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微信

扫一扫,
或在微信中搜索
"作家网"
微博

扫一扫,
或点击直接进入
"作家网"
官方微博
QQ群

扫一扫,
或点击加入
"作家网qq群"
官方qq群

王克金点评李洁夫诗5首

2017-12-06 07:55 来源:作家网 作者:王克金 点击:
0
A- A+

王克金点评李洁夫诗5首


 
《比喻》
 
我说过怀抱一万个春天
我梦想能有一万个爱人
我还有一万年也做不完的梦
我都一万次地以为我的比喻如此奢侈
 
一万是一件多么遥远的事啊
而人生苦短
就算我要自己活到140岁
这也应该不是我的现实
原来
现实一直被我比喻着
 
今后我一定要从最小处说
从最起点做起。谨小慎微
然后,我的头最好低着
我的羞愧距离0和1最近
 
甚至不再用感叹词
不再对生活大惊小怪
如果比喻能瘦回去
连同生活能多瘦就多瘦
我觉得我收起了很多也放弃了很多
真好,我开始怀抱自己的小小幸福
 
王克金点评:

洁夫给自己设置了两个起点,当然这是在诗中的设置,现实中设置的起点也许会更多,但诗中设置两个,足以搭建起这首诗的结构。

这两个起点都是用比喻来构建的。所谓春天、爱人和梦是诗人的第一个起始点,第二个起始点是小处、是低、是0与1之间。现实中,起点本身不是极端的是或非,而是是或非并存于某种起点。诗中的言说是起点之间的相互纠偏,如果非要映射现实,则两个起点不能相互偏废。

日常生活是一种现实,生命本身同样是一种现实,而且生命现实进入诗的范畴更便捷、更本质。洁夫把两个阶段的生命感拿来对比、观照,从而实现了生命现实的转变。生命体的转变不外乎是加载或卸载。不论如何,生命总在肩负,就像杨松霖所说:后背总是背一个大家伙。

借用这首诗的题目,我给生命来个比喻,我们每个人的生命就是一个港口,就是一个停靠的码头,一片繁忙的景象不外乎是吊塔的起落。洁夫吊来吊去,留下的是生命的沉实,吊走的是一万次的浮华。

洁夫在把自己拿来说事,当做一个比喻,而每个比喻恰是了解生命的一个窗口。
 
《就叫无题》
——也许好多东西都是无题
 
为什么我的浑身都是力量
作为一个安静的人
冷漠的人
不再爱的人
这种力量来的突然而迫切
它让我的眼睛开出花来
那种迷醉
如此地让我
坐立不安
 
王克金点评:

大部分诗人都知道:诗是不可言说的言说,实在不好说了,甚至连一首诗的诗题都找不到,这也是常有的事。写作的困境显而易见,诗人总在模糊中寻求突围。
李洁夫的无题,不是说力量是无题,而是说力量的来源没有出处。对没有来源的东西,及其莫名奇妙的冲涌,他谈的只能是感受,而不好究其源头。

艾青说: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这种自问自答,简单明了,交代明确,单一性地直捣腹地,但打开的只是情感的闸门。

李洁夫说:为什么我的浑身都是力量?他的自答却是有些外交辞令,避重就轻,甚至是避而不谈。但是,他是真的想不说吗?恐怕不是。

诗必然有其主旨,只是洁夫在确定自己诗的主旨时,重点不在探究,而是呈现力量所给予诗人的激励。和诗行的简洁一样,激励的显示也是单纯的,仅仅一个状态型意象“眼睛开出花来”,仅仅又附下一个状态“坐立不安”。

读诗需要和诗篇互动,这是成为一个合格读者的前提。不要在诗中寻找答案,对于阅读者,答案就在你对这首诗的想象里。
 
《年轻的老年痴呆症患者》
 
你说我昨天说的话今天就忘了
你说我没有心整天快乐得像个孩子
你说我的记忆不会长过鱼的七秒钟
你说我是个年轻的老年痴呆症患者
 
这是我今年听到的最温暖的话
原来我还可以如此简单到
不再刻意回避自己的简单
我像终于找到了自己最合适的命名
一下子从都市的钢筋混凝土回到了
洒满母亲叮咛的乡间小路
 
设若此刻我偶尔抬头
我看到母亲正用宽阔的额头抵近我的脸颊
母亲鼻翼上一颗晶莹的汗珠
将我木讷混沌的心顷刻湮没
 
王克金点评:

这首诗和他的《比喻》可以对比着读,这也是他的一首“瘦身”之作,但瘦身的着眼点稍有不同。《比喻》说的是生命欲望的前后变化,醒悟的是生命的需求,而这首《年轻的老年痴呆症患者》,则是迈向思想和精神上的初始化。

洁夫的心中,隐含地端坐着一个伟大自然化的母亲,这个母亲是关爱心灵的象征。这个母亲超出一切具体的形式,只以诗人心灵感知来存在,她甚至是概念化的。诗人的生身母亲与伟大自然化的母亲不完全一致,但在抚慰内心上却可以重合为一。

“设若此刻我偶尔抬头”,只是一个假设,不存在日常化的真实,但却指向内心和精神的真实。诗人的渴求埋没已久了,终于有一个时刻,他醒悟到心灵的简单胜于一切,甚至是存在之本。

开篇的“你”,功不可没,他是这种醒悟的点燃者。而首段揶揄的语调是李洁夫的风格,他是不断并保持自嘲的人。
 
《车辆限号》
 
这几天私家车又限号了
步行出门的人明显增多
这几天我发现
天气也好了
原来天真的可以是蓝的
虽然到处设立的围挡下
不知道地铁究竟修得怎么样了
有限的路面倒是很干净
关键是还能免费乘车
随便一辆公交都可以尽兴上
 
这几天突然发现
好多平时不出门的人
也跟着来凑热闹
似乎挤车成了一种乐趣
好像他们不是为了挤车
而是为了体验不花钱的快乐
 
如果这样的状态能够一直
持续下去该多好
我想大家都会期盼
就像共产主义一样
 
王克金点评:

生活具体事件通过孕育,可以产生诗,当下的一些诗人正在这条道路上。一些诗人多年的诗写,厌倦了形而上的意义,想努力把诗写得切入日常,还原现实。在我看来,这仍是一种尝试。这么做的危险在于,虽然找到了日常的鲜活,但由于当下是以现象出现,对核心的体察容易受阻,所以要想写的深入则需要反复熔炼,直到找到与诗相通的一点,打通日常现实与诗思现实的联系。

一种抬扛的观点认为,诗为什么要写的深入?轻、浅有什么不可以?可以,怎么写是诗人的自由,但这也涉及诗人的诗学观念。诗既然属于创作,就要有创的元素,谁打能写成那样就不是创作了。

话说回来,李洁夫也是受了当前一些诗人的影响,这首诗属于开阔一下笔意,作为尝试可以。如果想作为“好诗”出现,则需要扩容事件的诗性。
 
《突然之间就不敢说爱了》
 
我是如此执着地爱着这个世界
爱白日的光亮,也爱夜晚的清寂
爱流水的恬淡,也爱血液的温度
我是如此痴醉地迷恋尘世的生活
爱奢侈的浮华,也爱简单的贫瘠
爱相聚的喧嚣,也爱独处的孤单
 
我是如此高调地爱着,爱每一个女人
爱每一分炽热每一寸光亮每一分温暖
爱决绝也爱圆润
爱凌厉也爱柔软
 
我就是一棵草,是野草
寂寞、卑微,不起眼地生长
但我总是如此狂热地爱着 狂热地向世界索取
以填补内心深处的空眼睛之外的洞  可是
我赶不走住在皮肤下的麻木长在骨头上的疼
 
我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家伙呀
特别是在我两手空空的时候
面对你突然之间就不敢说爱了
 
我最大的敌人就是你面前
那个真实又不敢真实的自己
 
王克金点评:

形势急转直下,诗人的个体生命何以来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儿?从狂热的爱,高调的爱,到不敢爱,不敢说爱了。在此期间,诗人到底遭遇了什么?让他呈现出这么大的落差。
没有具体事件,不是一个单一事件的结果所造成,这像是长时间的积累,一个山体被镂空了,出现了巨大的溶洞。李洁夫的生命自身遭逢了某种尴尬。这首诗就是这个境遇的言说。

诗人把“你”置于自己眼前,让“你”成为自我的一面镜子,正是透过“你”才更看到了自身——真实与不敢真实才完整的映现。

李洁夫是善于在诗中制造矛盾,也是在现实中善于发现矛盾的诗人,他的身体和内心总是睁开一双“内视”的眼睛,不断对自我昼夜不间停地审视,他的自我长时间处于透视状态,他力求把自己看得分明。

长时间写作,李洁夫的诗写有了这样的特点,一方面他能很快抓住生命体出现的缝隙或矛盾;另一方面他又用俗常的语言去从事建构,
所以,他的诗既沾着雅又沾着俗,这首诗当然不能例外。
 
新闻热线:010-85766585/010-85753668/18618415909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11032410号-5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6 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