?文博说,我梦到了大鹏。他问,然后呢?文博说,大鹏背宽万里,翼如青云,它可以轻而易举地越过大海,飞过高山。可是,在必经之路上,有一张大网,大网无形若有形,有形若无形。大鹏本来满怀信心,昂首飞翔,但飞着飞着,突然,大鹏不幸地钻到了大网里面,它扑扑嗒嗒,可身上越来越粘,直到筋疲力尽不能动弹。
柴世明听罢,说道,你是动画片看多了吧,净瞎想一些没用的东西。好了,以后不许看动画片了。文博听了,很后悔跟他说这个梦,以至于连动画片都看不成了。
文博去了镇上的学校,但成绩依然如故,没多大起色。柴世明没有办法,只能把日常生活的重心放到儿子身上,每天都盯着他学习。只要文博回到家,就必须让他做题目,背课文。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效果还不理想。这时,他发现,村里的人大都把孩子送到市里的学校上学了。去市里上学,这如同是去淘金一般,仿佛只要去了,便能满载而归。
柴世明突然有种恐慌感,他觉得,别人都要超过他了,别人的孩子都要超过文博了。这种恐慌感像是一阵钟鸣,在他的内心深处回荡不绝。镇子与城市相比,那镇子里的教育太落后了。柴世明在心里盘算着,过几年要升初中,如果不能升入一所好的中学的话,那未来实在堪忧。
经过打听,柴世明得知许多人都去了享有盛名的晨辉小学,晨辉小学犹如虎狼,每到学生升初中的时候,升入名牌中学的学生可以达到全部学生的百分之九十。而乡镇的小学,则远远不如,甚至于就不存在名牌中学升学率。
柴世明二话没说,不假思索地坐上了城乡公交车,慕名前去。去了之后,他见到了晨辉小学,那里的一切,都比家乡好上太多。唯一不好的,就是学费太贵了,一年就要三千块,比高中的学费还贵。这还不连住宿费,加上住宿,那更多了去了。柴世明有些犹豫不决,但当最后看到成群结队的学生时,他猛然拍了板,决定要把儿子送到这里。他想,不下点血本,是不会见成效的!


为了让文博接受先进的教育,从而不比别人落后,柴世明举家搬到了市里。可搬过来之后他才知道,晨辉小学规定,要想进入学校受教育,必须要在开学的时候参加入学考试,哪怕是幼儿园升入一年级,也要考试。如若不然,那么就得在附近的小区买一套房子,这样也可以入学。文博转来的时候,该上三年级了,但是考试很不理想。为了不让梦想化为泡影,柴世明一咬牙买下了一套小区的门面房。
晨辉学校是封闭式的,到了周六周日要举行周考,每个月末药举行月考,所以学生不到放假是回不了家的。在平日里,作息时间也是非常紧张,无论是一年级还是六年级,都是一样。
由于想让班主任对文博上上心,柴世明就专门请班主任吃了一顿饭,他知道,家长请班主任吃饭,是让班主任特别照顾孩子的必修之课。无论学校怎样规定,归根结底还是要看班主任的脸色。在饭桌上,柴世明表达了自己的愿望,同时也诉说了自己的疑惑和不安。班主任看他这样担忧,只一席话,便让他把心放回了肚子里面,而且非常安生。
柴世明说,柴文博成绩很差,以前老师说他无药可救,当真如此?班主任笑道,此一时彼一时,以前在乡下受教育,学校要老师没老师,要设备没设备,当然不会好!我们学校,师资力量雄厚,教学资源丰富,学校纪律严格。比如说,我们的老师,那都是董事长重金聘请的,要是教不好,就会被炒鱿鱼。学校又配备了高级的教学设备,我们可以进行多媒体教学。同时,学校和许多家教辅机构保持常年合作,他们各家都会提供大量的教辅书和试卷。要想考出好成绩,那不多加练习是不行的,多做多考,熟能生巧。当然了,你不必担心孩子会调皮捣蛋,我们保证给你训练得听话乖顺!
柴世明问,怎么个训练法?班主任说,学校明确规定,全校学生,早上六点钟起床,晚上十点钟休息,一天上十节课。每个班级,都订了多种教辅书和试卷,教辅书上面有许多题目,试卷上都是题目,学生必须要做完。做不完的,就要接受惩罚,半年下来,没有学生不听话。听话的同时,达到了你的目标,学生的成绩突飞猛进,到那时,还愁上不了好初中吗?放心吧,送来一个孩子,还你一个天才!
柴世明听着,连连点头,他跟老师边吃边聊,制定着伟大的策略。吃完之后,柴世明高高兴兴地回去了,还唱着偶像罗大佑的《童年》,“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
在上学期,文博的成绩还处于下游阶段,而且面对着巨量的作业,他常常拖拉不写。为了这事,班主任经常跟柴世明打电话,最后经过老师和家长的有效配合,文博慢慢地步入正轨了。一年之后,班主任当初的话果真应验,文博的成绩如同芝麻开花,节节升高。只是,文博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他以前生龙活虎,非常顽皮,脑子里充满稀奇古怪的想法,可现在却是死气沉沉的。
在期末考试后发放通知书的那天,会开一次家长会,刚开始,柴世明觉得不好意思,生怕丢人,但在第三次开家长会的时候,情况就转变了。
那天,柴世明提心吊胆地去了学校的阶梯教室,让他意想不到的是,班主任竟当众夸奖了文博,说他进步快,脑子灵活。当他看到班主任批评其他学生时,内心咯咯地笑着。见到儿子后,他慈祥地摸着儿子的后脑勺,露出久违的笑容。
他们父子从学校走出,刚踏出校门没几步,文博忽然哭了,并对柴世明央求道:“爸,带我回去吧,这里吃人,吃人!”
柴世明拍拍儿子的脑袋,说道:“吃什么人!你好好学习,将来才会有出息!爸爸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一定要把你培养出来。放暑假啦,走,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去。”
看着儿子,他觉得儿子越来越像个大学生胚子了,斯文儒雅,喜爱学习。


几天之后,当柴世明路经学校的时候,不经意间看到学校对面的超市门口贴了一张海报,上面写着:火爆补习,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在海报上面,有一幅图画,几个运动员拼命往前跑着,其中有一个运动员被人远远地甩在后面。看到那个后面的运动员,柴世明的心里一咯噔,恐慌感再次袭来。他走上前去,记着上面的地址。
根据地址,柴世明来到一家名叫“金榜题名”的补习机构。补习机构院大楼多,里面停满了各种车子。走进去后,柴世明看到教室里坐满了学生,他们正埋头苦学着。他站在外面张望了一会儿,非常不安,急忙去了报名处。
“你好,请问是怎么补习的?”有人问。
柴世明进了门,发现好多家长正在询问着,无论是爸爸还是妈妈,都拥挤在办公桌的前面。
“就是补习新学期的知识,你补习了,比人家学得早,学得多,成绩自然就比那些没有补习的学生好!”那人说。
“哎哟,有道理!”
“那是,现在你不补习,将来就等着后悔吧!知道不?”那人神秘兮兮地说,“现在升初中,有两种途径。”
“哪两种?”
“第一种,就是你有门路,若是没有门路,那就只能硬拼成绩了。你不补习,人家补习,看看那教室里面,人家赢在起跑线上,你输在起跑线上!你们想想,自己有门路吗?”
大家听了,议论纷纷,表情凝重。柴世明也不淡定了,为了儿子,他已经付出了太多,要是再输在起跑线上,那岂不是前功尽弃!
“补习了,开学考试考得好,可以进加强班!自己想想看,补习的费用也不过一个月的工资,两千五百块钱,可这关乎孩子的未来啊!”
柴世明心中无比焦虑无比烦躁,他瞬间觉得,如果不补习,孩子的未来将是一片黑暗。他仿佛看到了两年之后,别人的孩子升入重点初中,而他的孩子升入普通初中。他仿佛看到了五年之后,别人的孩子升入重点高中,而他的孩子升入普通高中,甚至没考上再复读一年。接着,别人的孩子考入名牌大学,毕业后留在大城市,光鲜体面,非常自豪,而自己的孩子则是一塌糊涂,继续待在农村。
他心想,可不能落后,不能落后啊!只要能得到竞争优势的筹码,付出再多也在所不惜!
当天,他就给儿子报了名,而且报了学费是三千块钱的“小班辅导”。回到家,他跟文博说起了这事,文博知道后,脸色瞬间变了,那如黑豆一般的眼光也黯淡起来。他嘴巴一咧,瞬间呜呜地哭了。柴世明大叫道,哭什么哭!我这是为谁好?我拿着钱供你读书,你还嫌孬是不是!哭也得去,不哭也得去!


经过一暑假的补习,文博在开学分班考试时一马当先,顺利进入加强班。同时,补习的作用也发挥了出来,文博在四年级的期末考试中夺得了班里的第一名。柴世明接到班主任的贺喜之后,激动无比,心里得到了莫大的慰藉。他急忙给家里打电话,对爷爷说,文博要成大器啊!对父亲说,等着享清福吧!
这次开家长会,柴世明不再像以前那样有些畏头畏尾了,他还特意买了一身西装,一双皮鞋,打扮得像一位大腹便便的老板。开完家长会,他又领着儿子去补习机构。
文博似乎成熟了,他波澜不惊,面无表情,冷冷地对柴世明说:“如果,考试是学习的终结,那实在是可悲的。”
柴世明笑道:“傻孩子,那养猪就是为了卖钱,学习呢,当然就是为了考试。你看那古代科举,古人熟读四书五经,最终不也要到考场作八股文吗!无论何时,学习都是要考试的!”
文博仰天叹息,眼神中露出惆怅与同情,宛如隔了时空,看透了相似。他淡淡地说:“我来背段文章吧。”
柴世明听了,大喜道:“好啊!”
文博看着天空,背道:“使举国之少年而果为少年也,则吾中国为未来之国,其进步未可量也。使举国之少年而亦为老大也,则吾中国为过去之国,其澌亡可翘足而待也。故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鹰隼试翼,风尘翕张。奇花初胎,矞矞皇皇。干将发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苍,地履其黄。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美哉我少年中国,与天不老!壮哉我中国少年,与国
无疆!”
柴世明虽然没有听懂,但还是赞叹道:“儿子记忆力非凡啊!”
文博笑道:“可是,我已经不会作诗了。”
 

这是五年级了,还没到期末考试,班主任就给柴世明打了电话。
到了学校后,柴世明见到了儿子,儿子就像猴子一样,被众人围观着。只见他眼皮塌着,目光绵软无力,头发如同强风过境后的野草,胡乱地支棱着。没来得及问班主任到底出了什么事,柴世明便过去责备他。
“儿子,你干啥了!”柴世明瞪着眼睛问道。
“儿子,你干啥了?”文博反问道。
柴世明以为是听错了,在确认到自己听觉没有问题时,他还是又问了一句:“儿子,你说什么!”
“儿子,你说什么?”文博傻乎乎地笑着。
“我是老子,你是儿子!”柴世明气急败坏道,要不是在班级门口,他早就一巴掌扇上去了。
“我是老子,你是儿子!”文博重复道。
柴世明还没明白怎么一回事,文博就一蹦一跳地,像三四岁时一样欢快地跑走了。柴世明待在原地,仿佛看到了儿子儿时的样子,但他知道,无论如何,眼前的这个人也不是三四岁时的儿子了。看着渐行渐远的儿子,柴世明一下子跌坐在地上,他知道班主任为什么叫他来了。
 
作者:柴健龙,笔名寒木。

新闻热线:010-85766585/010-85753668/18618415909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11032410号-5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6 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