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首页 > 小说 > 正文

还债(外一篇)

还债(外一篇)
 
  作者:牛银万
 
  老张和老伴儿靠每月二千多元的社保费生活,给儿子娶媳妇欠下大几万外债,再加上二人年老多病,看病吃药开销很大,日子过得非常紧巴。
 
  最近,债主又不停地催债,这可愁坏了老张。一天中午,他喝了半斤白酒,突然来了灵感。他喊来老伴,向老伴说了自己的想法,要老伴认真操办。“你真缺得!”老伴骂道,可老伴也没好办法,只能按老张布置的办了。
 
  一个寒冷的早晨,老张的楼下搭起了灵棚,灵堂上摆着一个骨灰盒,骨灰盒的上方挂着老张放大的黑白照片。街坊的邻居听见哀乐,都纷纷出来打问:“这个老汉甚时候死的?死前咋就没一点动静?”只见老张老伴穿着孝衣,一把鼻涕一把泪对打问的人说:“昨天晚上突发脑溢血死的,拉到医院没气了,连夜送到火葬场火化了。”
 
  两天来,老张老伴给所有的亲朋好友打电话,报告了死讯。大家接到电话后,纷纷赶来,不到一周,就收了五万多礼金。不知谁把消息告诉了在外地工作的儿子,他风风火火赶回来。当他知道真相后,后半夜,趁没人,他把老张从小旅馆接回来,把老两口一顿臭骂。但木已成舟,只好将错就错。他拆了灵棚,拉上骨灰盒,到野外一把火烧了,连夜坐火车把老张接到自己家里。他们走后,老张老伴用收的礼钱还了大部外债,家里才又恢复平静。
 
  两个月后,当老张又出现在楼下时,人们以为碰见鬼了,纷纷躲避。有大胆的老者上前问:“你不是死了怎么又活了?”老张气愤地大骂:“怂老婆穷得没办法了,都是她搞得鬼!”人们这才恍然大悟。
 
  这件事,自然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美谈。
 
  退休之后……
 
  老张退休之后,脾气越来越不好。按说乡里局里转了一大圈,官几乎当遍了,最后在区人大科教文卫委员会主任的位置上退休,该满足了,应该高兴才对,可他总是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发脾气:打麻将不让着他点发脾气,打平伙吃饭坐不上正席发脾气,特别是人们不称呼他以前的职务而直呼他名字,他气得手“刷,刷“地抖。
   
  “你要老是这样就别出去了!”老伴好心劝道。“我跑逛惯了,在家坐不住。”“坐不住你就放开点,不要管别人怎么对你,要知道,你已经退休了!”可说归说,老张还是缓不过劲来。有一段时间,他嚷着要老伴在别处买房子,说见了熟人羞得不行,被儿女们呛了一顿。
   
  “大娘,大娘,我大爷昏过去了,在我的诊所,你快下楼来!”老伴一听,是楼下开诊所小贾的声音。她赶紧穿上外衣往下跑。到了诊所,只见老张躺在雪白的床上,闭着眼睛,喘着粗气,脸色铁青,小贾又是按又是切,都无济于事。“不行送医院吧。”小贾无奈地说。正在这时,和老张一个单位同时退休的老刘听到要送医院,忙跑了进来,“我有办法,别送医院!”他边说边揉老张的肚子,拉长声音对着老张低声喊道:“张主任,快起来,单位的会议等你讲话,午宴定在大富豪,你还得致祝酒辞!”刚喊完,只见老张动了动身子,“哗”地睁开眼睛,麻利地坐了起来,急切地说:“我去,我去,快给我拿公文包!”大家一怔,不禁哈哈大笑。
 
  原来,老张之所以昏过去,是因为他在遛达时,碰见了单位的原部下小辛。这个楞头青,就因为当年评先进老张没给说话,一直记在心里,他今天碰见老张,不仅没称呼一下老张张主任,而且还骂了一句:“你个老东西还没死了?”气得老张当时就栽倒在地,被两个认识他的路人抬了进来。这一切,都被旁边下棋的老刘看见了,老刘太了解他了。
   
  一年后的一天,老张死了,据说是得抑郁症死的。楼下搭起灵棚,街坊的邻居三三二二走过来,抹着清泪,都烧几张纸,有的还送个花圈,但花圈的挽联上都写着一样的字:张主任永垂不朽!善良的人们再也不直呼他的名字了,以免惹得他在九泉之下不高兴……
 
  作者:牛银万(包头市九原区政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