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微信

扫一扫,
或在微信中搜索
"作家网"
微博

扫一扫,
或点击直接进入
"作家网"
官方微博
QQ群

扫一扫,
或点击加入
"作家网qq群"
官方qq群

脏物

2018-09-09 08:24 来源:作家网 作者:韩于水
0
A- A+

脏物

作者:韩于水



“老板,来碗牛肉面。”
苏丽一进门就闻到早餐店扑鼻的香味,她想吃肉。
方方正正的嫩牛肉块点缀在碱面上,葱绕一圈,红油溢满碗口,这家百年口碑,连锁店遍布城区。苏丽一口一口地咀嚼着,生怕漏掉一丁点汤汁,一飘香肉味儿。的确是好吃,尤其对一个连续几天都没吃饱喝足的人来说,狼吞虎咽未免太对不起自己的舌头。
不对。苏丽吃到一半,抬头看看桌上的价目表,牛肉面——15块。摸摸口袋,积蓄所剩无几。唉……好工作找不到,普通工作懒得做,几天下来,连吃碗牛肉面都紧巴巴。拿起筷子,脑子里,肚子里翻江倒海。肉呢?还有三块,先把肉吃了再说。
“呸呸呸……”苏丽把嘴里的残渣吐了出来,“服务员,服务员!”
“来啦……”
“怎么有沙子!”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今早上忙不过来,实在是没注意到。马上给您换一碗”服务员准备把苏丽吃剩的面端进厨房。
“不用了,这种面也端出来,不用换了!”苏丽瞥向服务员,眼里全是不满。
来到这座城市已经有两年了,在超市做了这么久,薪酬一点变化都没有,还时不时扣钱。妹妹一直都在一家早餐店工作,那里工作坏境好,地理位置佳,更让人羡慕的,是五险一金全都包。但最近效益不好,店长管得严,早餐什么的肯定是蹭不上了,可是嘴刁的习惯改不了,好怀念以前跟着妹妹想吃就能吃的叉烧包,三鲜粉,牛肉面,还有每换一个厨师妹妹就给自己带回来的新品种。
苏丽边想边走出早餐店,一面对碗中的沙子感到气愤,一面又发现自己竟因此而不用付钱。难道……    
从这天起,苏丽不断地进入各种高档餐厅,不断地在碗里挑出各类稀奇古怪的东西,而且每一次都是吃到差不多一半的时候发现的。如果第一次是偶然,那么接下来的每一次都是苏丽自己给自己创造机会,创造找到工作前自己养活自己的机会。三鲜,炸酱,羊肉,牛肉,不断轮换;当然,头发,沙子,甚至苍蝇也是每天的必需品。脏了口袋,却活了肠胃。
第一次做苏丽心里还是有些害怕,接着一次比一次得心应手,一次比一次游刃有余。只是,一家吃了一遍就不能再吃第二遍了,苏丽觉得和从前比,真的只是位置变了,口味都很合心意。
                            


可是,无论是每晚搜集“赃物”囤在口袋里,亦或是每天空着肚子找早餐店,她都身心俱疲。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还是找个工作比较好。那天早上,苏丽就径直走进了租住处旁边的早茶店。只不过,她没在这家店蹭过早餐。她第一次干干净净吃完一碗面,并且大大方方走向了收银台,结了账。虽然动作很生疏,不像吃沙子,挑头发,或者是夹苍蝇那么得心应手。不过,不管怎么说,掏钱嘛,谁不会?
掏钱是容易的,收钱也容易,计算题用在交易上总是得心应手,不管读书时的数学多么的糟糕。
“刚好缺了名收银员,你来吧。不过前台的事你也要帮着点。”
 
她上岗了,开始面对一个个麻烦的顾客:咸了,辣了,说了不放香菜又放香菜,怎么会有醋味……于是为了顾客的满意,她像每一个她之前整过的服务员一样,把面端进了厨房。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谁气愤地从门口出去,说气饱了之类的话,也还没有哪位顾客吃到一半有问题。大家都是第一口,或者是看到碗里的脏秽后连筷子都不动就会抱怨的。
那天苏丽回老家了,跟她换班的人中午在店里说起了早上的事儿。
“什么人呐,吃完后竟然发现一根头发!哼,以为我们不知道,一身破破烂烂地卖完菜回来,有几个钱吃早餐?明明就是要结账的时候,拔了一根丢到碗里的!”
“我倒还从来都没遇到过这种事情。”
“这种人可不少呢。听我邻居说,前段时间,一个女的,就在她们店里做过,只不过怕被发现,只吃了一半。刚开始还以为真的是吃到不干净的东西才生气,没想到,要给她换她不换,拍拍屁股就走,转身就在旁边的包子铺买了几个馒头!你说,这不是吃霸王餐是干什么? ”
很快,第二天苏丽也听说了,鸡皮疙瘩冒了一胳膊,嘴里竟也愤愤不平:“还好我们店里没来过这类人,碰到也是背时。”
那段时间苏丽多少都有点战战兢兢,她怕自己被怀疑上,总是疑心很重,上班时也特别小心翼翼,不会因为嘴馋而多尝一口豆浆,或是多叼一个肉包。
                                               


“丽丽!”
刚端给顾客一份地瓜丸,抬头就看到一个大汗淋漓的老人走进店里,是隔壁王伯伯。
   “你在这里做事啊!怎么样啊?”
“蛮好的,伯伯坐。吃点什么?”
“噢,不用不用,我在家吃过了。我今天是想问问你啊,你知道哪个酒店比较好吗?我儿子娶媳妇,过几天摆酒宴。我看到你门口总是堆一些喜德来的盒子啊袋子啊什么的,你应该经常去吧?那里怎么样?”
“没有呢,我怎么会经常去,这点工资,吃得了几回……我妹妹在那里做事,她经常会带一些她们店里的新品种给我尝尝。”
“这样咯…….唔,那你晓得哪里的比较好吗?”
“要我说,搞气派一点,要数欧米茄最好,不过,那里确实不便宜,一般都是商界演艺界的在那里,有时候还会因为怕粉丝骚扰增派保安,不过我去的时候没什么保安;论好吃,还是东之味,那里都是湘菜,我有次去吃早餐还试吃了她们店里的爆炒肥肠,要是去那里啊,一定要点那个菜;对咯,再回首也很不错,那里清淡一点,茶水特高级,连我都喝得出不一样……”
“没想到啊,你小小年纪,吃了这么多地方,交了蛮多男朋友吧?”
“伯伯你说什么咯,我怎么可能会靠男的吃饭?”苏丽撇了撇嘴。
“那你厉害啦,到处吃。”
“想吃就会想办法嘛。”
“服务员……”
“来啦……伯伯你先坐会啊!”
“好好好,你去忙,你去忙。”
“怎么有沙子!“顾客嚷嚷道。
苏丽一边解释一边要把面端回厨房,偏偏那女人不愿意。
“你这破店,净做些糊弄人的早点,我不吃了!”
苏丽悻悻地看着女子白着眼走出店门。王伯感叹道:“丽丽啊,你也不容易,怕是要扣工资了吧?”
“没事,反正平时这种人也不多,就当今天掏了几块钱给乞丐。”
“那也是。那你做事吧,我就不打扰你了,到时候办酒你得来啊!”
“好嘞,有好吃的我肯定会去!”
苏丽是幸运的,两个月了,第一次扣工资,因为那个恶心的顾客。想想自己这个月要少吃一碗牛肉面,或者两个奶黄包了。但愿以后不要撞上这种人。想想自己从前……唉,若不是没有工作也决不会做那种事。苏丽顿时对自己以前的行为感到自责。不过,都过去那么久了,人家应该都忘得差不多了吧。
                             


王伯伯的请柬很快就到了自己手里,东之味。
不对。苏丽那次在那里和一个服务员吵过。那也是那段时间唯一一次蹭早餐被人骂。现在想想,大概那几天她碰到蛮多这类顾客吧,工资实在是扣太多,嘴才那么臭。突然后悔上次跟王伯伯介绍那么多,当时就说不知道不就好了嘛。本来就是一个穷打工妹,何必去打肿脸充胖子,难怪伯伯会说自己是不是交了蛮多男朋友。那……这酒席,去不去呢?
 
“丽丽啊,待会来东之味啊,我们先过去了!”王伯伯一大早特地敲开她家的门,热情地邀请道。
“嗯嗯!好!祝哥哥嫂嫂新婚快乐!”
看着新娘脸上洋溢着新婚的喜悦,苏丽好生羡慕。为了省钱,自己很少出去玩;怕欠人情,也不愿意别人请客。可是身边的打工妹,一个个都浪得很,衣服鞋子,哪样不是男人买的。苏丽买不起,更不会拉下脸子去吃男人的。一来二去,几乎没有什么朋友。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把自己嫁出去……答应王伯了,那就还是去吧。穿什么衣服呢?总不可能穿着T恤去吧……穿这件?上次生日时妹妹特地花血本送的。她知道姐姐看中了好久,一直舍不得买……想想一直都在店里忙活,都没时间好好打扮自己。真的太久没有穿了,还是前段时间每天为了蹭早餐特地穿的。不穿高档点,服务员都会看不起。



王伯伯家条件有限,十五桌酒席,还多出了好几个空位,苏丽和其他几个邻居坐在一桌。她们都是租住在一幢楼里早出晚归的打工男女,做事地方不一样,自然联系也不多。互相寒暄了几句后,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开始主持婚礼的司仪身上。
“今天是我们王勇和刘梅的新婚之日,承蒙各位厚爱,特地在百忙之中抽空前来参加他们的婚礼,王勇和刘梅相识于……”司仪一边说着话,酒店的菜一碗一碗地被端上了桌,还真点了爆炒肥肠,苏丽一筷子就往肥肠碗里夹,边夹边和邻座介绍,这里的菜很不错,尤其爆炒肥肠。
“怎么有沙子!”邻座埋怨道。又是这句话,苏丽心里“咯噔”了一下。可是她吃到的肥肠荤腥已除,香脆弹软,配上爆炒的红椒,油辣十足,毫无挑剔可言。苏丽又吃了一块,唔,好吃!
“沙子!”好几个邻居异口同声地嚷嚷道,王伯伯听见这桌有声音,马上走了过来。
“招待不周啊招待不周,大家吃饱喝饱,少了我叫厨房再上。”“王伯啊,这肥肠洗的不够干净啊,我们这桌好几个人都吃出了沙子……”
“有这事?我去喊服务员过来!”王伯神情颇有些不高兴。也是,儿子大喜之日,这酒店的菜做得如此马虎,宾客们都满是埋怨了,谁碰上谁都会阴沉着脸。
服务员差不多是被王伯的唾沫星子溅过来的,就当她准备把那碗肥肠端进厨房时,抬头竟看到了苏丽,没错,就是那个女的,别说今天她穿的衣服和上次一样了,就是化成灰我都认识!两个月都没有这种人了,上次没被骂够,今天又来!
“你这女的胆子蛮大啊,是平素练多了,吃到一半就喊有沙子,结果发现这顿饭不用自己掏钱吧!”
一桌的宾客面面相觑,听不懂这服务员在说什么。王伯在气头上,对着那服务员大吼:“还磨叽什么,快点去厨房换一碗!”
“不是我不愿意换啊叔叔,是您得看这沙子是从哪里来的。咱这菜都是一个师傅掌勺,别的桌没啥事,就这桌有问题。不过如果真是我们的责任,我们负责;可是,这沙子……”
彪悍的服务员把手径直伸向了苏丽的口袋里,一小把沙子从服务员手指缝里一点一点倾泻出来,苏丽猛地意识到这是上次放在口袋里的“赃物”,找到工作后衣服一直没有穿,都忘了清干净了……
       
作者:韩于水
新闻热线:010-85766585/010-85753668/18618415909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11032410号-5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6 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