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首页 > 文坛动态 > 正文

我国第一部历代“小说话”总集出版

 
《历代小说话》出版:我国第一部历代“小说话”的总集
 
  复旦大学中文系资深教授黄霖编著的《历代小说话》(全15册)日前由凤凰出版社出版,这是我国第一部汇辑有关历代小说话的总集。
 
  6月29日,由复旦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与凤凰出版社共同主办的《历代小说话》及话体文学批评学术论坛在复旦大学举行。中国文学批评研究领域的名家学者,近现代文学研究领域及出版界的专家汇聚一堂,围绕中国小说话的特征、价值及其在当代中国特色的文学理论建设中的作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
 
  辑录晚明到1926年间的“小说话”378
 
  小说话,本是一种笔记体、随笔型、漫谈式的小说批评。对于一般大众,这个名词并不象诗话、词话、文话、曲话那样耳熟能详。古代对小说并不看重,小说话的出现也比较晚,要到晚明时期才陆续冒出。直到1902年梁启超发动“小说界革命”之时,才正式打出了“小说话”的旗帜,一时间大报小刊纷纷发表小说话的作品。但将小说话编辑成集的,仅见1926年周瘦鹃等始将种小说话编集为《小说丛谭》,收辑13种。
 
  复旦大学已故杰出教授章培恒曾解释如今小说话辑录困难的原因,“因在以前小说话不受重视,相关的资料极少,故小说话弥足珍贵。但单行本散在各处,不仅收集为难,且知其名者亦鲜。其发表在刊物上的亦多零落。”
 
  由此可以一窥《历代小说话》资料收集之艰辛。黄霖教授历经40年,收辑了晚明到1926年间的小说话378种,辑成《历代小说话》,其中包括考辨类、故实类、传记类、绍介类、评析类、理论类、辑录类七类三编内容,所收小说话始于明代万历间刊印的胡应麟《少室山房笔丛》,终于20世纪20年代作品,在研究中国古代小说以及小说批评领域,具有重要的文献价值和开创性意义,从中大致能看出中国历代小说话的整体风貌。
 
  凤凰出版社原社长、总编姜小青对黄霖教授在学术上精益求精的态度印象深刻。他还记得2013年就和黄霖教授签订了出版协议,当时书稿已经非常成熟,但黄霖教授还是不断修改、增补,一直到今年的上半年才印出来,“应该说出版周期是推迟了,但是学术质量提高了。”
 
  为中国古代小说研究奠定厚实文献基础
 
  《历代小说话》一书作为第一部系统完备的小说话资料集,为研究中国古代小说、小说批评与学术文化奠定了厚实的文献基础。
 
  上海大学文学院董乃斌教授认为,《历代小说话》广搜文献,大大开阔了读者的眼界,却又节省了他们的时间,“可谓功德无量。”
 
  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齐裕焜教授则从自己写作《水浒学史》的具体经验出发,充分肯定了《历代小说话》一书对小说研究新资料的发掘之功。齐裕焜在《历代小说话》中发现了数条过往的《水浒传》专题资料汇编类书籍未曾收录的新材料,在对《水浒传》的地位评价、对《水浒传》人物描写与结构的分析、对《水浒传》域外影响的论述等方面,这些新材料都给了他很大的启发,“黄霖先生从浩如烟海的近代报刊中搜罗文献、编著而成的这部《历代小说话》,将成为我们今后进行古代小说研究的案头必备之作。”
 
  山东大学文学院教授马瑞芳也指出,《历代小说话》一书中同样收录了过往《红楼梦》《聊斋志异》等专题资料汇编书籍中未被注意的大量史料,书中收录的很多关于中国小说特点、优势的论述也令人耳目一新。
 
  确立“小说话”作为文学批评文体的地位
 
  《历代小说话》又不仅仅是一部资料集,在辑录资料之余,黄霖通过长篇《前言》与每一篇前的叙录,对一系列的理论问题作了深思熟虑的分析与总结。《前言》本身即是很有分量的“小说话学”纲领,为研究的进一步展开提供了一个新的起点。用北京大学刘勇强教授的话来说:“它是一个基石,也是一个阶梯,同时还是一个起点。”
 
  “‘小说话’此物虽早就实际存在,但将其与历史似乎更悠久的,人们也更熟悉的诗话、词话、赋话、文话并列,为它在这个文学批评文体大家族中取得一个确定的地位,应该说还是一种创举,一桩新鲜事。”上海大学文学院教授董乃斌认为,此前不论对小说话的整理还是研究都不多,《历代小说话》的出版,对小说话在文学批评中的地位,是一个很大的提升。

  吉林大学教授王汝梅认为黄霖的前言“概述了小说话的概念、范围,概括了小说话直觉感悟、即目散评的特点,还叙述了小说话发展历史的脉络,把小说话作了分类,论述了小说话的理形神论为论价值”。
 
  南开大学艺术学院宁宗一教授也对《历代小说话》在翔实、精确的文献资料基础上完成小说文体意识的明确树立和科学验证给予了极大的肯定,“《历代小说话》在小说文学建设上的重要性以及可能产生的深远影响都是不可以低估的,它完全可以促使当代小说文体的研究趋向更加有力和更加深入地向前发展。”
 
  王汝梅在发言中指出,《历代小说话》一书使小说话作为有中国特色的一种文学批评文体的地位被确立、被凸显,“《历代小说话》可与何文焕《历代诗话》、丁福保《历代诗话续编》、郭绍虞《清诗话续编》等类似著作相比肩,确立了小说话在中国小说理论批评史中的历史地位,这部著作必将推动中国小说理论批评的学术研究,弘扬优秀的传统文化。“同时,王汝梅也对黄霖先生接下来的中国小说话专著撰写工作表示极大的期待。
 
  南京大学文学院苗怀明教授认为,《历代小说话》一书作为第一部系统完备的小说话资料集,其质量之精良、内容之完备令人无比钦佩,而黄霖拈出“小说话”乃至“话体文学批评”的概念并非只是换一个说法,“黄霖教授和他的学术团队还有更深一层的用意,那就是与此前的小说批评研究进行区分,以文献资料的搜集整理为基础,逐步建立民族特色、中国本位的中国古代小说批评体系。”
 
  复旦大学古籍所陈广宏教授指出,在小说话批评研究之外,复旦中文学科前有郭绍虞先生对现代诗话学的开创,后有王水照先生《历代文话》对传统文章学的重要理论建构,而黄霖先生的《历代小说话》也不仅仅着眼于小说领域,而是从明清近代文学研究与批评的宏观范围体系中来建构其小说话及话体文学批评概念。另一方面,黄霖先生对小说评点、小说话等“边角料”批评文本的重视不仅开拓了新的史料领域,也具有学科范式上的意义。
 
  最后,黄霖表示,虽然话体、评点体这两种即目散评的批评文体历来被正统文人目为“下等”,但在他看来,这些恰恰正是最具民族特色及大众性的中国文学批评文体,学界有责任在理论上对其进行充分发掘,他也定会继续将该工作进行下去。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杨宝宝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19/0703/c403994-312103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