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微信

扫一扫,
或在微信中搜索
"作家网"
微博

扫一扫,
或点击直接进入
"作家网"
官方微博
QQ群

扫一扫,
或点击加入
"作家网qq群"
官方qq群

自首

2019-02-17 17:34 来源:作家网 作者:汤锦花
0
A- A+

自首

作者:汤锦花
 
1

罗庆东在派出所睡了一晚就腰痛得厉害,这事都要怪郭劲涛,要不是郭劲涛多嘴把林梅家的变故告诉刘玉芬,他也就不会昨晚回去被刘玉芬唠叨得头痛欲裂最后不得不借口说加班躲到办公室躺了一晚,虽然也没有睡着,但是至少清净。
他想着这时候刘玉芬也该出门去上班了,但他回到家里才发现刘玉芬还在家。
今天不用上班吗?罗庆东一边换鞋一边抬手看手表。
我哪有你罗大所长忙,半夜还要去加班。刘玉芬冰冷的语气正是罗庆东早就想到的。
好好的请什么假?哪里不舒服?他猜到刘玉芬是请假了。
心里不舒服。刘玉芬说话阴阳怪气,罗庆东自然懂是为什么,女人嘛,就不是讲理的生物,还是让着点好了。罗庆东换了鞋就去浴室洗脸。
你昨晚在哪里睡觉的?
所里呀。跟老郭一起的。不信你打电话去问他。罗庆东也是一筹莫展,口气好不到哪去。
没去她家里?
去了。罗庆东也是赌气,明明没去偏说去了。
我就知道。见到老情人的感觉怎么样?
你想什么呢?我就算去她家里也是去调查取证,别没事瞎找事。罗庆东把门一甩,浴室门上的玻璃也抖了一下。刘玉芬还想继续纠缠,但是看到罗庆东似乎有点火了,她便见好就收。
罗庆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四十出头,一晚没有刮胡子,日晒雨淋在脸上留下的痕迹,他已经真的是四十多岁的老男人了。而林梅似乎一点都不显老,要不是对她那么熟悉,他也会以为她只有三十出头。看来她应该很幸福。
只可惜以后恐怕不见得了。
想起昨天接到报案,再一次见到她,他都以为她还留在过去的时间里一直没有离开。
他也曾想过他们相遇的场景,却唯独没有想过是这样的。再见却没有一点喜悦,全是愁云惨淡。
老罗原本想利用半天休假回家睡个舒服觉再去所里,但是刘玉芬在家里,他还是决定先回所里。但是这个决定似乎又错了,“别人的事你就这么上心,儿子读书都没见你这么关心。” 罗庆东的脚被刘玉芬的话卡在门边。
“案子是别人的事,但工作是自己的事。”老罗不知道这句话是自欺欺人还是骗人,他的心里现在盘桓的都是林梅忧郁的眼神,挥之不去。
所长。怎么不多休息一下,去医院看过了吗?小陆很顺口问了一句。
没事,都老毛病了。老罗说着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尸检报告不是还没出来吗?小陆对着罗庆东的背影说。罗庆东没有回身。
我说了吧,所长跟林梅的关系肯定不一般。吴晶遮住嘴小声朝小陆说,但是她的眼睛还盯着老罗的办公室,似乎生怕他出来听到了。
你怎么知道?小陆也跟着八卦起来。
女人的直觉呀。吴晶的话让小陆有些探求八卦的心有点受阻。
少卖关子。
所长看她的眼神就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
这你就自己去想象吧,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下次一起去现场你就知道了。吴晶没有点破。
是保姆叶萍先发现死者的。死亡时间大约是昨天上午九点到十一点之间,死者额头有明显外伤,死者被发现时倒在地上,死因需等待进一步尸检报告。周雪峰的账户两天前提取过五万块钱现金,林梅和叶萍都说不知情,现在这笔钱也不翼而飞了,有入室盗窃杀人的可能。罗庆东仰头靠在椅子上回想着目前掌握的信息,他现在已经能倒背如流了。
他从桌上的文件夹里找出林梅的笔录来。为了避嫌,或者是为了不扰乱自己的判断,他特意没有自己询问林梅。
要不是发生这样的事情,他都一直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
叶萍九点左右出门去买菜,差不多十点四十回到家里,期间只有周雪峰和他儿子周明明在家里,但周慧峰说周明明十点左右就去她家做作业了,没有人知道十点到十点半之间有没有人去找过周雪峰,可惜小区的监控录像早就坏了,只是个摆设。叶萍十点四十回来发现周雪峰已经死了,她打电话给林梅,林梅十一点回到家里,十二点接到报警。林梅确认周雪峰死了才哭出来。林梅打电话报警。
罗庆东在脑海里梳理着周雪峰的案子,但最后只剩下林梅的影子。林梅为什么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报警,这一个小时她在做什么。
老罗。罗庆东抬头发现是老搭档来找找他。
坐。罗庆东继续看着手上的报告,也没抬头。有什么事?
我倒是没什么事,我怕你有什么事。郭劲涛意有所指地说。罗庆东这时候才抬头看了他一眼。
少瞎说。
你呀什么事情都淡定,就是碰上林梅同学你就不淡定了。这话大概也就是从郭劲涛嘴里说出来没有什么大问题,要不然罗庆东恐怕就不是这副淡定的表情了。
好歹也是老同学,关心一下她的案子也是应该的。
你别关心过了头,关心案子是应该的,只怕你太关心林梅。郭劲涛跟罗庆东也是多年的朋友了,他没有说自己是接到刘玉芬的电话,她拜托他帮忙看着罗庆东。
知道了。是不是我家里那个给你打电话了?不是罗庆东有职业病,而是他太了解刘玉芬了。
你说她现在怎么样?
谁?
还能有谁?郭劲涛视线往老罗手里的笔录蹭了蹭。
唉——罗庆东把手搭在脑后靠在椅背上长长叹了一口气,他使劲地闭了一下眼睛,仿佛眼皮这样便可把林梅的面貌擦去。别老说她了,说说跟案子有关的事情吧。
她不就是跟案子有关的人吗?郭劲涛的话引来罗庆东瞪了他一眼。瞪我干吗?我是过来告诉你,厅里来过电话,好像是周雪峰家里的关系,我看这下你不想关心这件案子都不行咯。
郭劲涛弯腰看了一眼沉默着的罗庆东。他想看清现在罗庆东的眼神。
这个周雪峰好像家里背景还挺硬的。你说……郭劲涛本想说林梅当初是不是攀上了周雪峰这个高枝才舍弃了罗庆东这棵小草,但是话到嘴边他又吞回去了。
说什么?罗庆东以为自己刚才林梅切断了他的听觉,还以为自己漏掉了什么。
没什么。郭劲涛还没发现罗庆东断断续续的走神。
 
2

郭副,我们先去书房看看。吴晶和小陆一边戴手套一边往书房走。周雪峰的尸体就是在书房被发现的,报案的人是保姆叶萍。
郭劲涛看着站在门口的林梅。
不进来吗?他倒像是主人一般邀她进来。他注意到林梅眼睛都哭肿了,但是他没有安慰,安慰的事是女人做的,而且林梅可能也不想别人安慰她。
林梅犹豫了一下还是进了屋。派出所的人给她打电话要再次查看现场时她还在犹豫要怎么面对罗庆东。见到是郭劲涛的时候她也不知该高兴还是失落。
你没有在家住了?郭劲涛扫视了一眼卧室便下了论断。卧室的衣柜还开着,房间里的窗帘没有拉开。看林梅从外面回来开门,这时候她肯定是没有心思马上上班的,应该不是从医院回来的。
嗯。搬去酒店住了。免得破坏了现场。林梅说着整理了一下耳边凌乱的头发。
怎么不去娘家住?郭劲涛只是关心地多问了一句。但是林梅好像有点迟钝了。
没事,你不想回答也没关系,我就是作为老朋友关心一句。郭劲涛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是以警察的身份站在这间屋子里,而林梅是这件案子的相关人等。
回去住不太方便,房间不够。我也不想每天都被他们问。林梅的话让郭劲涛觉得她似乎在抱怨警察没有休止的询问和检查。
明明现在情绪怎么样?郭劲涛跟林梅说着话还在用视线搜罗着屋子的每个角落。见林梅没有回答,他便回头看了一眼。你儿子是叫明明吧?
嗯,还好。
这小子还蛮厉害的嘛,拿了不少奖,化学奥赛一等奖,真是你亲生的。郭劲涛见林梅没有要跟她聊的意思,他也不想尴尬。他游荡的目光发现了书柜里摆放着的周明明的胜利品和一些纪念照片。
嗯,也就那样。林梅说得好像很不在意。
有林梅这强势的母亲,周明明是不是压力特别大?郭劲涛想着自己小时候再怎么努力都得不到他爸的赞赏,现在想想周明明恐怕比他当时还要惨。
老郭,这个钥匙你先替我保管吧。也方便你们过来取证,我可能过几天就要开始上班了,也不太方便随时过来开门。林梅把一直捏在手里的钥匙递给郭劲涛。
郭劲涛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钥匙。那行,你需要钥匙随时找我。
郭劲涛把钥匙扔在罗庆东的桌子上时,罗庆东还没反应过来。
你的钥匙干吗扔我桌上?
这么嫌弃我的钥匙干吗?这是林梅家的钥匙。郭劲涛自己坐在了老罗对面的椅子上了。
有什么新发现没有?老罗忍不住又低眼看了钥匙一下。郭劲涛都看在眼里,他知道林梅就是罗庆东的克星,罗庆东电流再强大,一遇到林梅这个绝缘体就没法通电了。
也不算什么新发现。郭劲涛想着刚才在林梅家取证的时候,林梅接了个电话就走了,她刚走没多久,周雪峰的姐姐周慧峰便来了。从周慧峰嘴里倒是真得到了新线索。
说说看。
这个周雪峰看起来道貌岸然,没想到跟那个年轻保姆不清不楚,你说林梅怎么受得了?她那么要强的一个人,我看憋得够她受了。
你这是七姑八婆在道家长里短还是在陈述案情?说事实。老罗揉着太阳穴,他不是没睡好,而是真头痛。
那个保姆叶萍是周慧峰从她丈夫何舒文老家请来的,周慧峰说她撞见过他们的好事,但是没听林梅诉过苦她也不好戳破,昨天林梅也没有提过,我看她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这老毛病多少年了她还没改掉。你说林梅到底知不知道周雪峰跟叶萍的事?郭劲涛正经说了两句又忍不住八卦了。
罗庆东没有答话,一直沉思着。
林梅当初为什么跟你黄了?郭劲涛见罗庆东没有说话便来了剂猛药提神。以前林梅跟罗庆东都快谈婚论嫁了,但是说分就分了,罗庆东也从来不提他们为什么分手。
这件事跟案子有关系吗?罗庆东站起来去饮水机接了一杯热水。他能怎么说?说自己当年喝醉了先背叛了林梅?如果不是刘玉芬骗林梅说她怀孕了把他逼上了绝路,或许他还没有勇气告诉她。
那个小保姆我看要不再审一回?
没有其他线索了吗?
嗯,在附近了解了一下情况,没什么特别发现。我看还要等尸检报告出来才能找到头绪。郭劲涛说。
他公司呢?
还没去。下午去。
你可以明天一起过来汇报。
我又没说我是来做汇报的,闲聊,闲聊一下嘛。郭劲涛在罗庆东赶人之前先溜出来了。
 
3

去周雪峰律所的路上,小陆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罗庆东怎么不关心案情的样子。郭劲涛没有发扬他的八卦特长,他不想跟外人八卦好朋友的陈年旧事,而且还是跟下属八卦领导。
小陆转而跟吴晶说起话来。
你说谁作案的几率大点?小陆看着前方。
吴晶心里想的是林梅,但是她感觉在郭劲涛面前说这话应该谨慎一点。
我看那个小保姆嫌疑最大。想从小三转正但是希望被破灭,所以一冲动下了狠手。小陆说着他的想法。
我看不像是冲动杀人。感觉倒像是有预谋的,现场找到了物证感觉也都没什么用处。那个叶萍看起来不像是这么有心思的人,倒是林梅这个女人看起来太沉着冷静了。吴晶搓着自己的下巴。
你好像很肯定?不会又是什么女人的直觉吧?上次好像失灵了一次。小陆说话有些调侃。
你不是女人,你不会懂的。上次是因为凶手不是女人,现在嫌疑最大的就是这两个女人。林梅肯定早就发现叶萍和周雪峰暗度陈仓了,但是她忍着没有跟任何人说,也没有跟我们提起,说明她不想让我们认为她因为周雪峰出轨而杀了他。
你怎么就知道林梅知道了?
因为女人天生就是福尔摩斯呀。尤其是在自己的男人面前。吴晶还自鸣得意。
那警察怎么都是男人没几个女人?
你……吴晶被小陆说得回不上话来又气又恼。因为犯罪的人都是别人的老公。她自己都被自己突如其来冒出来的这句话逗乐了。
你们俩就别瞎琢磨了,自杀他杀都还没有定论呢,说不定也可能是猝死。你再不专心开车我们就成自杀了。郭劲涛打断了他们的话。他只是想让他们不要叽叽喳喳打断他的思路。林梅早就发现了周雪峰的事,他相信吴晶的判断。男人偷腥,就算各方面掩饰得再好,一到了床上就掩饰不了了,更何况林梅又不是单纯到没脑子的女人。假设林梅早就有所察觉,她整天面对自己的丈夫和丈夫的情人,还要假装什么事都不知道,就算他也一直都知道林梅是一个冷静得有点吓人的女人,但他还是不敢相信一个女人可以这样不动声色游刃有余,除非她一点都不爱这个男人。
小陆和吴晶在周雪峰的办公室搜查着有没有可用的证据,郭劲涛和陪同的何舒文在聊着。何舒文是周慧峰的丈夫,也是周雪峰的合伙人。
何舒文递了一根烟给郭劲涛,但是被郭劲涛拒绝了。我办案不抽烟。
周雪峰昨天有没有反常的事?郭劲涛很随意地问着,何舒文做惯了律师,警察不问就不多说,问了也不能乱说,他自然熟于此道。每个人都可能有嫌疑,他可不想说错了话害自己成为嫌疑人。
反常倒不算,他最近一两个月很少来律所,老毛病又犯了,我让他在家里休养好了再来上班。何舒文思忖片刻说,早在郭劲涛来之前他就思考过怎么跟警察说了,在家里他也叮嘱过周慧峰。
郭劲涛想起林梅和叶萍的笔录里都有提到周雪峰心脏病犯了在家养病,他也就没有再追问。
你就没去他家看过他?你最后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郭劲涛看着吴晶和小陆在周雪峰的资料夹和书柜里搜寻着。
律所事情多,两家住得近我老婆每天都去看他,我就每天打个电话汇报一下律所的事。何舒文不想让郭劲涛觉得自己作为亲人和合伙人对周雪峰感情淡薄。
看来做警察和律师还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搭档生病真是件累人的事。郭劲涛想着罗庆东借口说自己腰痛让罗庆东全权负责周雪峰的案子,虽然他知道罗庆东是为了避嫌。
何舒文误解了郭劲涛话里的意思。
其实雪峰对律所的事还是很关心的,律所有需要他过目的文件都是邮件给他的,需要修改的合同他也会提意见,他就是换了个地方上班。何舒文不紧不慢地说着,他不想让郭劲涛觉得自己有独占律所的嫌疑,也不想让郭劲涛觉得他急于解释。
看来周律师对工作很负责。郭劲涛附和着夸了一句。
是呀。不过人在病中总有点力不从心。昨天有一份合同差点就出了岔子,还好我又看了一遍。他居然还有一个漏洞没有发现,可能是太累了。何舒文说。
昨天他大概几点给你发的邮件?郭劲涛在笔记上又记下了一条。
大概十点半吧,客户十一点要。何舒文说。
可以麻烦你确认一下吗?郭劲涛很客气地说。何舒文带着郭劲涛回了自己办公室,在电脑上打开了邮箱查看了一下。
十点二十八分。何舒文很具体地说。郭劲涛也看到了,何舒文确实没有说谎。
那这样就差不多可以更具体确认死亡时间了。
 
4

尸检结果也显示大致符合,十点到十一点之间,额头伤并非致命伤,真正死因是慢性砒霜中毒,但是周雪峰家里的杯子饮水器水龙头食物都没有检测出砒霜。他额头的伤可能是他站起来想出去但是没站稳撞在书桌上了,我们从桌角上提取了跟死者吻合的血迹。现在相信已经可以确认是他杀了,而且这还是一场处心积虑的谋杀,凶手很有可能是跟死者朝夕相对的人,而且凶手还极其冷静地看着死者一天一天死去。现在我们需要找出凶手是怎么下毒的,现在市场上对砒霜买卖管理没有那么严格,叶萍要买砒霜也不难,现在砒霜也被用于治疗肿瘤癌症,像林梅这样的主治医生恐怕也不难弄到。另外根据何舒文提供的证据,我们可以缩小死亡时间为十点二十八到十一点之间,我们需要重新确认所有人案发时间的不在场证据,还有,继续跟进周雪峰周围的人际关系,看看他是否得罪了其他人,在工作上有没有得罪什么人,他的异性关系,这些都需要进一步确认。
郭劲涛虽然在罗庆东面前一副八婆的嘴脸,但是在面对下属分析案情的时候还是有条不紊的。
这个案子你就负责跟进吧。有什么新情况汇报给我就好了。罗庆东散会了交待给郭劲涛,但是他只是想在派出所跟周雪峰的案子保持距离,下了班他也顾不上保持距离了。下了班他不是什么所长,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
罗庆东办公室的灯一直亮着,他已经可以下班了,但是他主动加班。
他在等林梅。他知道郭劲涛把林梅请回来问话了。
看了看表,已经六点十五了,这个郭劲涛怎么还在问。罗庆东正想着,郭劲涛便走进来了。
这是笔录。
审完了?
审完了,人也回去了,你就别担心了。郭劲涛知道这一个小时罗庆东的神经肯定都崩得跟琴弦一样。
嗯,你办事我不担心。罗庆东站起来捞起他的夹克就往外走。我先走了,你多操点心。他还想掩饰一下,但是郭劲涛知道他是急着去找林梅。
老罗,你可别犯错误让我担心啊,我这已经是操碎了心。郭劲涛还不忘提醒罗庆东。
罗庆东跑到门口远远地看到林梅的背影,她似乎在准备打的。罗庆东赶紧掏出车钥匙去开了自己的车到林梅身边停下,他早就想好了要送林梅。
上车吧,这个点打车难。罗庆东见林梅一直犹豫着还在看后面有没有的士过来,他也怕突然冒出一台的士来。
罗庆东也不用问林梅去哪,直接把她送到了她入住的酒店楼下,这自然是郭劲涛告诉他的。
罗所长,谢谢你没有嫌弃我这个嫌犯。林梅苦笑着说,警察掌握嫌犯行踪的感觉让她有点不爽。
林梅,你别多想,我就是作为朋友关心一下你。没有别的意思。你不要觉得有压力。罗庆东还在安慰林梅。
目送着林梅进了电梯,罗庆东转身回到自己的车里。刚才他还想上去看看林梅的儿子,但是林梅并没有邀请他上去坐坐,现在是特殊阶段,保持距离也对。就算是平时也该保持距离。
罗庆东脑海里还回想着刚才林梅说的话。他只是想知道为什么同样是出轨,林梅毫不犹豫地跟自己分手却忍气吞声地跟周雪峰继续生活。“因为明明。”原来孩子对女人是如此重要,他似乎才又知道林梅也是女人。
原来自己不是输给了周雪峰,而是输给了一个孩子。罗庆东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回忆像杯冷咖啡,有点苦,又有点凉。
外面也冷,不过也好过在家里。刘玉芬的脸都可以把水冻成冰了。但是罗庆东还是决定回去看看,免得刘玉芬越想越乱,本来没什么事也被想出什么事来。
爸爸,妈妈一整天都不做饭,我都是吃泡面。儿子罗阳一见罗庆东就告状。
罗庆东自然之道刘玉芬为什么不做饭。他只是安抚了一下罗阳便进了卧室。
我们可以心平气和聊一下吗?罗庆东放低了姿态,他在想大丈夫能屈能伸,在自己老婆面前屈根本不算屈。
刘玉芬瞟了他一眼。
聊?你还是跟别的女人去聊吧。我算什么,没有资格跟你聊。刘玉芬憋着一肚子火,要不是她怕罗庆东在单位难做人,她都要去派出所找他了。
玉芬,我们十六年的夫妻,你还不相信我吗?
我相信你,但是我不相信你和她!刘玉芬虽然只见过林梅一次,而且当年是林梅毫不犹豫地离开了罗庆东,但是她从罗庆东朋友那里听到了很多关于林梅的事,而且她也在家里找到不少罗庆东小心翼翼藏起来的林梅的东西。那个女人在罗庆东心里是个什么位置,刘玉芬清楚得很。藏得越深,恐怕爆发起来威力越大。
看着一堆资料,郭劲涛似乎没有一点思路。再去现场看看,或许还有其他的证据。
他没敢打电话给林梅,他早就想到她肯定不会很乐意,虽然让受害人家属配合办案也是理所应当,但是好歹曾经是朋友,还是别戳她痛处理。郭劲涛让吴晶把叶萍叫上了,除了林梅,不,或许她比林梅更了解周雪峰的日常生活,既然是慢性中毒死亡,那就应该从他的生活开始查起吧。
周雪峰在家里休养这两个月平常都做些什么事?小陆在他随时携带的笔记本上记下了问题才看了看叶萍。
他平时都是在处理工作。叶萍回答得很简单。
他的正常活动有哪些?麻烦你说得详细一点。小陆说。
那个……叶萍不知道小陆的名字,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我可以先问一下周先生是怎么死的吗?
小陆抬头看了她一眼,停下了手中的笔。这个我们暂时不方便告诉你。麻烦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吧。
哦。叶萍似乎有些失落,她的目光飘荡着不知道该停留在哪里好,怎么一下子像失了魂一样。
你不方便回答吗?郭劲涛站在旁边其实一直都在观察着叶萍。
不是不是。叶萍有点慌张。周先生早上八点左右起床,起来就是处理公司的事。十点左右他会煮一杯咖啡喝,以前我给他煮过两次,但是他嫌我煮的咖啡没有他煮的好,而且还拿错了杯子,只有明明煮的他才不会嫌弃。以前明明在家里总是帮他煮咖啡的,这个暑假好像明明跟他闹别扭了,明明总是待在慧峰姐家的时间还多。十一点半要准时开饭,他的胃有生物钟,吃过饭他会看半个小时新闻然后去午睡一个小时,下午他就在书房办公或者看书,平时他都会吃过晚饭七点半左右去球馆打球,但是最近在休养他没有去打球,以前明明晚上还和他一起下棋,最近这孩子老是在慧峰姐家里待到十点左右才回来。
郭劲涛安静地听完叶萍的话,周雪峰还真是林梅的丈夫,两个人都是为工作拼命的。
那最近几天基本上只有你和周雪峰在家里了?郭劲涛说,他想起林梅说过她最近有个很棘手的病人,断断续续在医办公室睡了一个月了。
久久没有听到叶萍的回答,他回头看了叶萍一眼,叶萍低着头不敢看他。他早就知道叶萍跟周雪峰的关系了,这么多天只有他们俩在家,恐怕做了不少事吧。
是用这个水壶烧水吗?郭劲涛看到茶几上摆着的热水壶,他虽然不懂煮咖啡的小资情调,但是还是有点常识的。他不打算马上告诉叶萍他们已经知道她和周雪峰的关系了,让她心里害怕警察知道,人在害怕和掩藏的时候更容易露出破绽。
嗯。
他喜欢用矿泉水还是自来水?
矿泉水。
郭劲涛在心里一步步排除证物,饮水机都检查过了没有问题。
他喝咖啡有固定的杯子?郭劲涛原先听到叶萍的话就想问,但是没好打断她的话。
嗯。他喝咖啡和喝茶用的杯子不一样,喝咖啡他喜欢用磨砂的玻璃杯,那只杯子好像是明明参加什么比赛赢的纪念品,喝茶他要用紫砂杯,据说那样泡的茶味道纯正一点,反正我都不懂。叶萍似乎因为自己的孤陋寡闻而显得有些卑微。
他上午是要喝咖啡的是吧?郭劲涛再一次确认,他想或许问题就出在那杯咖啡里。
嗯。
他喜欢喝什么咖啡?
就是这种。叶萍从壁橱里拿了一罐咖啡出来。
这个还没开封?
刚好喝完一罐了,那天我出门去买菜顺手把垃圾都扔了。叶萍说。
扔楼下的垃圾桶?郭劲涛虽然知道要找回那个扔掉的咖啡罐有点难,但是总还要试试。不过不是所有努力都会有回报的,垃圾桶和垃圾回收站都没找到那只咖啡罐。
嗯。
那只杯子呢?郭劲涛视线扫了一圈。
不知道,可能他们收起来了,我找找看。叶萍说着便去书房给郭劲涛找杯子。
不用麻烦你了,我们同事会找的。我打个电话给林梅就知道了,说不定是她收起来的。
但是叶萍哪里理会郭劲涛的话,她只顾着找,周雪峰的书桌柜子、书架、卧室的衣柜、梳妆台,她到处都去找了。却终于垂头丧气。
你在找什么?吴晶从厨房出来突然问了一句,叶萍似乎有点受到惊吓,她的反应让郭劲涛有些提神。
周慧峰打开周家的门,把里面的人吓到了,也吓到了她自己。周慧峰带着周明明回来收拾一些东西拿去酒店。
周明明似乎一点都不想见到叶萍,郭劲涛看到他看叶萍的眼神里充满了鄙视,林梅肯定跟周明明讲过周雪峰和叶萍的事。周明明只跟周慧峰说了一句便先下楼去了,或许是因为这个家里有他不想看到的人,他似乎迫不及待想走的样子,似乎对这个家没有什么留念。
郭队长,还麻烦你们搜查的时候小心一点,我弟弟他讨厌自己的东西乱糟糟的,你们看完文件夹记得按顺序放回去,还有,我弟弟有洁癖,你们不要抽了烟把烟头扔在地上。周慧峰一边整理文件夹又抽了些纸准备把地上的烟头捡起来。这个烟头虽然掉在书桌下,但是位置并不隐蔽,第一次搜查的时候不可能没有看到。
不要动。郭劲涛原先还在回想着前两天搜查时的情景,他记得文件夹是小陆查看的,当时小陆还调侃了一句“律师都有强迫症”,他不可能不按顺序放的。
郭劲涛显得有点兴奋。小陆没有抽烟的习惯,虽然他抽烟,但是他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5

周雪峰不可能自己喝砒霜,现在最可疑的是被扔掉的咖啡罐,但是我们目前没有找到咖啡罐也没有找到杯子。周雪峰书房发现的烟头可以确认是后来又有人回到那个书房留下的。我们还在窗户外面的墙上发现了鞋印,这个鞋印之前在周雪峰的房间发现过,这个人是顺着水管从天台下到二十一楼的,我们在天台发现了同样的脚印,他冒着这么大的危险回来很有可能是在找什么重要的东西,你说是犯罪证据还是有其他的目的?
小陆汇报完案情进展看着吴晶,他就喜欢跟吴晶讨论案情。
你们两个负责跟进叶萍的人际关系,林梅这边我来跟。郭劲涛安排了任务。
老罗,有重大发现。哈哈……郭劲涛从外面回来就跑去罗庆东办公室。
什么事这么高兴?
你听了肯定比我还高兴。郭劲涛自顾自坐下,端起罗庆东的杯子直接喝起水来。
吴晶刚打电话回来,那个叶萍,怀孕了,吴晶和小陆刚去她家问话的时候她就摸了几下肚子,还是吴晶眼力好,看来女警察比女司机靠谱多了。郭劲涛夸着吴晶。
带去检查了吗?罗庆东揉着额头若有所思。
去了,吴晶现在正送她回家。
见罗庆东半天不说话,郭劲涛在揣摩着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他想起刘玉芬拜托他看着罗庆东,他自己也不知道现在算不算忠人所托。
叶萍怀孕我为什么要高兴?
你当然不用高兴了,又不是给你怀的。郭劲涛还在开玩笑。
难怪罗庆东要瞪他了。
叶萍怀孕说明她更加有嫌疑了,如果她想以此逼迫周雪峰离婚,你想想周雪峰能答应吗?他的身份不允许他娶一个乡下来的保姆,他肯定也不会甘心以这样的方式娶一个保姆,如果周雪峰拒绝给她名分,那她会做什么?总不能人财两空吧?她很有可能让周雪峰给钱,但是周雪峰是律师,他能不给自己留点后路吗?
这都是猜测,我们要有证据才能抓人。罗庆东说。
证据嘛,我看快有了。
什么叫快有了?
罗庆东才知道郭劲涛说的证据就是叶萍的弟弟。
自从上次在周雪峰书房里发现新证据,他们查证了以后一致认为叶萍还有帮凶,她可能要从周雪峰那里拿回什么对她不利的证据。她的帮凶应该是个男人,周慧峰说她有个弟弟在老家,根据在周雪峰书房发现的鞋印可以判断体型特征基本与她弟弟叶楠吻合,但是他们查证过,叶萍的弟弟叶楠一个星期之前从家里出发来看叶萍了,就在昨天,他又一个人去了广州。
不过还没抓到大活人,倒是来了一份也会说话的证据。
何舒文送了一支录音笔过来,说是在周雪峰的办公室保险柜里找到的,里面有叶萍和周雪峰的对话,正如郭劲涛所料,叶萍威胁周雪峰给她二十万,否则就要公开两人的关系,周雪峰倒是没那么怕,但是他爸退下来之前大小是个官,他自己不要脸家里还要脸。
罗庆东正和郭劲涛在重新分析案情,他们总觉得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之前何舒文说周雪峰十点二十八给他发了一份邮件,但他想起来那天周雪峰没有像往常一样打电话给他确认是否收到邮件,郭劲涛也想起何舒文曾经提到过周雪峰没有注意到那份合同最后还有一条漏洞,这样看来,那份邮件很有可能不是周雪峰自己发的,而这个人为什么要多此一举,无非是为了将死亡事件延后,也就是说周雪峰在那之前已经死了。其实死于慢性中毒,当天的不在场证据本来已经显得不那么重要了,但是现在却似乎又显得重要了。
吴晶突然来敲门中断了他们的思路。
这么快就回来了?郭劲涛还没发现唯唯诺诺站在外面的叶萍。
吴晶和小陆把叶萍带去审讯室问话,郭劲涛和罗庆东则在外面看着。
你是怎么杀了周雪峰的?
拿他喝咖啡的杯子打在他的头上把他打死的。叶萍说。
吴晶和小陆对视了一眼,不仅他们发觉了不对劲,在外面看着监控视频的郭劲涛和罗庆东也觉得不对劲。
杯子呢?
我顺手扔了。
那你为什么要杀了他?
我想拿走那五万块钱被他发现了,所以我就拿起他喝咖啡用的杯子砸他的头……叶萍说着便掩面哭了起来。
叶小姐,麻烦你先不要哭了,你现在是孕妇。还是吴晶先想起来叶萍是孕妇的事实。
但叶萍虽然没有继续大哭,却还忍不住抽泣。
见叶萍激动得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小陆起身出来问郭劲涛下一步该怎么办,叶萍虽然来自首,但是她居然说周雪峰是被杯子砸死的,而且她也不像是在撒谎,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她肯定不是凶手。
我看她很有可能是为了包庇叶楠,她看到我们在周雪峰的书房发现了叶楠留下的烟头,怕我们查到叶楠头上去,她就先来认罪。郭劲涛狠狠地吸了一嘴烟吐出来,他现在真想进去骂这个没有头脑的女人。不过想到慢性砒霜中毒,他又否决了叶楠杀人的可能。
你是不是曾经威胁周雪峰让他给你二十万?小陆又回到审讯室,他的手里拿着刚才何舒文送来的录音笔。
叶萍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是还是不是?
是。叶萍点了点头。
小陆打开了录音笔,叶萍第一反应便是要抢过录音笔,但是马上她又意识到这是派出所,别说她抢不到,就算抢到了又有什么意义。她像一只被拔去了翅膀的蜻蜓,想逃离,却飞不起来。
你是不是让叶楠去周雪峰的书房找过这只录音笔?吴晶在笔录上写下小陆的问题。
没有。我没有让叶楠去。叶楠没有去过他家。叶萍矢口否认,如果她能够静心想一想他们都直接提到叶楠了,肯定是有证据证明叶楠去过周雪峰的书房。
小陆没有说话,只看着叶萍。
是的。叶楠去过。叶萍无力地承认了。但是他只是去帮我找录音笔。出了事以后我就没有周家的钥匙了,所以我只能让他帮我去找。我怕你们找到录音笔就会怀疑是我,周雪峰说他可以用这段录音告我敲诈。我没有敲诈他,是他骗我……
叶楠之前还去过周家吧?
没有。真的没有。他只去过一次。你们相信我,这件事是我一个人的错。都是我的错,你们判我的罪吧。叶萍的情绪又有些失控了。
判刑是法院的事。吴晶说着合起看向监控。
罗庆东似乎眉头也不太舒展。
来我办公室。罗庆东说完便往自己办公室走去。
郭劲涛也随后跟进去了。
郭劲涛在心里一步步给自己解套,仿佛在做数学推演题,顺理成章地得出了答案。
叶萍从菜市场回来发现周雪峰倒在地上便给林梅打了电话,这时候是十点四十五,林梅回到家觉得有异常便报警了。菜市场离周家不远,走路也就不到十分钟,但除了菜市场的菜贩子能做个时间模糊的证明,其他没有人可以证明叶萍这段时间在做什么。但是如果死亡时间锁定在十点二十八分之前,叶萍的不在场证据就足够充分了,即使她有杀人动机,但是她没有作案时间。杀周雪峰不必亲自到场,但是发邮件得到场了吧?
郭劲涛有点垂头丧气,不是因为林梅的嫌疑增大了,而是因为他感觉自己做了那么多似乎都是在给林梅脱罪。
我看这个叶萍也不是经得起事的人。恐怕能招的不能招的她都招了。罗庆东说。
嗯。郭劲涛也不多说。
等下开个会,我们重新梳理一下案情,看是不是漏掉什么重要线索了。罗庆东说。
嗯。郭劲涛仿佛被摁了重播键。
你平常不是很多话吗?怎么这时候不想说话了?罗庆东调侃郭劲涛。
老罗,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心理准备?罗庆东被郭劲涛突如其来的正儿八经搞得有点更紧张了。他心里的微澜被郭劲涛搅成了巨浪。
 
6

林梅从手术室出来,经过咨询台的时候护士长只使了个眼色朝她办公室看了看,林梅便意会了。走到办公室门口她做了一个深呼吸才进去。办公室只有郭劲涛一个人。本来吴晶是跟他一起来的,但是护士说林梅在做手术,这个手术要做多久谁也不知道。吴晶便随便找了几个护士想了解一下情况,但周雪峰的事在医院早就传开了,林梅在医院的人缘好,护士知道吴晶是警察,对吴晶的问题也是避重就轻能不答就不答,就算说了也感觉是为林梅脱罪,吴晶也只好先回去了。
林主任,你切个肿瘤切得还真久啊,人家一顿饭都做好了。郭劲涛看了看手表,已经过了十一点半,他等了差不多两个小时。
林梅看着他放在腿上合拢的报纸,她的办公室向来不放报纸,她想起她只保存了几张老报纸,因为上面报道了明明参加化学比赛拿了第一名的事她才收起来的,还有几张报纸是她自己发了文章在上面。
你儿子和你一样都很优秀。要是我家那小子读书也这么厉害我就不用发愁咯。郭劲涛说。孩子一读到高中就难管了。
林梅什么也没说,只伸手,郭劲涛就很识相地把报纸递给了她。他才想起她这种讨厌别人未经同意动她东西的老毛病。
一起去吃饭吗?郭劲涛说。他特地在这里等林梅就是有事想跟她说。
不了,我等下还有事。林梅拒绝了郭劲涛,她中午要带饭去酒店给明明吃。
现在还有什么事比你老公的案子更重要吗?
郭劲涛的一句话让林梅想拒绝却又不能拒绝。她发了个短信给周慧峰才跟郭劲涛走出了办公室。
郭劲涛见坐在自己对面的林梅正襟危坐,仿佛一只随时准备迎战的母狼。
你不要这样防备着搞得我也很紧张。郭劲涛说。现在是休息时间,放轻松点,跟老同学吃个饭而已。郭劲涛自己虽然这么说,但是他也有点心虚,他这算是非正式讯问,他就是想以老同学的身份让林梅放松警惕,对他说一句真话。
有件事我想了想虽然不合规矩,但我还是觉得应该告诉你。郭劲涛似乎挣扎了许久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我们在在查证的过程中发现周雪峰跟叶萍关系不一般,而且……郭劲涛抬眼一直注视着林梅,他想看看她到底有多能沉得住气。
我知道了。
你知道?
庆东告诉我的。
老罗找过你?郭劲涛心里暗自吗了一句罗庆东,早就知道他肯定会去找林梅,但是没想到他捷足先登把事情告诉林梅了,害得他没有办法判断现在林梅脸上的失落到底是自然反应还是装出来的。
那叶萍怀孕了你知道吗?
林梅别开脸看了看窗外,转而又镇定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也没有回答郭劲涛的话。
周雪峰有没有跟你提过离婚的事?
没有。林梅的回答正如郭劲涛所料,周雪峰肯定不是那种会为了一粒芝麻丢掉西瓜的人。
你要是早知道周雪峰和叶萍的事会不会早就跟他离了?郭劲涛的八卦心理让林梅有点发怵,她的心跳漏了一拍,不过还好郭劲涛听不到。
我看这个案子很快就能结案了。现在已经初步可以认定叶萍是犯罪嫌疑人了,她弟弟叶楠是帮凶。郭劲涛故意这样说。
如果叶萍确定杀人罪名成立会被判多少年?林梅在心里琢磨着这个问题,她没有问郭劲涛,这个问题她不可以问郭劲涛,她可以去问何舒文。
现在的年轻人都只想着找捷径赚钱,我看叶萍起码得判个十年,说不定还会更重,周家肯定会死咬着不放,说不定周雪峰他爸还会动用关系,要是判个死刑还好,要是判个二十年三十年,到时候她出来了肯定比坐牢还惨。唉——不过话说回来,这也是她咎由自取,她要是本本分分做人就不会这样了。郭劲涛在絮絮叨叨说着,林梅望着窗外转而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你干吗这样看着我?郭劲涛以为林梅在怀疑他,但这明显是他自己做贼心虚了。
你不用告诉我这些,怎么判是法院的事,我不会去插手也不会去同情。林梅说的话就像一块冰。
 
7

林梅从酒店出来,她正要去上班。酒店离医院近,她上班也方便。
她看到罗庆东似乎一点也不奇怪。罗庆东看到她也没有一点意外。刚才来的路上他还想着怎么去前台问林梅住哪个房间,要是亮明他的警察身份肯定是不会受阻的,但是林梅知道了肯定会不高兴。或者直接打电话给她更好,但是看到周慧峰进来酒店,他想着在外面等一下她应该就会下来。出了这么大的事,她还有心思去上班,果然人再老性格也不会变。
一起吃个早餐吧。罗庆东提议。
林梅看了看手表,还有半个小时迟到,但她向来是喜欢早到的人。有什么事在这说吧。她眼里的冰冷让罗庆东又想起来以前。
陪我吃个早餐吧。我不吃早餐会胃痛。罗庆东说。
林梅的眼里已经泛起了泪光,但她别过脸去看酒店的玻璃上。
对不起,我只会切肿瘤,你要是胃有问题我也爱莫能助。林梅说。
林梅。罗庆东被林梅的话说得有点燥,他总是这么容易被林梅激怒。
罗所长,你要是没有其他事我就先去上班了。林梅收起盘桓在眼眶里的眼泪定睛看着罗庆东。见罗庆东没有说其他的话,她绕过罗庆东直接走了。
罗庆东紧锁着眉头,他不是以一个警察的身份来找林梅的,他只是想以一个男人的身份,但是若是这样,恐怕他更没有理由让林梅听他多讲一句。
林梅从病房巡视出来正要回办公室,护士长拉住她去了休息室。
你先别回办公室,有个老太太找你,好像是叶萍她妈,看她那样子是来求你的,我看你还是先在这休息吧。她走了我再来叫你。护士长嘱咐了几句才出去的。
林梅坐在休息室有点坐立不安。天花板变成了大屏幕,重播着她不想看到的那些情景,叶萍第一天来做保姆,叶萍在客厅里看着食谱学着她说过的菜,叶萍因为她的表扬高兴得像个孩子。她只比明明大八岁,她还只是个孩子。虽然她确实是破坏自己家庭的人,不过就算没有她,周雪峰也会找其他人。女人就像病毒,男人要是免疫力不好,怎么都会感染病毒的。
当初应该坚定地跟他离婚才是,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进退两难了,本来是为了明明才没有离婚,却没想到现在这样反而害了明明。
她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周慧峰,约了她去酒店的咖啡厅见面。
你已经决定了吗?周慧峰听了林梅的决定许久才缓过神来。她从来没有想过林梅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嗯。以后明明就麻烦你照顾了。林梅说完从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来。这里面有十万块定期存款,应该够明明上完大学了,如果他以后还想出国深造的话,麻烦大姐先帮他垫着。林梅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机器人了,没有一点知觉。
你何必……他们现在还没有查到什么,说不定什么也查不到。你没有必要这样做。你让明明以后怎么……周慧峰还是不赞同林梅的决定,她试图说服林梅改变主意。
大姐,你就不要再劝我了,如果多等一天他们查出什么来就晚了。林梅也知道周慧峰的心意。
你会帮我照顾好明明的吧。林梅再一次确认,
你放心。明明他怎么说都是我们周家的孩子。周慧峰用手捂着嘴和鼻子,她生怕自己哭出来。
 
8

有郭劲涛在,吴晶也不好先开口问。她在琢磨着郭劲涛一直不开口问,到底是看在老朋友的情分上还是他没想好怎么开始。审讯室里面一片沉寂,在外面看着的罗庆东也是沉默着。
你们想先知道我是怎么杀了他的还是我为什么要杀他?倒是林梅先开口了。
吴晶看了看郭劲涛,郭劲涛看着林梅,仿佛要看穿眼前这个女人脑子到底是什么构造。绝对不是人类的构造。
林梅紧闭着眼睛似乎终于决定怎么开始说了。
我怀疑他和小叶有问题,但是我平时都要上班不在家,所以我在家里装了针孔摄像头,我在医院用手机就可以看到家里发生的事情。他们果然有问题,而且还不是一次两次,我说要辞退小叶,周雪峰不答应,我向他提出离婚,他也不答应。所以我决定杀了他,我从医院拿了砒霜回去,拌在他的咖啡粉里。我不想在家见到他们心里不舒服,所以我经常在医院办公室睡觉。反正他每天都要喝咖啡,我不在家他也会死。
林梅的话让郭劲涛有些不寒而栗。她说的跟他们想的完全能对得上,看来真的是林梅杀了周雪峰。
我那天在上班,用手机看视频发现他已经死了,我便回去了一趟,把他喝咖啡的杯子拿走了,还有叶萍扔在楼下的咖啡罐,我本来想嫁祸给叶萍,我想她也快回来了,所以我把他正在处理的邮件发了出去。林梅说得有条不紊,这样冷静地陈述犯罪事实,也不知她对周雪峰有多恨。
她的叙述跟目前掌握的所有证据完全吻合。
你的视频有没有保存?郭劲涛说。
没有,删了。我本来准备拿来做离婚证据的,但是周雪峰拒绝离婚,留着也没用,我就都删了。林梅说。
那你的手机呢?我们可以拿去做数据恢复。吴晶说。
手机前几天被偷了。林梅说。
吴晶看了一眼郭劲涛,林梅这样子一点都不像是配合。
你这样做有没有想过你儿子以后怎么办?郭劲涛说。
郭劲涛直视着林梅,但他看不清林梅的眼神,她似乎因为痛苦而紧闭着双眼。
你为什么要来自首?郭劲涛说,眼看着就可以一箭双雕既杀了周雪峰又让叶萍做替罪羔羊。
我只是恨周雪峰,我没有说我恨叶萍,虽然一个巴掌拍不响,但如果不是周雪峰主动,叶萍也不会做这种错事。叶萍还是个好孩子,她没有错,她错就错在不应该到我们家来做保姆。林梅说。她没有说自己是因为看到叶萍的母亲才决定来自首的。
郭劲涛不自觉抬头看了一眼监控,现在罗庆东应该在外面看着吧。
罗庆东却在对小陆说话。
打电话去鉴定科催一下化验结果。
小陆领命去一边打电话去了。
怎么样?化验结果出来了没有?郭劲涛跟罗庆东想到一块去了,虽然林梅供述的与案情十分吻合,但是他们心里还有疑虑。
林梅为什么会突然来自首?罗庆东最不解的其实是这个。
可能是因为我跟她讲我们确定叶萍就是凶手。郭劲涛小心翼翼地说着,他观察着罗庆东的脸色。
你为什么要跟她讲这些?
我就是想试探她一下。如果不是这样说不定她还不会来自首,自首还可以为她减轻罪行。郭劲涛还觉得如果没有他,林梅还不会来投案自首,他是立了功。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她不是凶手……
她如果不是凶手为什么要来自首?
如果她是凶手她为什么要等到现在才来自首?
郭劲涛被罗庆东的反问问得哑口无言。
老郭,不是我先入为主。这件事说不定真的不是林梅干的。你想想看,林梅说她是因为周雪峰出轨才杀了他的,但是她要是杀了周雪峰再来自首,那她儿子怎么办?她还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她没有必要非杀周雪峰不可,她可以选择离开周雪峰,她以前就是这么对我的,她不会因为周雪峰不愿意离婚就心软的,只有她想,她一定可以离婚。
郭劲涛更是目瞪口呆。
不用罗庆东细说,他稍动脑筋就能想清楚,只是以前没有得到罗庆东亲口证实。
如果不是她杀的,那她为什么来自首?郭劲涛还是不解。
罗庆东正在犹豫要不要告诉郭劲涛他的猜测,小陆便带着化验单进来了。
林梅来自首带来的咖啡罐和玻璃杯都验出了相同浓度的砒霜,砒霜浓度与尸检结果相符,但是与医院治疗肿瘤所用砒霜不符。
 
9

周明明交待犯罪事实的时候,除了罗庆东,其他人都是一副愕然。一个孩子居然因为亲眼看到父亲外遇母亲又不回家就亲手杀了自己的父亲,而且还那么冷静。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可能。
虽然要用雄黄制成砒霜有点复杂,但是对于一个化学天才少年来说,这应该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吧?郭劲涛想起在周家见到的那些荣誉奖状和奖杯,证据就在他眼前,但是他一点都没有察觉。
周慧峰把明明送到门口便止住了脚步。
明明没有回头看周慧峰,他心里没有一丝犹豫。
打电话通知周慧峰带明明来看林梅的时候,罗庆东心里还有点不踏实。他还没有想好该怎么面对这个孩子。
林梅以为进来的会是周慧峰,当吴晶告诉她有人要见她时,她唯一想到的便是周慧峰。她怎么也没想到站在门口居然是她儿子。
明明。林梅只一句话便哽住了喉。
她固守的堡垒在这片刻坍塌。
妈。我把事情都跟他们说清楚了,毒是我下的。周明明淡定地对林梅说,仿佛在说别人的事。
妈,你不要怪罗叔叔,也不要自责。这件事是我做的,不管是对还是错都应该为自己来承担后果。我不后悔这样做了,就算重新来一遍,我还是会杀了他。周明明眼里的冷光让林梅有些害怕。
她知道明明恨周雪峰,当她从视频里看到明明确认周雪峰死了才安心离开的时候,她才知道明明是那么恨周雪峰,为了帮儿子掩饰罪行,她赶紧回家把所有证据都带走了。虽然她没有向任何人提起周雪峰与叶萍的事,但是明明却发现了。她想起那天她跟周雪峰摊牌要离婚,没有达成目的反而被明明撞见了。她想起前前后后所有的事,要是她能再忍气吞声一点不找周雪峰谈离婚,或许明明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要是她没有经常在医院睡觉不回家,或许明明就不会像现在这样。
但是她现在自责又有什么用?什么都不能挽回了。
小陆一个人在感慨着真相如此出人意料,他没发现吴晶面色凝重。
你说这个天才少年也真是太匪夷所思了,那么冷静地看着他老子慢慢中毒死亡,现在到了这里还这么冷静,这一家人都事非人类吧?这小子要不是他妈来自首恐怕他都不会主动承认是他下毒的吧?小陆的话惹得吴晶白了他一眼,但他还未察觉吴晶为什么要白他。
罗庆东双手环抱着目不转睛地看着监控,郭劲涛注意到他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没有动过。
罗庆东也听到了小陆的话,他说的没错,或许林梅没有来自首,明明是不会主动承认犯罪事实的。一个做母亲的竭尽全力想要保护孩子,孩子也会不顾一切保护母亲。或者说明明并不是完全为了保护林梅,只是因为周雪峰推了他一把,所以他向林梅倾斜了。他想起昨天回家时儿子说的话。
爸,你要是敢欺负我妈,我可是会帮我妈帮忙的。
他突然有点羡慕刘玉芬,虽然他确实曾经也没有爱过她,但是他的儿子是真的爱她。
 
作者:汤锦花

新闻热线:010-85766585/010-85753668/18618415909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11032410号-5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6 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