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首页 > 文坛动态 > 正文

诗人任洪渊逝世

 
诗人任洪渊逝世|诗歌选
 
  任洪渊女儿任汀证实,8月12日晚9时49分,著名诗人、批评家、学者,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任洪渊先生逝世,享年83岁。
 
  任洪渊 (1937.8~2020.8),四川邛崃人。1961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曾在首都师范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任教。他是著名诗人、诗歌评论家、作家、学者,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1977年开始发表作品,198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诗与诗学合集《女娲的语言》、汉语文化诗学导论《墨写的黄河》、多文体汉语文化哲学《汉语红移》等。
 
任洪渊诗选
 
远方
 
我走回童年  走回
我的十一岁  身后的群山拥着走出
还能第二次出发吗
走不出的眺望  在故乡
 
故乡  我一步就走进汉代走进
司马相如堆砌成了赋的岁月
走到今天这么长
走不到的远方
 
远方遥望
我四十岁的背影
我少年的脚步  害怕启程
走不回的回头  在远方
 
只有我身后的群山  不肯退转
还拥着一个个十一岁的早晨
走过我  远方
倒下再多的背影也遮不住的
远方
 
巫溪少女
 
大宁河谷的“小三峡”也有一尊少女形的山石。关于她,也有一段美丽而又感伤的传说。
 

好像是从一座座沉默的山后走出
你站在这里。热切的
连你脚下的山,也变成了
被这清清的流水漂动的船
 
不,你再不是一个石化的少女
又是一个遥远的想象留下的
多少带点哀怨的仪态
一个已经够了。你再不是
瑶姬的姐妹,守望
再继续一次千年的梦幻
望夫石
神女峰
阿诗玛的黑色的石林
爱,也过于沉重
我的土地,再也负担不起一个
冰冷在石头上的期待和呼唤
 
你是我的发现。我创造了你
一块风雨雕刻的岩石
复制了我心中的形象
瀑布般自由飘泻的长发
青春流动的曲线,和天然的体态
再不要那属于神话的
云与雾的遮掩
 
我还给了你一双眼睛
像她一样,深邃,辽远
以及敢于正面直视的大胆
她头脑中苦恼的思索
也不可捉摸地藏在你的眉尖
我还在你的嘴边嘘了一口气
传给你她的声音和现代的语言
去否定或者证明
去讥嘲或者争辩
而在不语的唇边
总还留着没有吐露的一半
你是我留下的一尊塑像
一个憧憬,一个美的观念
作为我的纪念碑,代表今天
 
从我的后面,青年们
正浪一般涌到你的船前
他们都来和你结伴
并为你挂起一面放舟中流的帆
 
1982年9月30日巫溪舟中
(选自1983年《诗刊》3月号)
 
司马迁的第二创世纪(组诗选一)
 
项羽:他的头,剑,心
 
落日的响亮  他
砍掉自己的头
保全了心
剑  横在头和心之间
乌骓马踏痛今天
 
一把火  烧掉了秦代
七百里的黑色
火焰成灰  黑色七百里
他点燃自己的一柱血
最后的火花
俯看烧掉的自己
上升为光明
 
剑砍掉的
都在剑上生长
除了自己割下的头  割断的观念
他把头颅的沉重  抛给那个
需要他沉重的头颅的胜利者
一个失败
心  安放在任何空间都是自由的
安放在人的兽的神的魔的  一个胸膛
温暖得颤栗
 
可以长出百家的头
却只有一颗  心
 
汉字,二零零零(组诗选三)
 
石头的字红移成绯色的天空
 
红移
 
红楼
青春了的字
绯色地升起
温润的雪
芍药花瓣静静堆起的撩乱
泪花在黑眼睛里开到最灿烂
词语的曹雪芹运动
 
红楼梦醒
石头记
吃尽了胭脂  还是一方方黑色的字
回到石头  补满天

天空破了
银河外的星  那些石头的文字
越飞越远  飞成
绯色的空间
红移
 
没有一个汉字抛进行星椭圆的轨道
 
连太阳的第十个
星  也拒绝
牛顿定律
在阳光下
隐藏
 
我从不把一个汉字
抛进  行星椭圆的轨道
寻找人的失落
 


在遥远的梦中  蝶化
一个古汉字
咬穿了天空也咬穿了坟墓
飞出  轻轻扑落地球
扇着文字
旋转
 
在另一种时间
在另一种空间
我的每一个汉字  互相吸引着
拒绝牛顿定律
 
词语击落词语
第一次命名的新月
——给女儿T·T
 
那么多文字的
明月  压低了我的星空
没有一个


 
等你的第一声呼叫
抛在我头上的全部月亮
张若虚的
王昌龄的
李白的
苏轼的
一齐坠落
天空是你的
第一个月亮  由你升起
 
词语击落词语
第一次命名
你  一个新的主语
孤零零诞生
抗拒死亡  穿过词与词
遥远的光年
追回所有的象形文字
 
你的新月  依旧圆在
苍老的天空
几千岁的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