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首页 > 文坛动态 > 正文

《刘醒龙文学回忆录》首发 

《刘醒龙文学回忆录》首发:“与其让别人猜测,不如自己说文学中的那些刻骨铭心”
 
 


  湖北省文联主席、作家刘醒龙近日又有新书面世了。这次不是长篇小说,而是刘醒龙回顾自己文学创作心历路程的一本《文学回忆录》。生于1956年的刘醒龙才六十岁出头,怎么就出“回忆录”了呢?这是很多读者感兴趣的问题。
 
  4月21日,《刘醒龙文学回忆录》首发式暨新书分享会,在华师图书馆一楼倍阅书店举行。刘醒龙用一场充满哲理的演讲,回应了读者的疑惑,并解开了他自己心里一直对出“回忆录”的纠结。
 
  他坦言出版回忆录过程中一直心存纠结
 
  “文学回忆录”系列书籍,是由广东人民出版社策划出版的。
 
  刘醒龙说,“之前在书店里偶遇几位文坛前辈的回忆录,还觉得很正常,接下来发现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这套书中,还有极为熟悉的作家朋友,心里就多了一层想法。当时也没有深究,直到广东人民出版社找上门来,也要给自己出这样一本书时,才弄明白,自己当时肯定认为,还不到过于留恋往事,更没有到为自己写回忆录的时节。”
 
  他坦言,自己对约稿都是如此,先答应下来,万万不可面对面地拒人以千里之外。而最近巴黎圣母院的这场大火,让他思考良多,对回忆录出版过程的纠结也彻底释然。
 
  巴黎圣母院的大火和黑洞的照片,让他释然
 
  刘醒龙谈及最近的热门事件,巴黎圣母院虽然建成有八百年,却从没有整座建筑的相关资料。热心的网友想到了一个人,美国瓦萨学院的艺术历史学家安德鲁·塔隆,曾用激光扫描技术,建造了巴黎圣母院的数字模型。还有人建议用《刺客信条》这款电子游戏为蓝本,修复巴黎圣母院,因为参与过游戏制作的工作人员,曾花了两年时间还原巴黎圣母院的外观。
 
  “这两样奇葩的构想提醒了我,激光扫描技术建造的数字模型,有点像文学批评。再厉害的批评家,也不可能百分之百进入到作家心里。至于电子游戏《刺客信条》,则像是日常江湖中,流传的关于作家作品的野史,不可当真。”刘醒龙说。
 
  刘醒龙又打了一个比方——文学就像黑洞,文学黑洞的最深处,有着一颗“质量无限大,体积无限小”的文学之心。一切文学元素只要接近这样的文学黑洞,就会被吸纳进去,成为只有当局者才能体会,局外人无法观测检验的刻骨铭心。所以,这种刻骨铭心只有作家自己来说才最真实。
 
  刘醒龙近年来的创作速度惊人
 
  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文学创作,刘醒龙曾创作了《凤凰琴》《分享艰难》《天行者》《圣天门口》《蟠虺》等众多让读者印象深刻的作品。
 
  刘醒龙近年来的写作速度也很惊人,《蟠虺》推出四年之后,去年他又出版了长篇小说《黄冈秘卷》,今年又出版了《刘醒龙文学回忆录》。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副院长、评论家李遇春笑言,年前联系刘醒龙,他说在写文学回忆录,现在回忆录就出版了。刘醒龙近年来参加楚天都市报“南水北调人文行走”“万里长江人文行走”时,也曾创造“几乎每天白天行走,晚上即兴创作一个整版散文”的惊人速度,散文集《上上长江》也于去年出版。
 
  这次出版的这本厚达358页的《刘醒龙文学回忆录》,刘醒龙用6个章节谈及与获奖、故乡、情爱、劳动、才华相关的经历、故事与感悟。
 
  对于什么是好的文学,刘醒龙在新书首发式上做了这样的概括,“对于作家个人来说,唯有一个字、一个字创造出来,用别人的情,说自己的爱,而不是用别人的爱,说自己的情的文学,才是货真价实的心灵史。”
 
来源:楚天都市报
作者:徐颖 周怡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19/0423/c403994-310446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