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首页 > 文坛动态 > 正文

李敬泽&江南谈《龙族》

 
李敬泽(左)与江南
 
李敬泽&江南谈《龙族》:衰怂者的勇士梦
 
  《龙族》出版十周年之际,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的修订版《龙族》第一卷、第二卷于10月15日面市,当天也举办了线上对谈,作家江南,评论家李敬泽,作家蝴蝶蓝、笛安等分享了自己对《龙族》的阅读体验,也与作家江南进行了对话。
 
  《龙族》是江南于2009年开始写作的作品,目前共有四卷总计六册面市。《龙族》的主人公路明非原本只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他的生活无聊、单调,寄住于叔婶之家,常常要面对一地鸡毛,一直表现平平的他在高考前夕,迎来了人生的重大改变——稀里糊涂拿到卡塞尔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从此进入了龙的国度。李敬泽(左)与江南
 
“重新修订,增加六万字”
 
  此次修订版新书,增加了六万余字的内容,主要是字词、句子的修订。江南认为,传统意义上来说,作家很乐意修订自己的作品,总觉得作品是自己的孩子。“如果一个作品已经和读者沟通了十年的时间,我们不仅是作者,也是读者了,所以我不太敢改动人物结构和故事结构。但是我们增加了一些关于世界观的设计,比如我们增加了言灵卡这样的东西,把每个言灵整理出来。”
 
  “我也把一些人物在情节变化中的情绪,他的心理的成长、内心的变化做了更加细节的梳理和探究。我们觉得写第一版的时候,人物心理变化可能不是那么准确。我一直说自己是海明威忠实读者,但是回看我自己的作品,我达不到海明威简练的文字和力量,但是我现在会追求更加凝练的文字。”江南说。
 
  同为作家的笛安认为:“我从来不会从头到尾再去看我写的长篇,总觉得那是一个过去的自己,被遗留在那儿,有很多尴尬的瞬间,就像翻小时候的照片集,我没有勇气。”她认为,修订一部数百万字的长篇作品,如同中学跑四公里冬季越野长跑,长跑最多半小时就会结束,写作却要支撑一年、两年甚至更久,中间会有无数次觉得想要放弃。
 
  《龙族》第一卷到第三卷都已经修改完毕,人民文学出版社之后会推出后续作品的出版。对于书中人物的最终命运走向,江南正在努力调整中。如楚子航忽然从世界上消失,江南在后续的故事中将他救了回来,“他已经死过一次,不能再死了。”夏弥和绘梨衣还会再次出现吗?路明非是白王吗?这些疑问都将在书中获得确定的回答。
 
  “最开始设想的结局不是那么大团圆的,但因为这部作品陪伴了许多读者的整个青春,所以一直在努力做结尾的调整。可能不会写成传统的大团圆结局,但相信这个结尾不会让读者感到失落,他们的青春,还是要往上走的。Happy Ending就是每个人都有价值。”江南谈道。
 
  梦想者总要和自己内在的脆弱和孤独作斗争
 
  每一代人都在十几岁的时候做梦,幻想自己是天选之子,某一天醒来,世界会因自己变得不同,即便默默无闻,也拥有保护弱小改变世界的能力。路明非身上有少年时代的我们的影子——平庸、懦弱、对世界半知半解,但怀揣梦想。
 
  江南说:“孩子在成长过程中,总会有个阶段觉得自己是无助的、和世界难以沟通,需要别人给他力量。《龙族》就是写给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当他需要勇气的时候,能给予他勇气的可能是他的朋友、家人,当然,更有可能是他读到的文学作品。”他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带给读者力量与勇气,尤其是处于青春期,对世界多有迷茫与困惑的孩子。
 
  李敬泽与江南都毕业于北大,一个60后,一个70后,但他们在大学阶段,都没有预料到自己以后会从事文学工作。李敬泽说:“文学是很奇妙的,不一定在大学中习得,可能是你心里,有那么一个东西,会忽然醒来。”
 
  《龙族》也像是江南的自我反思和自我鼓励之作,他谈及面对真实的生活时总是比较缺乏安全感:“总会陷入一层又一层的迷茫,当我刚觉得自己解决了前一个迷茫的时候,下个迷茫就在等我了。总想走出去,但这么多年,也知道自己的性格就是这样,虽然很徒劳,但还是想走出去,这个过程中,有点挣扎。写出来的东西,就会疼痛一些。”李敬泽认为:“一个梦想者,一定要和自己内在的那个脆弱和孤独作斗争。一定是在梦想中让脆弱变得坚强,在梦想中觉得孤独是有所依傍的这样一个人。”
 
  “江南最开始是青春的书写,成长的书写,写到第四卷、第五卷的时候,成长了,已经不是刚开始的那个青年了,那么相应书中的世界,小说中的人物,都要变了,那么他还是那个怀有梦想的‘衰中年人’吗?”李敬泽说。
 
  《龙族》的想象世界
 
  《龙族》的想象所涉及的门类非常多样:东西方各民族关于龙的神话传说故事,南北半球各个国家与地区的人文风貌,世界各地独特的自然风光,其中最突出的是各种文化意象的融合与重构,如北欧神话中的尼伯龙根、日本文化中的神葬之所、中世纪的炼金术等,原本毫不相关的文化意象在书中得到新的诠释。
 
  江南谈及,在写作之前,一直觉得自己是个读书挺多的人,但幻想小说需要很多的素材积累,因此在高强度的写作过程中,他时常要面对素材不够的忧虑处境。每当写作遇到瓶颈的时候,他会通过阅读与旅行来弥补自己知识点的不足。
 
  旅行为江南提供了更多的小说细节和质感。《龙族》的想象涉及门类多样,跨越了多个国家与地区,多元文化融合而成的小说氛围,需要的不仅是来自书本的知识,也需要旅行为作家提供更多真实的感受。江南说,为了采风,他会在涩谷偶遇皮肤染黑的女孩子,会去俄罗斯参观东正教堂的细节,观察异国他乡的街道与人群,不断通过边角的细节,去营造书中出现的国家与地区的不同文化氛围。
 
  笛安最喜欢《龙族》第二卷。她认为《龙族》构建的想象世界特别吸引人,类型小说的故事架构也许类似,但《龙族》把所有元素融合到一起,江南把少年的真实生活与魔幻故事的氛围结合得特别好,“特别具有江南的味道”。其中对龙的塑造,“既有中国神话的东西,也有北欧神话的内容,也有日本文化的内容,看到他把各种元素放到一起,组成一个完全独立的世界体系,这是非常难做到的事情。”
 
  李敬泽则特别赞赏《龙族》对世界的理解,“你叫他通俗文学也好,类型文学也好,《龙族》其实就是一个关于梦想的文学。在梦想中我们都希望有另一种生活,能处于不同于现实的另外一个世界。那么在这个意义上,几乎所有的通俗文学都是幻想文学。”
 
  “像《龙族》这样,一个架空的、幻想的、完全创造出的一个极其丰富和复杂的,以至于我们要一直伴随着这个世界去生活和成长的、历险的、实现我们内在梦想的,这样的一种文学,大概我们永远需要这种文学。”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高丹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20/1022/c403994-319014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