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首页 > 文坛动态 > 正文

海飞:构建与众不同的“古谍”世界

 
《风尘里》,海飞著,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20年2月第一版,39.80元
 

海飞:构建与众不同的“古谍”世界
 
  我特别愿意假想自己生活在古代,替在战火中各国阵营的对垒虚构无数的情报战争。古代的风一直吹到现在,古代特工的气息一直弥漫到现在。
 
   “海飞谍战世界”是作家海飞庞大的写作计划,在这个计划中,他希望能将所创作的谍战小说中出现的人物身份固定下来,可以随机穿插在他的多部作品中,建立一个牢固的专属于海飞的谍战谱系。
 
  评论家李敬泽曾评价:“海飞的谍战系列,写的是命悬一线的乱世,孤绝幽暗的人性。”
 
  从2017年初到现在,海飞又筹备构思了一个全新的概念:“古代谍战世界”。海飞对春秋时期吴越争霸等历史题材十分感兴趣,又一贯热衷于创作谍战、推理、悬疑类型的文学作品,他想:能否将两者有机结合,创作一系列全新风格的古代谍战故事?于是,长篇小说《战春秋》和“锦衣英雄”系列首部《风尘里》作为开篇之作,差不多同时问世。
 
  《风尘里》是“海飞谍战世界”之古代特工系列。故事发生在明万历二十八年,大明锦衣卫、明军各派系和日本丰臣秀吉残部等各方势力,围绕失踪的日本使团,展开了一场官匪互渗、忠奸难辨的间谍与反间谍大戏。
 
  中华读书报:你的谍战情结来自什么?
 
  海飞:确切地说,我不知道我的谍战情结来自于哪儿。只不过十年前我写过一个叫《旗袍》的剧本,我在这个剧本创作的过程中,充满了快感。之前我和所有小说家一样,沉迷在传统小说中不能自拔。我特别钟爱的一个小说是叫《干掉杜民》,想到这个小说,我的心中仍然会升起无数的柔软。而《旗袍》让我开始涉足谍战小说,并且明白无论是人生、事业、爱情以及世上种种,其实都不曾离开过“步步为营”。这种步步为营不是去算计,而让你身置丛林,觉得所有一切美好与残酷的发生,都属于正常。我想,写小说和我自己的人生行进一样,变得从容、缓慢、波澜不惊。
 
  日子一天一天往前推进,在最近的十年里,那些谍战小说和剧本在创作过程中让我内心掀起的流澜从无停息,甚至可以将这种心境命名为“入海”。很多时候,你泡一杯茶,静坐,但却构思着谍战的情结,外表平静,内心波澜,这真的是一种充满了刺激但却又不曾有危险的生活。我乐此不疲,并愿所有读者共享这样的心境。
 
  中华读书报:“海飞谍战世界”之古代特工系列是一个怎样的架构和规模?为什么想到写古代特工?
 
  海飞:《风尘里》算是古代谍战系列“锦衣英雄”的第一部。接下来的是《江南役》和《昆仑海》,正在创作过程中,应该第二部会在明年面世。而与《风尘里》同期出版的,是写西施作为女特工在吴国上演惊天谍战的《战春秋》。
 
  就目前而言,我想把“锦衣英雄”这一系列写好。从古至今几千年的征战中,特工从来都没有缺席,他们是战争中的千里眼,以一人之力,也许能胜成千上万的兵员。而那时候的情报传递,肯定不如现今那样简单。所以我觉得开创一个“古代谍战”的系列,是十分有意思的一件事。
 
  我特别愿意假想自己生活在古代,替在战火中各国阵营的对垒虚构无数的情报战争。古代的风一直吹到现在,古代特工的气息一直弥漫到现在。
 
  中华读书报:《风尘里》的故事发生在明万历二十八年,写到了大明锦衣卫、明军各派系和日本丰臣秀吉残部等各方势力,写作之前是否要有充分的准备?能具体说说吗?

  海飞:我几乎通读了一遍简单的明史,从朱元璋开国,到崇祯皇帝在煤山上吊,276年的皇朝分崩瓦解。《风尘里》故事发生的万历二十八年,事实上已经有了内忧外患的端倪,和大明覆灭就差五十年的时间了。那时候日本丰臣秀吉政权入侵朝鲜,是因为丰臣秀吉的亡故,德川家康才上势掌控了日本。政权的更迭之时,总是容易发生故事。
 
  我对锦衣卫感兴趣,应该是在将近二十年前。无论是电影《新龙门客栈》,还是一些讲锦衣卫的小说和纪实作品,我都有所涉猎。当时曾经想创作长篇小说,但一直都是迟迟未动,所以我想这一定也是缘分未到。在《风尘里》开始创作以前,我想我已经作好了所有熟读资料的准备,作好了故事中构架的最初准备。大明王朝的都城,是从南京迁来的,我们现在所说的故宫,其实就是朱棣建的。那么那时候的京城,是有哪些主干道?豹房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所,打更人的生活又是怎么样的,日本是否每年都来朝贡,接待外宾的场所叫什么?如此种种,都作了详细的考证。
 
  这样的考证,充满了快乐。这不是简单的资料查询,你发现的是五彩斑斓的人生。以至于细节越丰沛,你对这个小说在创作过程中的感情,将会越深。
 
  中华读书报:之前有《惊蛰》《向延安》《捕风者》《麻雀》《棋手》《醒来》等一系列谍战小说积累了丰厚的经验,现在写古代特工系列,有什么难度吗?对你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海飞:我想,无论是写哪个时代的谍战,写作的思维是一样的。古代的谍战,没有二战时期谍战那种先进的手段。所以你需要寻求的,可能就是怎么样的在“古谍”世界里,去虚构与创造谍战的技法。小说毕竟是一种艺术创造,资料里的古代特工战争,也一定是相对粗糙简浅的。那么,所有的“步步为营”,需要的是作者去重新创造。而且你创造的一定是需要有新意的,你不能再弄一个“图穷匕现”一样的刺杀,你也不能再弄一个去窃取一份军事情报,这些都太过浅显。那么重要的是,什么样的推理,布局,才是最精彩的桥段。
这取决于每个创作者。每个创作者写谍战小说,都将会是不一样的。
 
  中华读书报:《风尘里》的语言简洁,叙述也没有任何拖泥带水,很有画面感,在叙事技巧上你有怎样的追求?
 
  海飞:看上去《风尘里》的故事,有许多的峰回路转,仿佛很谍战的样子。事实上这个小说,是简洁的。三段式的故事,分别为,接受考试,前往福建营救日本议和使团,粉碎阅兵场刺杀皇上的阴谋。当然,这其中穿插了明朝的爱情,比如主角田小七爱上无恙姑娘,比如田小七的战友甘左严爱上舞娘春小九。在那样一个年代里,有爱情有谍战有生活,多么平凡而让人迷恋的普通尘世。
 
  正因为这是一个十分明晰的故事,所以行文相对简洁,但又处处充满了计谋与反转。在我眼里,充满了写古时人事的新鲜感,但是传统小说写作的路子没有改变。也许在我的脑海里,这个《风尘里》就是一场电影。而我这十多年以来,即便是在创作剧本以前,行文也是极具画面感的。这已经不是刻意,而是一种惯性。
 
  中华读书报:《风尘里》的后两部分别是什么?主要讲的是怎么样的一个故事?
 
  海飞:《风尘里》是庞大的故事的一部分。第二部《江南役》,写的是发生在杭州的一个谍战故事。田小七受万历皇帝之命,取回一本火枪火炮的设计图纸,同时保障军火专家赵士真的安全。另外,他最后还率领了他的兄弟,破坏了倭寇烧毁六和塔的阴谋。他让绣春刀的寒光,在江南的大地上闪亮了起来。当然,这其中穿插了他与赵刻心的情感故事,当然这其中也穿插了当时的抗倭情势……至于第三部《昆仑海》,讲的是与田小七同是孤儿院长大的最小的小弟昆仑的故事。田小七明显的在第三部退出了锦衣卫的谍战江湖,小弟昆仑扛起了兄长的使命。他在台州府和冲绳岛之间,完成了他少年时光里的双城谍战。他不仅发现了隐伏在台州府的日本特务,而且还摧毁了日本设在冲绳岛的军火基地。在第三部中,有神秘的力量和事物出现,有江湖和武侠出现,最重要的是家国情怀始终贯穿在这个少年的人生中。

  在我眼里,这样的三部小说,是水气氤氲中显出兵器鸣响的声音的,是万历二十八年左右一场徐徐展开的特工战。我对这个系列相对珍视,是我觉得这三本小说里,体系完整,故事宏大,就像是一座已然建成且极具个性与风格的城池。
 
  这样的城池,是小说的城池,也是自己的城池。
 
  中华读书报:每部小说的创作,你都要重点考虑“新”在哪里,于是你的“海飞谍战世界”之舟《风尘里》《江南役》和《昆仑海》驶向了明朝万历年间。你对自己创作的节奏满意吗?
 
  海飞:“新”,永远是一种力量。每次在制定小说创作的选题时,我都会寻找一些新的点。如果没新意,基本上不用动这个小说。除了“新”以外,还需要“捂”。在慢慢捂的过程中,你会发现有些选题,闪闪发亮,可以更有热情地去创作这个小说。而有些选题,在深思熟虑后觉得这失去了光泽,可能不是一个正确的方向,于是放弃。
 
  在长久的小说创作中,我努力地在让自己慢下来,多一些思考。我的成稿速度相对比较快,并不是说,我写慢了就能比写快更好。我的生活中,差不多大部分时间已经是一直和文字打交道,是一个很少有应酬或者被其他事项占去时间的人了。其中剧本占去的时间更长,所以我的小说一般是每年一个左右。这大概也算是一种平衡吧。
 
  因为《风尘里》,我觉得开创一个写作的疆域,于我而言有一种积极的意义。也因为“古谍”系列,我觉得写作的时光都充满了生机。
 
  中华读书报:现在写作技巧对你来说肯定不是问题,你认为对于作家来说,最大的障碍,或者说能支撑他走得长远的重要因素是什么?
 
  海飞:流传天下的,是有好故事基因的小说,当然首要的永远是写人性。这是一个永远被挖掘,却又永远挖不完的富矿。而承载着这些元素的,可以是各种类型不同的小说。事实上,我们回望四十年内,已经能够非常清晰地分析出,哪些小说是优秀的作品。好作品总是天下流传,比如《尘埃落定》,比如《白鹿原》,比如《活着》……
 
  这个世界需要无数各种类型的艺术家,如同同样需要和平,空气,水,阳光……小说在里面同样扮演着一个角色。我想,对于小说家来说,从落笔开始写第一本小说的第一个字开始,就开始了属于他的一次长跑。跑多久?跑多远?都因人,因时势,因各种原因而定。确实,时间会给出一个最好的检验,那么在我眼里,厚积薄发的小说家,有思想的同时也具有想象力的,善于慢跑并且从容写作,拥有自己的写作体系和写作规划的小说家,也许会走得更远。

  你很难想象,十年后的文学格局会是什么样的?也很难想象,十年以后的好小说会是什么样的?十年以后冒出来的崭新的小说创作新力量是哪些人?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难想象的除了小说,还有这个世界未知的一切。
 
  来源:中华读书报
  作者:夏琪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20/0727/c405057-317997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