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微信

扫一扫,
或在微信中搜索
"作家网"
微博

扫一扫,
或点击直接进入
"作家网"
官方微博
QQ群

扫一扫,
或点击加入
"作家网qq群"
官方qq群

在路上

2018-11-25 09:06 来源:作家网 作者:刘浩然
0
A- A+

在路上

作者:刘浩然  

我的对面坐着一个警察,他好像在询问我些什么,可是我听不见他在说什么,我只能看见他的嘴巴可笑地一张一合,就像被放在案板上而未死的鱼那样嘴巴一张一合,我想笑,而且,我真的大声的笑了出来。

1.

我一直走在路上,从西到东,从北到南,我不想停下来,或者换句话说,我停不下来。从很久以前 ,我也记不清是多久之前了,我就在路上了,从一个陌生的地方到另一个陌生的地方,在稍作停留之后,我又奔赴另一个地方,脚步匆匆,像是悲壮地去奔赴一场葬礼。
我记得在很久之前,那还是我在上学的时候,你问我,我什么时候可以停留,我说,“直到我遇见一个像你一样,我爱的女子。”我记得我说这话的时候,正准备离开,而在我还未离开的时候,你就已经问我什么时候停留了,好一副你努力挽留我的样子,但是如果不是前一天撞见你坐进一个男人的车里,如果不是看见停在原地却在不停颠簸的车身,如果不是我那么爱你,我又怎么会选择离开呢?

2.

走在路上是会让人变得盲目的,上车开车,停车吃饭,不知道自己要开到哪,唯一知道的就是只要自己一直在路上就不会觉得彷徨。
一个人的旅程总是会感到孤单,我曾想过是不是要带上一只狗,让它坐在我的副驾驶上,在我开车的时候它会把头伸出车窗外,伸着舌头,耷拉着耳朵就像电视广告里面演的那样,但是最后我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我觉得我承担不起这份感情,我不能让一个生命跟我在路上颠簸漂泊,我不能让它这样颠沛流离,于是我选择在路上去邂逅不一样的人们,我想倾听他们的故事,他们或许会陪我走一程,然后下车,消失在茫茫的人海中。

3.

在路上我遇到一个女子,在路上我也只遇到这一个女子,但就是这个女子让我停了下来,最终让我坐在了我面前的这个警察的面前。

4.

她是在一个荒芜的路边坐上我的车,或者说我是在一个荒芜的没有生机的路边捡到了她。那时候她花光了身上的钱,没钱让她没法搭车,我看到她的时候天刚下完雨,她湿漉漉的坐在路边的水泥桩上,身上湿漉漉的,她低着头,正在踢脚边的石子。我把车停在路边,“喂,你要去哪?”她抬头看着我,我看见她的眼睛,像是一口没有被阳光照耀过的深井,深邃而幽暗。她就那样让我肆无忌惮的看着她的眼睛,过了一会她说“我要去远方。”我笑了,我没有料到她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我以为只会在一些文艺电影才会出现的片段也会发生在自己身边,也许是我一直在匆匆忙忙的赶路的原因,不管怎样,我还是打开了车门,邀请这个漆黑眼睛的女子成为坐上我的副驾驶,这个原本我以为会坐着一只会在开车时把头伸出窗外吐着舌头的大狗的位置。

5.

她坐在车上话不多,以至于我很多时候都忘记了自己身边还坐着这么一个眼神深邃的女子,一个人开车的时候会看窗外的风景,不去管外面是怎样的景色,沙漠也好雪山也好,我都只是从那里经过,我看着它们,我看过它们,心生感慨,但无话可说。我的点烟器坏了,我不得不一根接一根的抽烟,她坐在我旁边,看着窗外,“你从哪来?”我问她,她看了我一眼,或者说我的余光看到她看了我一眼,她反问我“你要去哪里?”我笑着说“去远方,正巧和你顺路。”她突然伸出手来摘掉我嘴上的香烟,然后丢出窗外,“我很讨厌烟的味道,这让我难过。”我承认那一刻我后悔了,我甚至在想为什么我的副驾驶位置上为什么不是一条会吐舌头的大狗。我尴尬的咳了一下,“那好吧,那我们就开去远方吧。”

6.
我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去什么地方,我都是跟着自己的感觉走,有时候会绕很大的圈子,但是她知道她想去哪里,所以,我跟着她,去她想去的地方,她说她想去318国道的尽头,我说:“好,那我们就去尽头。”

7.

她问我为什么我会在路上,为什么我会载她去她想去的地方。我笑着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我不想回忆我走在路上的原因,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载她上路,或许都是脑子一热,但是不管怎么样我已经在路上了,而她也已经坐在了我的副驾驶上了,这是既定的事实,我不想改变。车没油了,我在加油站加了油,突然心生困顿,在路上的人总会想放电影一样回顾自己以前的生活,也会不断思索自己的人生,我没办法控制住自己的大脑,我感觉自己灰头土脸的走在路上而不知道自己走在路上的意义,我试着问我自己,但是还想不出答案,倒是我的肚子给了我一个明确的答案,它饿了,我不好像已经有多久没有好好吃过饭了,一个人走在路上饥一顿饱一顿,有时候白天黑夜颠倒过来,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株发育不良的蔫黄植物,于是我对她说:“走,我们去吃饭吧。”

就近找了一家小餐馆,桌椅油腻,我要了一碗面,而她不知道自己要吃些什么,她一脸茫然的看着我,我对着老板说,“两份牛肉面。”面很快上来了,冒着热气,我感觉肚中饥饿,不顾面烫开始大口吞咽碗中的滚烫面食,牛肉面说是牛肉面可是我真没看见几块牛肉,于是把牛肉单放一边,咬一小口吃一大口面,面很烫,我的舌头麻了,虽然我吃牛肉时咬的很小心,但是还是吃完了,还剩下半碗清汤面,我哭笑不得,几片牛肉被筷子夹进我的碗里,“你吃吧,我吃不下。”我看着她,她小口的吃着面,吹着热气,水汽氤氲,时间好像静止,没有外面那个纷繁扰乱的世界,只剩下坐在这里吃着滚烫的面的两人,恍惚间我好像看到了那个很久之前的模糊人影,筷子停在半空,还夹着一团面条,我感觉我被什么东西噎住,什么东西堵在我的喉咙,她没有抬头看我,“你是一个有故事的人。”我咧开嘴笑了,这个笑容含义不明暧昧不清,我不过一个走在路上的人罢了。“快吃吧,别让面凉了,凉了就不好吃了。”我说了这么一句,然后站起身来,去付账。

8.

每个人都是有故事,但是我不愿意做个有故事的人,相比之下我更愿意做一个听故事的人,就像城市角落的乞者,靠着一个逼仄的角落,安静的看着来往匆匆的人们,但是我不得不成为众故事者中的一员,我也有自己的故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这并没有什么稀奇的,而且我认为我的故事不值得一说,所以,我认定自己是一个没有故事的人,那种感觉就好像,把一个人剖开,结果就发现这个人里面什么都没有,没有心脏,没有肝脏,没有胃,只是一个空空的壳子。
她安静的睡着了,这让我可以好好的看一下她的脸,除了她深邃的眼睛,我对她的脸没有什么别的印象,我把车里的灯打开,光线昏黄,我发现她的睫毛很长,在从上照下的灯光下看得见浓重的阴影,我知道她没有化妆,我好奇一个人的睫毛怎么可以这么长,她闭着眼睛,毫无戒备,恬静的靠在座位上睡着,发出均匀的呼吸,我停了车,打开车门,下了车,关上车门,吃完面的时候,我买了烟,我掏出烟和打火机,夜里的风把我的打火机的火吹灭了好几回,我用手罩着火焰颤抖的点着了烟,深吸一口,然后看着香烟慢慢冒出蓝色的烟雾,周围很安静,除了发动机的声音,我似乎还听得见自己的心跳,我突然想问自己,为什么会在路上,在路上是为了什么,经过一番思索我发现,其实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路上这已经不重要了,那个让自己出现在路上的原因对于自己来说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那个人似乎已经变成了记忆里的一团烟雾,一个象征,在一个不经意的时刻被某样东西不经意的触发,然后凸显出来,仅仅是这样,关于这个人的本身,我已经记不起什么来了,从她进了别人的车开始,我就已经忘记,人真是奇妙,总会用各种各样奇怪的方式保护着自己。然后,我熄灭了香烟,打开车门坐进去,车缓缓的开动,我现在就只有一个目标,这也是我身边这个沉睡的毫无戒备的女子的目标,我要开到318国道的尽头。

9.

我始终没有问这个不知名的女子为何会想到独自一人去国道的尽头,那个对于我来说不那么重要,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原因都不那么重要,一旦开始,就无法停下来,回头追究原因的行为反而会让自己觉得幼稚可笑,所以我不问她,她也没有主动提过,我们就坐在彼此的旁边,两个没有关系的人,就这么坐在一起,开往一个共同的目标,可是我还是想要一条会吐舌头的大狗,我决定当我回来的时候一定会带上一条,我把这个想法给她说了,她笑了,貌似是第一次对着我笑,她向我描述那条狗就好像她见过那只狗一样,她说那条狗肯定会有长长的毛,整个身子都是毛茸茸的,会在我抽烟的时候发出呜咽的声音,会在我吃面的时候看着我碗里的那几片牛肉流口水,会在深夜的时候把身子蜷缩在副驾驶的位子上盘成一个圈,会在我开车的时候安静的蹲在座位上而不是把头伸出窗外兴奋地吐着舌头。我安静的看着她兴致勃勃的描述,我觉得在路上也不是那么孤单。

10.

我们两个人一直走在路上,我突然想慢点开,我不想那么快的把她送到国道的尽头,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也许我爱上她了,爱情这个东西,谁说的清楚呢。她好像看出来了,她对我说“开慢一点吧,我不着急的。”我惊叹她为什么可以看出来,难道是我在颠簸的路上尽量缓慢平稳的驾驶么?难道是因为每次和她下车吃饭都点很多然后两个人安静的慢慢吃完么?难道是每个深夜我见汽车熄火,听不见发动机的声音然后安静的坐在车内么?难道是我抽完那盒烟以后再也不见的烟火么?我不知道她是怎么看出来的,但是我确信她看出来了,她小心的维护了我的自尊,但是她不知道的是,我是真的想开慢一点,再慢一点,我突然想好好的看一看窗外的风景,我突然记起哪条路上的小餐馆它里面的馄饨很好吃,我突然记起她小心夹进我碗里的几片牛肉,我突然记起她兴致勃勃的向我描述一条也许我根本就不拥有的狗,我突然记起她浑身湿漉漉的坐在路边的水泥桩,我记起她在车灯下浓重的睫毛阴影。我不知道这一切为什么会突然一起涌进脑海,我哽咽着嗓子说:“我们走吧。”

11.

我觉得和她一起走很久,而且我知道我们快到了,快到达她的目的地了,我不知道她在到了以后会对我说什么,她下车以后会做什么,我只知道,我们快到了。我开始变着法地给她讲笑话,因为她笑起来很好看,每次她都撇着嘴说我讲的笑话一点点都不好笑,然后看着我尴尬的样子笑出声来,我不知道她心中是怎么想的,我甚至都不知道她的姓名,我们距离那么近,我一伸胳膊就可以拉住她的手,她嘴一张我就可以听到她的声音,我不知道我们还能这样持续多久,我只知道我们快到了,我不敢鼓起勇气问她下车以后会去做什么,我只能唯唯诺诺地小心开着我的车,一点一点的靠近那个目的地。

12.

车经过一片草地,她叫我把车停下来,她说她想在草地上躺一躺,我把车停了,然后看着她下车,看着她坐下,看着她躺下。天气晴朗,天上飘着大团大团的云朵,蓬松的样子,她躺在草地上,阳光照在她身上,我坐在车里看着她,时间仿佛静止,她突然坐起来,大声地问我爱不爱她,阳光照着她的脸,她眯着眼睛,她在笑,很好看,我却因此难过的想要留下泪来,然后她站起身坐进车里,带上车门,笑着对我说:“我们上路吧。”

13.

不管我把车再怎么开的慢,该来的还是来了,我们就要到了,目的地就在眼前,本来是地图上的一个小点,到现在变成面前一片广阔的土地。她紧抿着嘴唇不说话,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我讨厌极了这种有话说而无法表达的感觉,我知道我想要表达的感情,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让这种感情脱口而出。我们就这么沉默着,我感觉心中焦躁,我想抽一根烟,但是我把手摸进口袋却发现什么都没有,恍然间我才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吸过烟了,而在我把手收回来的时候,她的手轻轻放在了我的手背,很凉,像冰一样,我看着她,她看着窗外,而她的手就放在我的手背上,我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而就在这时,我们到了。

14.

面前的那个警察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我看着他的嘴巴想到了放在案板上的未死的嘴巴一张一合的鱼,他晃了晃我的肩膀,“先生,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事发当时你在什么地方?你和死者是什么关系?她为什么会死在你的车里?”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警察,我只知道她走了,她叫我下车去找烟,她说她迫切的想吸一根,她说请满足她这个请求,她说等你拿烟回来她吸了烟一切就结束了,她还说想让我停留不要再在路上了。我下车去找烟,而在我向路过的司机借到烟火回去的时候发现她安静的坐在我的副驾驶位置上,低着头,我看不见她的脸,我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强装高兴的对她说:“看!我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找到烟了!”可是我还没有说完,她的身体就向前趴在了副驾驶前的台子上,我看见殷红的液体从她垂下的手腕滴在车里,发出沉闷的声音,一下一下重重敲着我的鼓膜。

15.

我把车锁在了车库里,我开始正常生活,我开始害怕搭乘别人的车,每天挤在拥挤的人群里,我才不会觉得寒冷,我再也没有抽烟,我在夜里总是失眠,我再也不吃牛肉面,我也不养狗,只是在一个人的时候,我会打开车门,坐进去,关上车门安静的坐着,好像听见窗外呼呼的风声,好像我仍旧在路上。
 
作者:刘浩然  
新闻热线:010-85766585/010-85753668/18618415909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11032410号-5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6 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