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首页 > 文坛动态 > 正文

十卷本《严家炎全集》出版

 
十卷本《严家炎全集》出版
凝聚文学史大家一生学术心血精华
 
  作为学科的中国现代文学,堪称奠基者的学者中,严家炎占据了重要的位置。作为文学史家的严家炎,被业界公认为现代文学研究者中的第二代“领军人物”。2021年8月,一套十卷本《严家炎全集》,由新星出版社出版。全集汇总了经过挑选的严家炎有代表性的文章或书籍汇编而成的十卷本文集,可以说是其一生的学术思想精华汇总。
 
  发现鲁迅的小说有“复调”
  评价姚雪垠《李自成》、写专著论金庸
 
  1956年,严家炎考上北大主攻文艺理论的副博士研究生,之后被提前分配工作,留校从事近现当代文学史和文学批评的教学与研究。1961年,年仅28岁的北大中文系教师严家炎,被抽调到周扬主持的全国文科教材办公室,参加《中国现代文学史》的编写。在之后的几十年里,严家炎撰写过近400篇文章,出版过22本书,独立或与他人合作编撰了多本研究文集和教材。
 
  该全集中所挑选的文章,不仅与严家炎的教学相关,也与文学史研究和文学批评的热门话题相互辉映,比如关于五四文学革命的性质;比如由长篇小说《创业史》引发的如何写好“中间人物”的论辩;发掘和梳理现代文学史上各流派的贡献;还有对鲁迅复调小说的发现和评论;对姚雪垠长篇历史小说《李自成》的评价;对以金庸为代表的武侠小说的肯定和研究;以及对文学史分期的思考和讨论等等。根据这些文章的内在逻辑,分别收入了第一卷《考辨集》,第二卷《知春集》,第三卷《求实集》,第四卷《中国现代小说流派史》,第五卷《论鲁迅的复调小说》,第六卷《金庸小说论稿》,第七卷《问学集》,第八卷《朝闻集》,第九卷《随笔集》和第十卷《对话集》。
 
  1982和1983年,严家炎在北大中文系讲授专题课,听讲者包括高年级本科生、研究生以及进修教师。每次开讲,近十台录音机同时启动,讲课内容传播甚广,部分观点被他人的文学史、小说史著作所吸纳。严家炎将他这次专题课的讲稿整理、补充、修订成书。这就是《中国现代小说流派史》。在《中国现代小说流派史》中,严家炎对“新感觉派”和“后期浪漫派”进行了重新发掘,被认为填补了小说史研究的空白。
 
  1995年春季学期,严家炎干脆在北大中文系开设了“金庸小说研究”专题课,把金庸武侠小说正式搬进北大课堂,对之进行系统的学术探究、传播。讲座饮誉北大,很多人来旁听,一位日本的教授也觉得有意思,全学期一节课都没落下。
 
  据严家炎的高足、著名学者钱理群先生回忆,那时候的北大,几乎全班同学,尤其是男同学都迷上了金庸。讲稿后来被整理成书出版,这就是国内“第一部从学理上研究金庸小说的专著”——《金庸小说论稿》。这本书至今被年轻人阅读、认可,在豆瓣上好评甚多。
 
  严家炎对金庸小说的研究也得到金庸本人的认可:“也有人未经我授权而自行点评,除冯其庸、严家炎、陈墨三位先生功力深厚、兼又认真其事,我深为拜嘉之外,其余的点评大都与作者原意相去甚远。”
 
  中国现代文学起点
  不在五四而在晚清
 
  纵观严家炎几十年来的教学与研究,可以清晰地看到贯穿其中的一条主线,就是中国文学的现代性问题。文学与文化密切相关,在收入第八卷的《文学现代性问题漫议》一文中,严家炎开篇就写道:“历史悠久的中国文学,到清王朝的晚期,发生了前所未有的重大转折:开始与西方文学、西方文化迎面相遇,经过碰撞、交汇而在自身基础上逐渐形成具有现代性的文学新质,至‘五四’文学革命兴起则达到高潮。从此,中国文学史进入一个明显区别于古代文学的崭新阶段。”文中阐述了何为文学的现代性,导致中国文学发生现代性嬗变的内外原因及其必然性。
 
  21世纪初,受中国高教出版社邀请,严家炎主编了大学教材《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史》三卷本,他以多年的思考和研究为基础,首次在教材中对“中国现代文学的‘起点’问题”作了阐述,该文被收入《严家炎全集》第一卷第一篇,指出中国现代文学的起点,并非在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而是早于此三十多年的晚清末期,即1880年左右,黄遵宪早于胡适提倡“言文合一”,以俗语文学取代古语文学。该文还提到留法多年的陈季同,向欧洲读者积极介绍中国文学,同时又在国内倡导中国文学与“世界的文学”接轨等。
 
  有些学术界文章,文风枯燥,可读性较差。或者用浮华的文辞掩饰作者贫乏的思想,故意绕得云里雾里,将本来很简单明了的问题反而弄得似是而非、莫名其妙。但是严家炎的文章,却没有这么毛病,他的论文或者文章逻辑严谨,风格朴实好读。
 
  严家炎的祖父严伯勳是清末取消科举考试之前的最后一批秀才。他开始学说话时,即在祖父教授下学识字。两岁已识字三四百个。三岁起由祖父口授唐诗。抗战前夕识字近千。到了五岁,父亲又请了私塾先生教严家炎读《孟子》和《论语》。这些启蒙学习无疑为他打下了传统文化的基础。七岁,严家炎进正规学校读书,插入三年级,直至高中三年级毕业为止。高中二年级时,就在上海《淞声报》上发表《巳生嫂》《不堪回首》等短篇小说。可以说,他不光有文学研究之才,更有文学创作之能。
 
来源:封面新闻
作者:张杰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21/0826/c403994-32208636.html