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首页 > 文坛动态 > 正文

网文作家对话影视编剧

网文作家对话影视编剧:IP改编的阵痛与成长
 
  “《扶摇》影视化的时候,有读者问我:你是否失去了初心?我说你弄错了,我的初心就是影视化。没有作者不想看到自己笔下的纸片人变成荧屏上鲜活的人物,这是我的梦想。”
 
  网文作家“天下归元”亲眼见证IP在影视行业的壮大,2014年她笔下的《扶摇皇后》正式传出改编影视剧的消息,她自己也作为编剧参与过影视剧《凰权》的创作。但是编剧工作只进行了一大半,她就重新回归了写小说的行列。“自己想得太简单了,电影不是导演说了算,也不是编剧说了算,最后出现的作品,还是和自己想象中不太一样。”
 
  最近十年,随着IP改编和影视市场的繁荣,以网络文学为原点,已经形成庞大的产业链。包括《花千骨》、《琅琊榜》在内的多部IP改编剧集爆红,迅速撬动改编市场的发展。在这十年间,IP市场也曾遭遇“滑铁卢”,不少网络小说改编的影视作品收视与口碑均不及预期,导致IP改编一度成为“粗制滥造”的代名词。
 
  2019年,以《庆余年》为代表的一系列优秀改编剧的出现,展现IP改编的全新可能。编剧王倦提到,IP改编成功的精髓在于“尊重原著”,“尊重原著”是不是IP改编唯一的成功路径?未来,IP改编市场将有哪些全新的发展趋势?作家、编剧应该如何合作,才能满足观众越加挑剔的审美口味?
 
  这些问题,都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10月19日,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在上海举办“合光·向融”年度发布会,联席发布包括《1921》、《庆余年》第二季、《赘婿》等56个影视项目的最新消息,三家公司首次以一个整体的影视生产体系亮相,成为腾讯和阅文加码影视业务布局的“三驾马车”。
 
  发布会现场,一场名为“如何‘向融’?——IP作家对话影视编剧”圆桌论坛举办,阅文作家会说话的肘子、天下归元和知名编剧李潇、秦雯接受澎湃新闻专访,畅聊对IP改编的争议、看法,以及编剧和网文行业创作的新趋势。
 
  【编剧观点】
 
  李潇:做编剧要有情商
 
  李潇,80后青年编剧,2004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之后从事职业编剧工作,代表作品《搭错车》《麻辣婆媳》《杨柳青》《大丈夫》《好先生》等。
 
  澎湃新闻:创作IP改编剧本时,是否会担心“原著粉”的意见?
 
  李潇:观众是一个庞大的群体。影视剧也是艺术的一种,所有的艺术都是偏个人化的表达,没有办法用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来处理。我平时不会去多看粉丝的想法,也不太敢看,因为所有的创作者都是很敏感的,我的情绪会受到影响,就工作不下去了。
 
  澎湃新闻:你在创作IP改编剧本的时候,主要遵循哪些原则?哪些东西可以改,哪些东西不能改?
 
  李潇:我在看小说的时候,不仅是从编剧视角去看,也是从读者视角去看的。我觉得IP原作里最不能改动的,就是第一次在感性阅读中最吸引我的部分,有可能是其中的一组人物关系,也有可能是某个故事的核心主线,我觉得改动的部分可能是把故事情节变得更适合电视剧的表达语境。但是故事的内核一定要保留,也要保留我当初作为感性的观众最喜欢的内容。
 
  澎湃新闻:改编小说的过程中,可能会遇到意见的分歧。作为编剧,你觉得应该如何和原著作者沟通?
 
  李潇:这需要编剧有比较高的情商,在我看来好多年轻的编剧需要换位思考,站在制片人的角度,想想他们在运作这个项目,涉及上亿资金、背负巨大压力,你的文本是一切的基础。想到这个,你就能理解他的压力,他给你的所有想法和建议,都不是要针对你,只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办而已。
 
  如果大家都能换位思考,行业可能会变得比以前好很多。作为一个职业编剧,我的想法是,如果你拿自己的钱去拍戏,那就没关系,你可以不考虑任何人的意见,从自己的喜好出发。如果我拿了别人的投资去拍戏,那首先第一点就不能让老板亏钱,因此对人物的设置一定要有商业亮点,不能把剧本写得太个人化、太文艺,会有平衡的尺度。
   
  现在市面上能写的题材本来就很少,当一个题材火了之后,可能会有一堆类似的题材出现,同质化现象很严重,这不是一个很好的现象,其实还不如“剑走偏锋”,选择一个更冷门的题材,承担一些风险,如果连这点风险都不敢冒的话,就不要投资影视剧了,本来这个行业就是要冒险的。
 
  澎湃新闻:2020年,什么样的IP改编才会是有生命力的?
 
  李潇:首先,我觉得大家要摆正心态,因为IP改编肯定是不如预期的,越经典的作品,看的人越多,大家对它的期望就会越高,就算改得再好也会有人失望。但这不是坏事,影视剧必须要有争议,有人夸、也有人骂,才会有魅力。面对原著里的一句话,不同的人就是会有不同理解,作为编剧和制作人,他们只是表达了自己的理解,可能只会打动一部分读者,没有被打动的读者会觉得不好,这个其实很正常。
 
  我觉得相比过去的环境,我们现在是有退步的,虽然制作越来越精良,但是文本确实没什么变化。如果我们能够尝试的题材更丰富,市场上呈现出来的效果可能会比现在更好。
 
  秦雯:不再害怕改编的争议,因为观众是聪明的
 
  秦雯,1982年11月出生于上海,2001年获第三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同年考入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2018年5月24日,凭借都市情感剧《我的前半生》获得第24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编剧。
 
  澎湃新闻:《我的前半生》获奖,对你的编剧生涯带来哪些帮助和变化?
 
  秦雯:以前没有被这么多人关注过,也没有被这么多人骂过。因为《我的前半生》得奖之后,最大的感慨就是无论你们怎么骂我,我都不怕了。其实刚开始做改编剧本的时候,脸皮还是比较薄的,现在好像脸皮厚了,也没有这么在意了,只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也不在乎其他人的看法。
 
  现在越来越希望能在这个行业沉淀下来,花几年时间用心地打磨一个剧本,以前做的比较多的是短平快的内容,现在更想做一个认真的手艺人,心态变得更加平和了。
 
  澎湃新闻:你觉得什么样的IP改编剧本,能称得上是好剧本?
 
  秦雯:不管是IP改编剧本还是原创剧本,在我心中,好的剧本都是一样的,需要能够打动观众,本身的故事性和人物关系也要出彩。就像一杯咖啡,没有人会在意是在哪里买的,大家更关心好不好喝,关键是结果,而不是过程。好的IP改编就像是谈恋爱,要彼此尊重,既要尊重原著IP的作者,也要尊重编剧自己,两个人应该是站在一个平等对话的基础上来改编。
 
  澎湃新闻:你从一毕业开始就做了编剧,跟你入行的时候相比,现在行业变得更容易了吗?
 
  秦雯:我觉得进入的门槛变低了,但是出头变得更难了。现在学编剧的人越来越多,年轻人进入这个行业也越来越多,出头需要更多自己的努力和勤奋,天赋也很重要。机遇是需要耐心“熬”出来的,只要你耐得住寂寞,也许有的人两三年就会遇到一个机遇,也有人要五年或是十年才会遇到一个机遇,这背后是要看你对这个行业的热爱,以及对文字工作本身的喜好有多少。如果你每天都想着明天会不会出名,日子应该是比较难熬的。
 
  【作家观点】
                
  天下归元:如果改编触碰到我的底线,我会反抗
 
  天下归元,阅文集团著名作家,中国作协会员。作品《扶摇皇后》《凰权》“天定风华”系列。
 
  澎湃新闻:随着“大女主”影视剧的崛起,现在女性主义题材的创作愈来愈受到欢迎,你的创作是否有女性主义的色彩?
 
  天下归元:我的小说作品经常被认为具有女强人的属性,重点在于“强”,即自尊、自强、自信、自爱。现在的女性相对来说比较独立,渴望塑造一个一分为二的世界。“我的世界我做主”,在自己的精神和物质世界中自给自足,不受外界侵犯。这种自我精神的表达是当前女性作品中的明显特质,也是我的小说作品所要表现的。
 
  澎湃新闻:作为IP作者,你觉得原著改编成影视剧的时候,编剧需要考虑哪些地方?
 
  天下归元:在原著进行影视转化的时候,要考虑的东西很多,因为剧本是综合性的产物。像我们这类以古代为背景的言情小说,体量大,每一幕都是几万字,几天一更新,每本书都是上百万字甚至几百万字的体量。改编成影视剧的时候,需要适当地提炼出其中精髓,包括最好的人设、最清晰饱满的故事线,以及最想表达的立意和传递的精神。如此改编才最能体现出原著气质。
 
  澎湃新闻:你期待的改编是原汁原味的吗?如果改编的作品和你想象中不太一样,你是否会失望?
 
  天下归元:我觉得很多作者面对自己作品改编的时候,都会觉得影视和原著有所不同。这是很正常的现象,因为影视要落地,拍摄很难完全还原原著中的场景,一些情节描写也必须要改动,所以我们也没有奢望过改编完全原汁原味。我只是在强调去芜存菁,只要精神在,人设在,立意在,这个故事基本上就已经算是尊重原著了。
 
  要强调的是,IP改编如果只是还原几个名场面,是孤独的空中楼阁,最主要的其实是人设,还有故事主线和结局走向,我觉得是最精髓的东西。
 
  澎湃新闻:作者与编剧之间,是否会出现很激烈的冲突?
 
  天下归元:要看遇到什么情况。就我个人来说,如果我是作者,遇到一个编剧要求我改变主角人设、换掉主角、换掉感情线,改变我的小说中最关键的元素,是我不能忍受的。
 
  澎湃新闻:如何看待在IP改编中的粉丝争议?
 
  天下归元:当时《凰权》跟《扶摇皇后》的影视化过程中,也免不了舆论的声音,包括影视化之后的各种反馈,争吵几千条评论都有过。我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也始终觉得这些都是必须的声音。说实话,我不认为我拥有能够根据舆论进行调整的资本。这些声音或许对于制片公司和导演来说,可以作为参考;但对我来说,其实没有多少意思。作为源头,我们只要保证原著作品质量过关就可以,其余都是徒增烦恼。
 
  会说话的肘子:期待易烊千玺当主角,新书原型是王一博
 
  会说话的肘子,阅文集团白金作家,江苏省网络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大王饶命》《第一序列》。
 
  澎湃新闻:你的《第一序列》已经连载完成了,写新书之前,会考虑到后续IP开发的可能性吗?
 
  肘子:肯定会考虑,每个作者都会希望自己的作品被搬上大银幕,和大家见面。但我一直强调作为网文作者,我们是讲故事的人,一个故事的出发点,首先在于趣味性和由故事引发的思考,首先要吸引读者,然后再去考虑观众。我在写每一部作品的时候,也会考虑到日后的改编,但不会以此作为出发点。要先把故事写好,再去考虑影视改编,作者应当做好自己的本分,日后改编随缘。
 
  澎湃新闻:如果提前预料到IP改编的可能性,在创作上会进行哪些调整?
 
  肘子:会更关注剧情的闭环。这也是为什么近些年当作者对剧情结构的把握更成熟之后,IP越来越火的原因。以前遇到过IP改编失败的例子,但近几年成功的改编挺多的。我觉得重点就是在于情节和人物在剧情中作用的闭环,剧情不再是一条放射线,无限向上增长,而是一个环形的结构,这样的故事结构更适合IP改编。
 
  澎湃新闻:你相信改编团队能够呈现你的故事吗?《大王饶命》改编过程中,有什么故事可以分享?
 
  肘子:《大王饶命》在改编的时候,我就特别担心他们没有办法表达出原作里面的一些精髓,比如一些搞笑的段落,我很难想象它改编成画面以后该怎么呈现呢?但是《大王》的动画导演画了几个分镜以后,我当时自己看桥段,就笑出来了,最后我发现专业的人做专业事,不要拿你的业余爱好去挑战别人的专业。作为作者,我会和编剧一起讨论剧情结构、人物设定等,一直讨论到凌晨三四点,因为大家都是夜猫子,但不会过多参与他们技术性的工作。
 
  澎湃新闻:在目前的改编影视剧中,是否有你特别希望合作的演员?新书的进展如何了?
 
  肘子:有啊,我特别喜欢易烊千玺,我觉得他特别有态度,踏实。下一本书我想写的是赛博朋克和主题游戏的类型,挑战一下自己从来没有塑造过的人物和世界观,会延续自己搞笑热血的风格,主角会照着王一博写,因为我们是老乡嘛,洛阳人。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范佳来 张婉之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20/1023/c404023-319032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