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微信

扫一扫,
或在微信中搜索
"作家网"
微博

扫一扫,
或点击直接进入
"作家网"
官方微博
QQ群

扫一扫,
或点击加入
"作家网qq群"
官方qq群

一本书与一位作家的妖娆

2018-01-04 21:13 来源:作家网 作者:傅玉丽
0
A- A+
一本书与一位作家的妖娆
——评程维诗集《妖娆罪》
傅玉丽
 
妖娆?
妖娆!
一个好性感、阴性的词。想到她,就仿佛看到了女性柔美、妩媚、活色生香的气息,内心充满了美好、轻柔的感动。这似乎只是属于女性的词汇。
只是,别忘了,大地山川的妖娆,一草一木的妖娆,冰河雪域的妖娆……古诗中已有此类描写。大自然率性而为的妖娆,那么自然,那么真实,那么纯洁,那么震撼。又那么诱人,不可思议。
如此,妖娆——还不能说全阴性,不光为一种美,还是一种气度,一种极尽性情又浑然不觉的气度。于景,于人,皆如此。
当《妖娆罪》一书阅读下来,这种感觉涌了上来,更印证了这一点。因为里面盛着一本书与一位作家的妖娆。
 
无意中参加了这本书的读书会,无意中见到了它的作者程维先生。多年以来,一直以为他是新古典主义诗歌的代表,对他的诗歌还停留于《纸上美人》的记忆。
现在,多年之后,面对这本新书,感觉一个新的程维出现了。
因为作家的视线,变得那么妖娆、丰富,天上地下,随处入诗:不再只是古人与美人,直接从每天琐碎、混乱、无序、一地鸡毛的生活中,随手拈出几根,即化成诗篇。一个扛彩电的人、一次飞机误点、楼下发现值钱垃圾母子的一声怪叫、一只抽屉、一次逆风行走……完全是个人生活的点点滴滴,和众人一样的生活,可却都进入了诗里,或短至几句,或长到几段,令每个读者在其中都能读到一种契合和亲切。
多年的写作,作家易形成自己的语言风格。而此书中,程维却是打破了自己,一反常态:运用了大量的口语。在他那里,汉字,已经无所不能入诗,无词不能成诗,极尽表达之妖娆。书面语的典雅、工整,口语的随意、率性,全进入其中,直接用来,写得酣畅、直接,读者读得痛快、解气。对置身其中的生活,有种熟悉的陌生;对每天日子,有种突然点悟之感。
 
这样的诗,让诗不再只是遥远的、工整的、精致的、灵巧雍容的,远离世俗、尘世的,而成为了人人都能读,都认为能读懂的诗句——比如书中《妖娆罪》、《一把好料》、《画人记》等首诗,通俗中隐现层层哲思,恁是如何理解都是了得——这样的书怎么不妖娆。
 
女人妖娆,令人动心,男人妖娆,何尝不如此?
而此书展示的是一个诗人的妖娆、一个作家的妖娆,更非同一般。
知道作家的人,都知道他很早以前,就以诗呈现着自己的创作。只是没人注意,那时诗人已妖娆初现。只是彼时的妖娆,略有遮掩,还不是真正的妖娆。有着太多书生的意气和文人的气息。选取的意象太美、太古,感觉太远,太飘渺。而现在,如此接地气、有着强大气场的诗篇,完全在尽情妖娆自己的同时,妖娆了所有人一把:懂诗的、不懂诗的,写作的、不写作的,雅俗完全共赏了。
作家近10年,还在写作长篇小说,并进行绘画创作。这些诗歌全是在写长篇与绘画之间的极短极狭窄时间里成就的,诗章的喷涌之感并未见出丝毫的随意,足见其功力的深厚。写得随性,全书拥有不吐不快、不得不说之感,除见出其思想、意识的深度,更见出其创作的态势,及平时的生活状态。或许这些诗是他长篇创作、绘画创作时的平衡需要,不敢肯定。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样的诗,才真正是诗人最自然、最自由的创作。
此书呈现的妖娆态势,不是“作”能“作”出来的。不似一般诗人的轻浅、单一,也不似一般作家的任性、固执。此时,作家已自己创造了自己,写得自由、自在、自然,不拘泥于章法、段落、甚至词汇、语言,真正达到了妖娆。
如火焰的摇曳,似火光的美丽。
岁月催人老,当时下社会上流行说中年男人已油腻之时,作家没有在世俗中沉伦,没有随波逐流,更没有放弃自己。想想吧,他在生活中,没有临空蹈虚,烟火味儿一样在他身上薰蒸、裹携时,没有逃离,更没有回避。而是用诗去直面,坦然迎击,决不妥协,有种对生活的狠劲,不也是妖娆的气度?!
 
一个内心妖娆的人,连外表也是一如既往地优雅、青春。他戴着眼镜,看上去温文尔雅,话语出其地少。没有一般人的聒燥。可语速的迅疾、声音的低沉,时时在透出他心理的跌宕和坚守。
面对一个内心妖娆的人,世界的复杂也好、无情也罢,也难以动摇他的信念。他在纸上纵横,冲撞、看尽世间欢乐、痛苦,欺诈、伪善、沽名钓誉,怜悯着这一切,抵抗着一切。
他如此妖娆,却无法拥有老而成“精”与“贼”的世故、园滑。他永远精不了,也成不了贼,不愿“活着像是重复别人的生活”,“一身尘埃,两袖墨迹”,仍要“将一碗水端平”,在老去之时,面对“谎花如焰,以“仅有的一点真诚,抵抗最后的沦陷”,更要突出自己“雕塑般的尊严” 。
这是在生活中,拥有拥有大情怀、大胸襟,真诚无比,“只对天空俯首称臣”的人,“像鹰一样的汉子”,才能的气度,难道不妖娆吗?!
 
书中不少插画,均出自作家之手。画作看上去也是极其随意,人物简单,世俗感极强。细看下来,却是熟后显拙的传达,以及生活常态的透视。而铺满的纸面更显内心的丰富、苍桑所感,忍俊不禁之时,令人有种会意、理解在心中升起。
妖娆的此书,有种生活的质感和温度,真真切切,紧贴人心。而妖娆本身又是双向的,她已进入了作家的灵魂, “人老了,不是不愿待着,是诗推着我在走”、“一些词语,浑然不觉地到来。” 由此书,诗人,已不再只与诗同行,而是与诗同在了,呈现了一个作家的妖娆:看到了世间的一切,在极尽反讽、嘲笑、揶揄、抨击之时,却没有忘记还有天空、还有白雪,还有大地,还有飞鹰,还有良善、还有和平、还有信念、还有理想……
他表现得那么妖娆,那么诚实,真真是对人生爱到了极点啊。
书名为《妖娆罪》,已为自嘲、反讽、呈现了,真是叫绝。
这妖娆之罪,哪是人人都能拥有的,哪是人人都能享受的。
看罢只能惊呼——好一个妖娆之人!好一本妖娆之书!
 
 
新闻热线:010-85766585/010-85753668/18618415909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11032410号-5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6 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